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他真的……被她肏尿了。

互换身体后我艹了我自己 作者:吴悠

32他真的……被她肏尿了。

      在放映厅靠后的位置坐下,坐下没多久电影就开演了。中途凌战廷几次侧头去看沉薇琪,沉薇琪余光能感觉到,但她刚开始没理他,后来他又一次侧头来看她,她侧头跟他的视线对上,“你尿急?”出口在她这边。

    凌战廷把手搭在她手上,打开她交缠后随意搁在腿上的双手,牵了她的左手,跟她相握,笑了下,“想牵你而已。”

    沉薇琪这才察觉到他的笨拙,这是没谈过恋爱的男生才会有的笨拙。

    她压低声音问:“凌战廷,在我之前,你一个女人都没有过啊?”

    “没有。”

    沉薇琪皱眉,小声道:“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好看?”长得这么帅不谈恋爱,太浪费了。

    大荧幕反射过来的五彩的光打在沉薇琪脸上,坚毅的脸部轮廓,精致完美的五官,他看着她,笑了,“的确挺好看的。”他以前并不觉得自己多好看,反而她在他身体里,他看着越发顺眼。

    沉薇琪眉头皱得越发紧,“我就说咱俩都有点同性恋倾向,哎,咱俩换回身体以后不会就喜欢同性了吧?”

    “……”他只是喜欢她而已。人生中只喜欢她而已。

    电影散场,两人从电影院出来,两人都觉得电影还挺好看的。凌战廷还牵着她的手,沉薇琪有点嫌弃,“好多汗。”

    凌战廷不放,“就牵着吧,反正也牵不了几天了。”

    沉薇琪心里蓦然一酸,就任他牵着了,“回家吗?”

    凌战廷摇摇头,他拉她往停车的地方去,“我来开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凌战廷开车,越开路越偏,最后他把车开到了景城郊区的一座度假小别墅门前,沉薇琪以前被凌战廷带过来过,不过不是惬意的度假。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被他用药,被肏得一个月没下来床。

    他带她来这里,是想干嘛?让她干他吗?是她想的那样吗?

    沉薇琪用眼神询问他,凌战廷忽略她的眼神,牵了她的右手,用她右手的拇指在指纹锁上摁了一下,门开了。

    他拉她进去。

    径直上楼。

    她记得楼上卧房,带了个里间,里间就是个“调教室”,什么用具都有,也有刑具。

    她木然地被他带到楼上主卧室内,她问:“你带我来这儿,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米白色的连衣裙,沉薇琪的身材修长匀称,穿什么都好看,这条裙子上身露了点锁骨,下面裙摆只到大腿中部,显得她腿特别长,整体看很性感。

    裙子腰间有条装饰腰带,他一边解那腰带,一边踮脚亲了亲她的唇,“就是你想的那样,在这里,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有点感动,感动他想把曾经他对她做的让她报复回来,但是有个小问题,她道:“我要是现在把你肏得下不来床,甚至虐待你,等我换回身体,承受后果的还不是我吗?”

    凌战廷一愣,随即笑了,“那我们就正常做吧。”

    沉薇琪唇角微勾,靠近他,低头亲了下去。

    谁是谁,谁在谁的身体里面,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她,沉薇琪,就是在亲他,亲凌战廷。男人女人都不重要了,谁肏谁都不重要了。

    吻,越来越炙烈,越来越深。

    她一直吻到他喘不过气来,才放开他,然后一边轻吻他,一边把他往那边床上带,把他轻轻地推倒在床铺上,她压上去,摸了摸他因为接吻缺氧红扑扑的脸,笑道:“我做男人的感受是——”

    “肏逼很爽,最重要的是那种征服感让人上瘾,”她在他面前捏了捏拳头,“男人的力量跟女人的力气相比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也许正是这种力量的优越让男人一般都很自大。”

    凌战廷笑,“还有呢?”

    “女人真的得保护好自己,因为男人精虫上脑就啥都不管了,也许平时你看着很老实巴交的人,在某一刻他也会生出把你拖进小巷子强奸的念头。”

    凌战廷捧住她的脸,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亲,说出了欠了她很久的道歉,“对不起,薇薇……”

    他强奸了她。

    沉薇琪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而道歉,她笑了笑,“我接受你的道歉,我也原谅你。因为如果我是男人,也不一定真的能管好自己下半身。”

    “薇薇……”凌战廷凑上来亲她,用舌描摹她的唇线,舌头探入她口腔,轻压她的舌尖,跟她交换津液。

    两人的身体交缠在一起,短暂地分开,快速地脱衣之后又紧紧缠在一起,沉薇琪分开他的双腿,让他双腿缠着自己的腰,扶着鸡巴对准肉缝,沉腰,把自己埋进了他体内——

    “唔——”

    “嘶——”两人都发出舒爽的叫唤。

    沉薇琪觉得,这次做爱跟以往好像有点区别,至于区别在哪儿,她一时说不上来。

    也许是凌战廷更动情,小穴比以往更软更滑,他叫得更浪。

    她肏进他里面除了觉得从头爽到脚之外,还有一种表达的冲动在脑子里翻涌,她居然想告诉凌战廷,她爱他……

    她想,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男人在床上说“我爱你”千万别信的原由吧,不负责任的瞎说罢了。

    她怎么可能爱他,不过是一点肉欲迷恋罢了。

    她将他拉到床边,她下床分开双腿站立,压着他双腿,抽插他的肉穴,整个房间响彻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她咬紧牙关让自己不说那些多余的话,只更加快速地肏弄小穴。

    “唔……逼好舒服,好痒……还要……”

    “啪!”沉薇琪大掌拍到了他的屁股蛋上,发出很大一声响,“还要什么,说!”

    “要……要薇薇用大鸡巴肏我……哦,里面太痒了……”

    只要一想到是凌战廷这个男人在说这种骚话,沉薇琪征服的快感加倍,她真的想肏死他!

    把他身体往前压,她大开大合地打桩一样地重重地快速捣弄,“好,大鸡巴给你止痒——”

    “呜——”这样整根没入,深深地顶弄他又有些受不住,花心深处又酸又胀,他又求饶,“太用力了,好酸啊……”

    沉薇琪当然不可能放过他,她掐住他的软腰,更往他深处顶,还用大鸡巴在逼里面恶意画圈,“哪里酸,这里吗,还是这里?”

    又粗又长的鸡巴直抵宫颈,酸胀得里面源源不断地流出大量的淫水,打湿了两人的交合之处,又被打成粘腻的状态,一片泥泞。

    她越肏越狠。

    “不行了,要高潮了,要尿了!——”凌战廷高声叫喊着,随着他的叫喊,穴肉疯狂地绞紧里面的鸡巴,沉薇琪爽得头皮发麻,本来没想射的,这会儿也被他夹得不行了,估计是守不住了,嘴里骂了一句“操!”也不再死守,倾身死死压着他,用力地肏了几十下,在他更高亢的叫声中,她低吼一声跟他一起到了顶点,把白色的浓精灌进了花壶深处。

    感觉到交合的部位湿暖得不像话,她觉得有异,放开他一些去查看他下体,这才发现,上方的尿道口随着他身体的余颤还在吐出小股的淡黄色的液体。

    他真的……被她肏尿了。

    最-新·书·刊:p o〡8 s f 。c〇m

32他真的……被她肏尿了。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