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药膏

空蜃(兄妹骨科) 作者:谂芜

20.药膏

      酒精和流泪,带来一场昏沉又疲惫的睡眠。等姜枳渺从熟悉的床上醒来时,一瞬间以为昨天的事都是一场梦境,而自己还在读高二,现在是她眼睛受伤和哥待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她想去看看,自己是不是穿越了。打开房门,意外对上了熟悉的眼眸。
    “阿枳,你醒了。”
    姜知淮正坐在餐桌边处理工作,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姜枳渺惺忪的眼。
    “哥,你今天不去上班吗?”姜枳渺揉了揉眼睛,感觉脑袋有点蒙,一定是昨天没睡好。
    “今天哥休息。”
    姜知淮拍拍身边的椅子,示意她过来吃早饭。
    桌子上,摆着一碟荷包蛋,还有一碗小馄饨,是姜枳渺爱的面食。
    姜枳渺摇了摇头,“我还没洗漱呢。”说着就往回走。
    “阿枳快点洗漱完来吃噢,这可是哥自己包的小馄饨,鲜美得嘞!”姜知淮假装咂嘴,在背后笑着引诱她。
    什么嘛,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
    想归想,姜枳渺还是匆匆洗漱完就回到餐桌了,毕竟只要是和哥哥沾边的任何东西,对她都是极具诱惑力的。
    姜知淮暂时放下工作,看着姜枳渺津津有味吃着他做的食物,两颊鼓动着,滴溜溜的眼睛灵动的闪,他的妹妹,真的好像小仓鼠啊。
    在姜枳渺看来,他像是趴在桌上的大金毛,尾巴甩的欢快,一脸欣喜满足地看着她吃,让她忍不住想投喂。
    “哥,你要吃吗?”
    她舀了一勺小馄饨喂到姜知淮嘴边,姜知淮倒也不客气,张开嘴一口吞了下去,而后仍旧一脸愉悦的望着她。
    姜枳渺再次舀起一勺时,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不是算间接接吻了。
    心里升腾起别样的小心思,让她的耳尖微微泛红。
    吃完早饭,姜知淮把电脑搬去了书房,陪着姜枳渺写作业,美其名曰有不会的题方便问他。
    在他看到姜枳渺拿出史地作业时,疑惑的开口:“阿枳,美术班也要学小科目吗?”
    “啊?我没有去美术班啊。”姜枳渺一脸平静。
    “?!怎么会没去呢?”姜知淮震惊了,是不是错过报名时间了。
    姜枳渺在那一刻,才发现,自己跌落回了现实,昨天的争吵哭闹也都是真的,那不是梦。
    姜知淮还在焦急地问她,姜枳渺想了想,还是平淡的打算说出事实。
    “银行卡被妈拿走了。”说完她就转头接着做题了。
    姜知淮呆愣了片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大的事,他怎么现在才知道,她怎么不和他说,刘砚凭什么抢走他给妹妹的钱。
    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转身要出门了。
    “哥,你去哪?”姜枳渺拉开椅子,椅子腿划过地板时发出刺耳的叫声,紧急拉回姜知淮。
    姜知淮大约是气得有点不清醒,刚刚,他是真的有冲动去刘砚家逼她把钱吐出来。他知道去美术班,去考美院,对姜枳渺有多重要,那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
    “哥,你别生气,没关系的。”姜枳渺走过来,想拍拍他的肩,像是要安慰他一样。
    姜枳渺很早就接受了现实,只是不能去美术班而已,只是和大多数人一样走高考的独木桥而已。况且学美术,对她这样的家庭,根本就只会烧钱,她也不确定自己学了以后会不会找到理想的工作,将爱好变成职业以后,会不会被生活消磨的失去热情,很有可能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真的没关系。
    “哥没有生气,哥只是难过。”
    如果他放的更隐秘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被刘砚找到,如果他之前去学校时,强行先给她报好名,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了。
    他太高了,姜枳渺垫脚才能碰到他肩膀,于是她转而去拉他的手,一遍遍说着“没关系”“没事的”。
    她应该比他更难过,却反倒来安慰他,她真的懂事的让人心疼,也许正是因为她太懂事,总是为了别人的舒适,而放弃自己的利益,因此也让他们更加不在意她。
    姜知淮同时也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要更加努力工作赚钱,等姜枳渺上大学以后,还可以转专业去读艺术系或者考研去美院。
