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番外

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 作者:吴悠

42番外

      沉薇琪答应凌战廷跟他复婚,条件是,婚后凌战廷搬出凌家跟她在外面生活,凌战廷爽快答应了。但吴婉清并不愿意,她在他们婚前来找过一次沉薇琪,想要劝她仍旧去凌家生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地劝她,就差跪下求她了。

    沉薇琪看见她就条件反射地讨厌。

    看见她就想起在凌家她过的那段屈辱的日子,所以不管吴婉清说什么,她都没松口。

    吴婉清见说不动她,叹了口气,看了看她还平坦着的腹部,“你现在无法理解我为什么那么对你,等你自己有了孩子,你就会明白了。”

    沉薇琪轻嗤了一声,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心上。

    她跟凌战廷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她如愿跟凌战廷搬出去单过,凌战廷在市中心一处高档小区购置了一套独栋别墅,请了好几个保姆来照顾他们。

    快到预产期的时候,凌战廷提出要跟她换身体,他是真打算他自己来生,承担生孩子的痛和风险,但沉薇琪并没有答应。

    “为什么?”他问。

    沉薇琪摸了摸八个月的大肚子,“姑婆已经走了,这个戒指应该已经失效了,再者,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够好了,我不需要你再为我承担本来就是我该承担的生产过程。”

    “我们试试就知道还有没有用。你别想那么多,没关系,我愿意。”

    沉薇琪还是不答应,凌战廷继续劝说她,后来她不耐烦了,“男人女人的事都让你做了,你要我干嘛,我就是个摆设是吗?”

    “……”凌战廷只得作罢。

    后来儿子出生,取名凌逸珩,请了专门的育儿嫂来带,沉薇琪只需要喂奶还有晚上带孩子睡,凌逸珩是个天使宝宝,基本上没让她操多少心。

    孩子六个月以后,沉薇琪就回去上班了,有保姆还有一个宠她要命的老公,她兼顾起事业和家庭来,非常轻松容易。

    不过,有一件事让她挺苦恼的,也许是因为当过男人,所以她比原来更爱美色,路上遇到美女她总忍不住去看,她就把这当爱好,反正她也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来。但是后来这点爱好被凌战廷发现了。于是,不管沉薇琪跟男的女的在一起,他都能吃好大一壶醋。

    凌逸珩叁岁上了幼儿园,他们家附近新开了一家游泳馆,沉薇琪想着让孩子每个周末去学游泳就要去买课,凌战廷死活不同意,因为他去考察了下,带孩子去学游泳的都是妈妈,他看到挺多姿色不错的美女。

    然后两人吵了一架。

    “凌战廷你是不是有病,我看男的不行,看女的也不行,你干脆把我眼珠子挖出来得了!”

    “你看男的还好,看女的眼神太炙热,就像想把人家衣服扒开的流氓。”

    “你!——”沉薇琪气得吐血,“我才不是!”

    “不承认?上次你看人家我拍下来了的,你自己看看?”

    他拿出手机来给她看,被沉薇琪大力推开了,“我不看!走开!”

    沉薇琪坐沙发上生闷气,凌战廷凑过来,叹了口气,把手搭在她肩上,“算了,我知道这是你跟我互换身体留下的后遗症,你喜欢看就看吧。”

    沉薇琪瞟了他一眼,“你知道我看那些美女的时候想什么吗?”

    “想什么?”

    “在床上肯定没我老公骚。”

    凌战廷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从他们结婚,他们就一直在外面住,偶尔回凌家陪吴婉清吃顿饭,吴婉清想享受天伦之乐都要卖力邀请他们,请五回来一回,老太太心里不是滋味但也没办法,回不回去全看沉薇琪心情。

    凌逸珩五岁读大班的时候,喜欢上了他们班一个小美女,奈何小美女是个高冷挂的,不怎么搭理凌逸珩,有一次烦了还把凌逸珩一把推到地上,手掌都被地上的石子磨破了皮,全是血。

    沉薇琪自然心疼得不行,她嘱咐凌逸珩离那个女同学远一点,凌逸珩嘴上答应,回到幼儿园还是想找那小美女玩,结果被那女孩直接把他脸上抓了好几条血印子,沉薇琪晚上回家看到,气爆了,直接给对方家长打电话吵了一架。

    正好这次吴婉清思念孙子来看凌逸珩,看到孙子脸上被抓的血印,既心疼又无奈,感叹:“怎么爷俩都是这一个德行!”

    沉薇琪一愣。

    吴婉清看了她一眼,“我说过你有了孩子就会明白的,现在知道了吧?”

    后来沉薇琪去幼儿园跟那个女孩家长一起调解,原来凌逸珩去幼儿园后依然缠着那小女孩,要跟她坐一起,那小女孩不愿意,他一定要坐人家旁边,上课吃饭都要跟她一起坐,还不让别的同学跟她玩,人家自然不愿意要抓他了。

    沉薇琪心里既生气自家孩子这股子无赖劲儿,也生气那个女孩,即便那女孩真的很可爱,也在老师的要求下跟自家孩子道了歉,但她明显还是嫌弃凌逸珩的眼神还是让她很不舒服,她心里想:你算个屁啊,居然不喜欢跟我宝贝儿子玩!

    然后她意识到,她完全就是在复制吴婉清当年对她的态度!

    她把事情始末全告诉出差回来的凌战廷,没想到凌战廷乐了,“哈,这叫什么,是不是叫天道好轮回?”

    沉薇琪气得坐到他身上,伸手要挠死他,被他抓住手翻了个身压在了身下,笑着道:“怕什么,随他去,他喜欢跟谁玩都是他自己的事,被虐也是他自己的事,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沉薇琪叹气。

    所幸小孩子的世界没有大人那么复杂,很快凌逸珩跟那小女孩又玩到一起去了。沉薇琪从那也长了个心眼,决心以后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多给儿子灌点鸡汤,比如“最好的爱情是两情相悦”“爱一个人不是非要得到”之类的。

    同是母亲,沉薇琪理解了吴婉清当年既劝不了儿子又赶不走她这个让她儿子沉迷的女人那种无奈,她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再以前那样针尖对麦芒故意跟她作对了。至此,一家人也算作真正和睦相处了。

    首-发:rouwen.me (woo15.com)

42番外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