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带我走

空蜃(兄妹骨科) 作者:谂芜

23.带我走

      姜枳渺觉得自己应该是麻木了,即便如此痛恨他们,但每次晚自习的作业、每次考试和默写,还是很努力的完成。就像变成了一个只会做题的机器,看到作业就会自发触动程序,将情感上的她杀死。
    英语老师学生时代就是严于律己的学霸,因此在教学上,也延续了她自己的学习风格。每次作业都给他们计算好了时间,势必要榨干他们晚自习的每一秒。而姜枳渺的英语是吊车尾,时间经常不够,来不及背的词组和作文,就带回宿舍,晚上默背。
    背着背着,她的泪又滚落出来,可还是不能停止背诵。她像是被AI操控附身,想要挣脱既定的编程,可终究无法撼动分毫。
    不知何时哭着睡去,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又被生物钟支配醒来,开始新一轮的重复。
    上完第一节课后,有不认识的老师敲了敲班级门:“有叫姜枳渺的同学吗?你家长在门口等你。”
    姜枳渺从试卷中茫然抬头,不知道为什么刘砚或姜国庆来找她,可既然被通知了,不见也不行。
    她飞快跑下楼,倒不是因为想尽快见到他们,而是不想在下节课迟到,毕竟课间只有十分钟,来回四楼和教学楼到大门的距离少说也得有五分钟。
    从楼梯下来后,姜枳渺一路朝着学校大门跑,随着她越跑越近,门外的人渐渐清晰,她心中的疑惑和震惊也越来越大,脚下的速度慢了下来,直至在门口停下。
    夏季的太阳已早早升至半空,上午还不算太刺眼的光线撒下,笼罩在眼前的男人身上,为他镀上一层金色的轮廓,像是欧洲教堂里的神圣雕像,而她是他唯一的信徒。
    姜枳渺看到他朝她伸出手,从钢质大门的缝隙里递出生的希望:“阿枳,还好吗?”
    她没有动,似乎在确认这是不是她因压抑太久而臆想出的幻梦。
    温润和缓的声线像是粗毛线编织的网,将她从头到脚兜住,阻止她坠落。
    “阿枳,昨天你是不是想给哥打电话,我接了之后没听到你的声音,后来发消息你也没回,今天我眼皮一直在跳,就想来看看你……”
    这是向来唯物主义的姜知淮第一次迷信,他又一次打电话向老板请假,势必今天一定要亲眼见到姜枳渺安然无恙。
    看着她朝他奔跑而来,他心还没完全落地,就被此刻她的模样又拉紧。
    她虽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可姜知淮却觉得她好像是薛定谔的猫,介乎于生死间。
    姜枳渺灰暗无光的小脸宛如枯死的老旧树皮,在风中吟唱着挽歌。以前她的眼眸像月光下熠熠生辉的湖泊,如今只留下空洞无望的黑。蘑菇云般的黑烟浓雾萦绕在她的身旁,像是黑暗童话里用活人制成的木偶,令人毛骨悚然,但又脆弱的好像下一秒就会碎裂。
    他用那样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她是他的珍宝。可是不是的,他是普照大地的神明,对天下慈悲,却不会怜悯任何个体。
    姜枳渺的心里不自觉流出温热的液体。
    你又不能救我,还来看我干嘛,除了让我更难过之外什么都没有。
    无意识的,她把心里话喊了出来。
    她摘下眼镜,眼前模糊一片,烈日也无法蒸发她的泪,浑身被炙烤,却无端觉得悲凉。
    她像是被困在捕鸟网中的麻雀,囚犯一样在教室的牢笼和床板的棺材里挣扎求生,而他是来探监的,除了给予口头安慰和一些吃食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他又何必如此伪善呢。
    姜枳渺哭得全身发热,被炎热的太阳灼烧,眼底烧出焦褐色边缘的窟窿,疼得她无法睁开眼睛。但从心里又寒凉地开始结冰,她坐在传达室后门的台阶前,收拢四肢,抱住蜷曲的双腿,像被扫地出门的流浪狗。
    她无端地想,要是下一秒她中暑栽倒在地,磕坏脑袋,脑浆与鲜血混合流了满地。一切是不是就都结束了。痛苦和快乐一并消散,即便生命化为虚无,那她也赚了,毕竟零星的多巴胺无法拯救漫无边际的苦海。
    她看到哥哥惊慌失措地喊她,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徒手翻越金属大门,踉跄奔到她身边,悲戚焦灼地喊着她的名字。他的叫声唤来了门卫和老师,他们镇定自若的打救护车,谈论着她的死状和他攀爬大门的举动,他们对他的狼狈无动于衷。
    所有人都冷漠,在他们面前,只不过是死了一只流浪猫。老师在他旁边着急解释,说着这事和学校无关,是她自己跑出教室自己中暑晕倒的。
    哥哥什么都听不见,他满眼都是她,仍旧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颤抖地抓着她的手,直到上了救护车下了葬也没有松开。
    她的死状一定很恐怖,别人都偏过头,可只有哥哥不顾血污,紧紧搂住她渐渐冰凉的身体,她的手背和颈窝触到滚烫的雨滴,像是太阳雨一样,带来温暖的悲凉。
    哥哥,你别为我流泪,我不值得。
    这对我是解脱啊!