    姜知淮的视线朝着书桌,突然发现她笔袋里露出的一截小刀。
    “阿枳,你等一下。”他放下手,拍了拍姜枳渺手背,转身出去了。
    姜知淮想到了昨天自己买的药膏,有祛疤膏,还有另一支。
    再回来时,姜枳渺又在桌前乖乖写作业了。
    “阿枳,先停一下可以吗?”姜知淮走上前,顺手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姜枳渺旁边。
    姜枳渺转头,与他面对面,姜知淮拿出两管药膏,“这个是祛疤膏……”
    姜枳渺一听,就知道他要讲什么,作势就要起身,被姜知淮一把拉下来。
    “阿枳,你先听我说完再走好吗?”
    姜枳渺硬着头皮坐回去,脑中闪过无数画面,都是她不愿让他看见的,于是,她一直低着头。
    “阿枳,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自残,你只是太痛苦了……”
    没有真正想自残、想一心求死的人会划大腿,而不是手腕。
    姜枳渺从一开始的不愿抬头,到现在不敢抬头,她都被说中了。她没有划手腕和胳膊,只是怕夏天穿短袖会被同学发现,从而引起更麻烦的事,她想要好好活着,可是现实不允许。
    姜知淮将她放在膝上的双手包裹住,注视着她鸵鸟缩头的样子,沉声道:“阿枳,觉得痛苦的话,可以告诉哥的,哥虽然不是什么超人,但是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如果有同学老师欺负你,你和我说,哥帮你去报仇。”
    他说这些的时候,姜枳渺看到许多雪花碎片,像是断带磁片一样,发出粗噶断裂的声音,有刘砚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班主任的“就你事多,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还怎么高考”,有那些女生背后的窃窃私语,有那些男生盯着她胸部的眼神……
    姜知淮说他会帮她报仇,她想说自己没事的,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却突然想起走饭的《忍忍》。*
    姜知淮看她肩膀一颤一颤的抖动,伸手就将她揽在怀里,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说,拥抱可以缓解80%的压力。
    “阿枳,哥一想到你拿刀划自己,就想到小时候你生病去打针,那么小的针眼戳进皮肤,你都疼的皱眉要哭,一抽血,就浑身冒汗,那时候你血管细,有实习医生扎不准,把你来回扎了好几次,你哭的撕心裂肺,哥真的恨不得能替你疼。现在看你拿刀划了自己那么多次,该有多疼啊,可是这些还比不上你心里受的苦,看着你痛苦,哥心都要碎了!”
    他的声音从胸膛里闷闷透到她的心里,泪便止不住的流出来,她明明不想哭的。
    “所以,哥求你,能不能换一种方式,不要再伤害自己了,马上高叁了,哥答应你,只要你不再划伤自己,以后你想要什么哥都答应,好不好?”
    “就当是为了哥哥,好么?”
    姜枳渺沉默地没有动,只是更加抱紧了他,姜知淮知道,她应该是同意了。
    另一支药膏,他有些难以启齿,看到它,就会让他想起自己的禽兽行径。
    姜知淮等她渐渐平复后,微微松开了些,之后别扭的偏过头,语无伦次的说:“那个,我不能看,你自己擦一点吧。”说着就把手里的药膏塞给姜枳渺,好像烫手山芋一样急忙撒手。
    姜枳渺一头雾水,待到看清是什么药膏后,微红了脸,可是姜知淮的反应似乎比她还强烈,见她接过,他马上就要起身。这让姜枳渺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强抢美男子的霸王花。
    “哥,你是不是害羞了呀?”姜枳渺蕴含笑意的开始“调戏”美少年了。
    姜知淮大跨步往外走,“谁……谁害羞了!胡扯!”
    他的耳朵烧的更红了,浑身上下只有嘴是硬的,哦不对,还有他的兄弟。
    姜枳渺咯咯地笑,她没有告诉他,其实那天在他进门之前她就已经进去了,之后她只是受不了突然的震动被吓到了,她流血也不是因为他的操作,况且,现在早就不疼了。
    “你别光笑忘了涂。”姜知淮出门前不忘叮嘱,想找回哥哥的状态。
    姜知淮纯情害羞的样子实在太难得了,让姜枳渺忍不住想化身老鸨逗他。
    “哥,要不你帮我涂吧……”姜枳渺故意发嗲的叫他。
    果不其然,姜知淮听到这话后,直接脚底抹油,丢盔弃甲的跑路了。
    留下姜枳渺在房间里笑出了眼泪。

20.药膏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