求饶(微H)

伪装魔王与祭品勇者(囚禁调教h) 作者:显明的路

求饶(微H)

      希雅再一次醒来时,只觉得身上无一处不酸,无一处不胀。
    下体的酸胀感最明显,粗壮的东西在甬道里缓缓旋转,毫无转圜余地地消磨她的体力和意志。热乎乎的液体不停从腿间流下,身下床单已湿了一大片,若不是那触感又黏又滑,她会以为自己尿床了。
    太难受了,希雅忍不住夹了一下。假阳具立刻消失了,穴里空荡荡的,却更加瘙痒灼热。
    太痒了,希雅又夹了一下——哪怕只是穴肉互相挤压一下,也是好的啊……
    她的胸口骤然一紧,紧得她喘不过气来。
    “啊!”
    希雅不禁弯腰痛呼,扭成一团。
    这种事情经历了许多次,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乳环勒紧了。咬着她最脆弱最不愿被触碰的地方,还毫不留情地旋转挤压起来。
    痛当然不痛,只是冲击力之强,着实像是被人朝着胸口打了一拳。
    希雅受不住,胯下肌肉一松。假阳具复又出现,胸口的紧绷感也逐渐消失。
    被淫欲折磨的大脑无法很好地运转,希雅晕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是不是对她夹紧穴道的惩罚?
    比起昨天升级了呢,布兰克还真厉害。
    她在脑内嘲讽了一句,睁开了眼睛。
    已经是白天了。窗户上遮了一层薄纱,照进来的阳光朦胧黯淡,如果想继续睡下去,也不用缩进被子蒙住眼睛。
    其他的不说,布兰克确实很会照顾人。
    希雅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布兰克的人影。
    出去了吗?
    希雅先是感到不安。只有布兰克回来了,她才能高潮。可是需要等待多久呢?她连大概的数字都不知道。
    慌着慌着,她忽然意识到,她的手没有被反铐着,胯下也没有锁着贞操带,那是不是……能够自慰呢?
    布兰克几天前才说过,这是她自己的身体,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也包括自慰。
    他并没有收回这句话。
    那要不要自己……自慰呢?
    希雅纠结不已。
    虽然承认这种事很耻辱,她很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她不敢。
    这辈子她就正儿八经地尝试过一次自慰,还被布兰克抓个正着,随后就被锁上了贞操带,被折腾得要死要活。
    如果她自己做了,谁知道布兰克会是什么反应呢?允许还是不允许,惩罚还是不惩罚,不都是看他的一念吗?
    希雅抬头看了看从窗户映射进来的光,她的手捏成拳头,捏了又松,松了又捏,终于慢慢向下体移去。
    不是不害怕,也不是没有从严格的管控中得到异样快感,只是,如果因为害怕就不做,实在是让她感到羞耻。
    但就在她的手指快要触碰到阴唇时,手腕上突然传来一股拉力,她的手再也无法向下移动分毫了。
    “……咦?”
    希雅迷惑地挣了挣,感觉自己的手腕似乎被什么栓住了。
    她抬手凑到自己眼前仔细观察,看不出奇怪的地方。她随意地挥了挥,手臂在床铺的上半部分活动自如——但仅限于床铺上方。
    希雅想到了什么,试图整个人往床的上半部分挪,果然,只往上挪了一点,脚腕上就传来同样的拉力。
    的确是被看不见的东西拴住了,长度放得刚刚好,她基本上能够自由活动——却无法自慰。
    希雅颓然地瘫在床上,分不清心里是失望还是庆幸。
    还是得等布兰克回来啊。
    她呆呆地盯着窗户,阳光一点也不刺眼,但她觉得眼泪又要冒上来了。
    在布兰克回来之前,要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呢?
    希雅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些什么。
    或者,她还有什么是可以去想的吗?
    “我去办了一些事。”
    不知过了多久,从上方传来一道声音。
    希雅睁开眼,看到布兰克站在床边,弯着腰和她说话。他高大的身影挡住阳光,在床上投下一片阴影。
    “有想我吗?”他温柔地笑着。
    希雅缓慢地点了点头。
    想他的肉棒当然也是想,对吧?她自嘲地想。
    布兰克因为她的回答显得很高兴,他的眉眼柔和,语气雀跃了许多。
    “来吃早饭吧,我给你带了好吃的,你一定喜欢。”
    希雅现在一点都不想吃早饭,肚子是饿,可她身上的另一张小嘴更加饥渴,更加急不可耐地希望被填满。然而她被穴内的假阳具搅得思维迟缓,动作也迟缓,还没来得及反对,就已经被布兰克抱到了腿上。
    布兰克拿着一块小蛋糕,递到她嘴边。
    酸甜诱人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是柠檬蛋糕,她最爱吃的几样点心之一。
    倘若是寻常时吃到,她一定会很高兴,可惜了……
    希雅机械地张开嘴,机械地咬下一口,机械地咀嚼吞咽。假阳具一直没有停止动作,每隔十余秒,她就会不由自主地震颤。
    布兰克抱着她,她的背紧贴着他炙热的胸膛,鼻腔内除了蛋糕的香味,还有他浓烈的雄性气息,这让她发情得更厉害。
    咀嚼蛋糕,牙齿相碰,如此细小的动静,都会和假阳具形成共振,在她体内燃起一把火。她实在学不乖,还是忍不住去夹,于是乳环也震动起来,巨大的快感让她脑内一片空白。
    希雅吃不下去了,她嘴里含着半块蛋糕,再无余力下咽。她微微张着嘴,面色赤红,泪眼朦胧,在布兰克怀里扭动呻吟,下体溢出的淫液把布兰克的袍子打得湿透。
    “好难受……嗯啊……啊啊……不……不要这样了……呜……”
    希雅哭得可怜,布兰克却无甚动容。
    “吃完就让你舒服,好吗?”他柔声安慰,给她递来一杯水。
    可能是最初饲养希雅的那几日忘记给她食水,差点让她脱水而死,布兰克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找着机会就要喂希雅喝水。
    水杯倾斜,水波触碰到希雅的嘴唇,她下意识地喝了两口。
    凉滋滋的水让她的身体冷却了片刻,但仅仅是片刻,深入骨髓的灼热和瘙痒就卷土重来。
    希雅哭个不停,“不要……不要这样……呜呜……难受……”
    “吃完就让你舒服,真的。”
    “不要……不要……”
    布兰克不再说话了,只是无声地把蛋糕举到她面前。
    “不要……拜托……会死的,会疯的……呜呜……真的……”
    她哭了好一会儿,边哭边扭,试图用痒到不行的奶子去蹭布兰克,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开。
    奶头好痒,比布兰克捏弄时痒多了,工具毕竟是工具,一点都不会顾及她的想法。
    ……不,其实布兰克也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他的技术更好。可是,可是,如果能自己捏一捏,随自己的心意,用自己喜欢的力度捏一捏,会有多舒服呢?
    可被囚以来,她就再也没能触碰自己的乳房,恐怕未来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触碰了……
    一辈子……都不可能……
    这两个关键词让希雅穴内再次一紧,尽管甬道内空荡荡无一物,却有铺天的快感直冲脑颅,她双眼一翻,被自己的幻想爽得直抽抽。

求饶(微H)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