    可你不该这样,你不该以自己的锦绣前程为我——为臭名昭着的死囚陪葬的。
    带我走吧,带我走。
    姜枳渺悲恸地哭喊,却无声,只有嗫嚅颤动的嘴唇,来来回回只一句“带我走,带我走……”
    有人在叫她,温柔又伤感,她过了好久才听清,唤的是“阿枳,阿枳……”
    “阿枳,哥带你逃。”
    姜枳渺睁开一双模糊的泪眼,抬起头却被耀眼的光刺伤,让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低下头,眼前展开一只宽厚干燥的手掌。
    是哥哥,他朝她弯下腰,伸出手,平静地说哥带你逃。
    他背后不远处的香樟树枝繁叶茂,蓬勃的树冠伸展开枝丫,像是天使的翅膀。
    而后,教学楼像地震一样开始塌陷,退回土壤岩石,又重新长出苔藓、蕨类、灌木、乔木。
    周围的一切客体坍塌又重建,像是战火纷飞的背景里,他坚定地拉起她,让她免于颠沛流离。姜枳渺突然生出一种世界在重构,他们在相爱的错觉。
    那就一起逃跑吧,做一对亡命天涯的爱侣。
    在她干涸如荒漠般的人生里,他是仅此一次的海市蜃楼。
    姜枳渺将手轻轻搁在他的掌心,被他用力握住,他拉她起来。供血不足的晕眩感里,她混沌的感到自己被抱起。
    姜知淮大概是走的很快,她的脸庞久违地感受到夏日的一缕清风。
    她被抱到车后座,而他也跟着坐进来。他仍旧抱着她,一边抽出纸巾帮她擦掉眼泪,一边轻轻抚着她颤抖的背脊,柔声说着阿枳不怕,哥带你回家。
    姜知淮从未听过兔子的叫声,就像后来他也没听到过姜枳渺的哭声。他曾在书上看到,说无声的哭比歇斯底里更悲伤。她被压抑的太久,哪怕在他面前,她也不敢放声哭泣。
    姜枳渺闷在他胸膛,泪水濡湿他的衬衫,她贪婪嗅着他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听他说着回家,心里漫涨出温暖的潮水,渐渐平息了波涛。
    回我们的家,回她和哥哥的家。此时,家不是家,而是她的安全屋,里面装满柔软又舒适的、所有她爱的事物,让她留恋,不再感到神伤。
    姜枳渺停止了哭泣,只是睁着空洞的眼睛,看的姜知淮心慌。
    “阿枳,可以告诉哥吗?”姜知淮低头看着她,循循善诱,“发生了什么事?”
    姜枳渺仍然一动不动望着不知道哪一处。
    姜知淮拍了拍她的背,想着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就要将她放在座位上:“那先回家吧,好不好。”
    “阿枳,累了就睡一会吧,很快就到了。”他轻声哄她,就要离开后座,去前面开车时,姜枳渺突然叫他。
    “哥”
    “你说我要是死了是不是就好了。”
    姜知淮回头,听清她的话后,瞳孔骤然一缩。连忙坐回去,关上车门。
    很多话头到了嘴边又被咽下,说出口变成了:“阿枳怎么会这样想……”
    “每个人只来一次这个世界,快乐和悲伤都会随着生命一起消失。等到世界上再没有人记得你,你在这个世界所有痕迹,连同别人的记忆,都不见了,那你就真的死亡了。”
    姜知淮叹了一口气:“可是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你了,你走了之后,哥就没有妹妹了……”他望着远方,好像陷入久远的回忆,声线低落:“以后哥做了排骨该给谁吃呢,以后哥家里只有一个人了……以后哥想你了该怎么办”
    他们像是来到同一场梦境,看着中年的姜知淮在空旷的大房子里孤独生活着,再也没有听到过他说一句话,只是偶尔,他会到姜枳渺房间,在她的床铺坐上一整天。
    姜枳渺受不了这种悲伤,她仰起头,泪顺着脸颊流到嘴角,“我死不掉,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能被车撞死……”
    姜知淮抬手想帮她擦掉眼泪,还没动作,姜枳渺哀鸣一声扑上他肩头:“哥,我好恨啊——”
    她说完便一口咬上他肩膀,像是受伤后突遇人类救治的小动物,不可避免地出现应激反应。
    说是恨,可她的肩膀不停抖动,力道也越来越轻,直到脱口。在他肩膀上的牙印很快就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姜知淮死死抱着她,想要她咬的更深,想要陪她一起疼。
    高速公路上,只有零星几辆小汽车。工作日,姜枳渺要回家了。
    姜枳渺在后座,直勾勾地望着前方姜知淮的侧影。情绪恢复一潭死水后,人也跟着清醒了很多。
    她是不是又给他添麻烦了,他今天过来,是不是又请假了,老板又该责难他了吧。为什么像他这样好的哥哥,没能拥有乖巧懂事的妹妹呢?
    姜知淮在等红灯的间隙,抬头看一眼后视镜,猝不及防撞入她泛红的眼眶,“阿枳,别哭,一会眼睛该难受了,马上就到家了。”
    “一会回家想吃什么?”姜知淮转移话题,企图让她别沉浸在情绪里,“想吃可乐鸡翅还是盐焗鸡,哥昨天买了好多菜,还有你爱吃的火龙果和橙子……”
    姜知淮瞄一眼她低垂的头,继续说:“阿枳,没关系的,别担心,凡事都有哥在呢,哥只要你好好的。”
    没过多久就到了家,姜知淮牵着她走进出租屋。一切好像还是和之前一样,但是又有什么不同了,比如鞋柜里多出来的女式拖鞋,明黄色的笑脸,和姜知淮的天蓝色是一对。
    心里蓦地想起之前姜知淮说的喜欢的人,姜枳渺没有接姜知淮递过来的拖鞋。
    姜知淮动了动手里的鞋子,“嗯?怎么了?”弯腰想去看她怎么了。
    姜枳渺偏过头,闷闷开口:“你别拿别人的鞋……”
    姜知淮一头雾水,什么别人,这只有他一个人。转念一想,该不会是妹妹以为他和别人同居了吧。
    他伸手摸了摸姜枳渺发顶,嘴角漾开清浅的弧度,“没有别人,这就是给你准备的。”
    姜枳渺转过头,似是难以置信,然而还没等她开口,眼前的姜知淮蹲下了身子,自然而然给她换鞋,一边又说:“之前你来的时候,哥这边什么都没有准备,连吹风机都没有,这次应该都差不多了。”
    姜知淮站起身,“要去看看嘛,你的小房间。”
    在她惊讶的神情中,姜知淮牵起她的手,领她到原本书房的位置停下,转头对她笑着说:“去看看吧,你的房间。”
    姜枳渺看看房门,又看看他,在他鼓励的眼神中,她试探性推开门。
    里面被粉刷成浅黄色的墙壁,像是鹅绒一样温和,左边是靠墙的双开玻璃门书柜,里面摆了一些之前遗落在家的教材,还有很多的空地够她放别的东西。
    书柜右边,靠窗摆着长条的白色书桌,上面搭建了城堡一样的收纳柜,还可以随意移动,台灯也是纯白色的,下面摆着精致的便签夹,可以写留言条。
    再往右边看,是宽度适宜的单人床,比学校的宽,又比刘砚买的小——刘砚买的应该是双人床,是打算用到她结婚的。
    之前书房的小沙发,也被姜知淮放在床边了。那原本是他不愿意回忆的事情,深刻提醒着他作为兄长,是如何觊觎亲妹妹的。但是在收拾房间的时候,他犹豫再叁,还是保留了,因为那上面有妹妹的痕迹,也是她为他情动的印证。
    床上铺着小雏菊花纹的被子,姜枳渺情不自禁走过去,发现边角有一处不太平整,伸手想捋平的时候,姜知淮紧急出声,但为时已晚。
    姜枳渺已经摸到了底下拱起的物体,她转头看了看姜知淮欲言又止的样子,还是掀开一角,底下乖乖躺着一只超大的泰迪熊玩偶,只露出脑袋,正朝她咧嘴笑,身体还有一大半藏在被子里。
    姜枳渺不敢动,疑惑地望向姜知淮。姜知淮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忘记还有它了。”
    “其实原本是想给你惊喜的,上学期一直都没有做伤害自己的事对吧,哥都知道的,阿枳真的特别特别棒!”
    姜枳渺听他还在夸她,心里愧疚的不行,她根本没有姜知淮说的那样好,她就是一个脆弱的小女孩。她朝他走近想拥抱他时,姜知淮已经快步走过来了,“阿枳,你值得一切最好的。”
    只要她愿意迈出一步,姜知淮什么都准备好了。

23.带我走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