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雪崩

空蜃(兄妹骨科) 作者:谂芜

7.雪崩

      两天的短暂月假结束,周日下午,姜枳渺要返校上晚自习了。
    姜知淮本打算送她去学校,也想好好解释一下那天晚上的事。可姜枳渺只是淡淡地说:“不用,我坐公交车去就好了。”
    姜枳渺始终情绪很淡漠,鲜少见她展现出浓烈的爱或恨、欢愉或厌烦。甚至语气都平稳的在一条波长里没有起伏。
    姜知淮看出她的抗拒,也没有逼她,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回学校了,他也不会在家里多呆。回绝了刘砚想送他下楼,姜知淮摆摆手,在姜枳渺离开不久,也出门了。
    人总该习惯什么才是自己该走的路,不要妄想有人能雪中送炭。有人接送固然好,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那是属于有钱人的特权,游鱼本不该羡慕飞鸟拥有天空的自由。
    在学校的日子,就像苍山古柏的年轮,一圈圈重复走着。月假是每阶段的生长周期,也是姜枳渺赖以生存的营养液。
    只不过,她时常觉得自己快要枯萎了,在干涸的贫瘠沙漠,在午夜十二点的钟声里,看见雪松下悬挂的冰锥,像极了锋利的匕首。冻结了时间的雨露,敲响了圣诞的颂歌,在凌晨时分,呢喃着安徒生笔下的幻梦。
    五点半的天际破晓,是新一轮的镜中迷境。她在迷宫里呐喊彷徨,始终走不出人为编织的网。她是待宰的羔羊,是砧板上死亡的鱼肉,如果真的感受不到痛苦,就让麻木感作为陪葬。
    “下节课又要默写了。”
    “数学20题怎么写啊,待会借我抄抄。”
    “你去灌水吗?帮我也灌一下。”
    例行公事的晨跑结束,几个班级哄闹地上楼梯,谈论着属于他们的“民生”。
    姜枳渺拖着被玄铁锁链禁锢的双脚,沉重的提起腿,双手颤抖的扶着楼梯栏杆,跟在队伍后面,缓慢地上台阶。锁链末尾连接着巨大铅球,像是水鬼的触手,缠绕着她的双腿,把她往下拖拽。
    刚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快走到四楼教室门口时,后排响起轰鸣声,她模糊听见有人在说:“……都怪那女的回去,害得我们还得再跑两圈……”  “艹!烦死了……”
    他们是在说她吗?
    姜枳渺眼前雾蒙蒙一片,像是暗夜的迷雾森林。肩膀处传来机械撞击的断裂声,摇摇晃晃地犹豫着向前迈出一步,一瞬间天旋地转。
    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席卷了森林,远处好像响起了猎枪的射击声,伴随着鬣狗的狂吠,群鸟振翅,带血的羽毛伴随着雪粒降落于她的眼底。
    视线所及,是白茫茫的一片,像是梅里雪山上千年不化的冰川。黑色的积雪如洪涝一样倾泻而来,无声无息埋葬了无数生命体。在雪崩面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若能长眠于此等人迹罕至之处,与天地同寿,低温不腐,亿万年后化为人间的养料,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凛冽的风中不知传来谁的呼唤,仿佛是远古的牧歌,召唤着亡者的魂灵。
    阴郁的云层被拨开,天边刺眼的阳光照射大地,姜枳渺想抬手去挡,手臂却被轻轻牵住,随即眼睛上方覆盖下来一片宽厚的阴影。
    “别动。”耳边响起姜知淮略带沙哑的声音,粗粝的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沙尘暴。
    待姜枳渺适应了光线,姜知淮这才收回右手,左手仍然握着姜枳渺没有输液的右手。
    她的小手那么凉,体内血液好像都在被抽走。姜知淮将她的右手紧紧包住,将热量传递给她。
    葡萄糖液流淌进她的身体,姜枳渺终于悠悠转醒。但眼前仍然不甚清明,右眼剧烈的泛着疼,好似有尖锐的手指正抠挖她的眼球。眼前是红的泛黑的障碍物,就像带着有色镜片看世界,望出去都是血红色的一片。
    姜枳渺没有戴眼镜,左眼望过去,只能看见朦胧的身影。她从来没有此刻深切后悔过自己的900度近视,让她看不清姜知淮脸上的神情。
    她张了张嘴,想问姜知淮怎么在这,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喉咙里干涸的吊起漫天的黄沙。
    视线里,只看到姜知淮模糊的站起身来,摇动着床尾的手柄,把床头升高,让姜枳渺能够坐起来。
    下一秒,嘴边递过来一只一次性纸杯,还冒着袅袅热气,头顶传来姜知淮低沉的声音:“喝点水吧。”
    末了又舔舔嘴唇,补充道:“不烫。”他知道她不爱喝热水,甚至只要看到水冒热气,她就会拒绝。
    姜枳渺始终相信她哥说的话,“望”了他一眼,低下头就着他的手,乖乖喝完了半杯温水。
    水是提前晾凉的开水,兑上热水,混成恰到好处的温水。没人比姜知淮更妥帖了,姜枳渺心里喟叹着。
    涓涓细流从喉咙通向胃部,像是温泉旁的小溪,流过全身的血脉,姜枳渺感觉此时所有器官才被唤醒。
    “还要吗?”姜知淮拿着手里的空杯子问。
    姜枳渺轻轻摇了摇头。即便只是像这样小幅度的动了下,脑袋却是混沌的痛,像是甜咸交杂的馊掉的豆腐脑,充斥着每一个缝隙。
    她正想问问姜知淮发生了什么,门却被突然打开,刘砚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有多着急呢。
    她确实很着急,着急地赶过来只想把姜枳渺骂一顿,当然,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说你眼睛是不是唐伯虎画的啊?好端端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还偏偏磕到了眼睛,我就说让你少看电脑少看手机吧,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除了伤害眼睛还能干什么。要不是你近视眼,会戴眼镜吗?要不是戴眼镜,鼻托会磕进眼睛里吗?这下好了,眼镜也碎了还得给你重新配……”
    刘砚嗓门不大,但喋喋不休,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突兀,声音引得隔壁床的阿姨侧目。
    姜知淮上前拉住她手臂,“妈,渺渺要休息了,咱们出去说吧。”
    “出去什么出去,就在这说,我就是要让她听见!”刘砚插着腰,话虽是对姜知淮说的,但一直瞪着姜枳渺。
    姜枳渺只是垂着头,一动不动,她最擅长假装不在意了。
    还不待刘砚再次开口,姜知淮望着妹妹低头蔫蔫的样子,担心她哪里不舒服,只想着赶紧打发刘砚走。于是他又说道:“妈,你别在这说了,打扰到别人休息了。”
    说着,姜知淮往旁边微微偏头,眼神示意隔壁有其他人。
    刘砚听了这话,暂时闭上嘴,顺着他的视线偏过头,撞上了隔壁床阿姨探究的目光,阿姨倒是识趣地缩回了脑袋假装闭目养神,但耳朵却竖的老高。毕竟人人都爱八卦。
    刘砚讪讪闭上嘴,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思,没有接着往下说。正打算上前好好“敲打”一下没带脑子的姜枳渺。手腕突然被拉住,姜知淮轻声又不容置喙地说:“走吧,出去说吧。”
    刘砚出房门前,还转头瞪了姜枳渺一眼,不过姜枳渺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到。
    在他们出了房间后,姜枳渺朝门口望去,想听听她哥会说什么。医院隔音做的并不算好,但姜知淮有意降低音量,姜枳渺愣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总是姜知淮帮她隔绝掉负面声音。
    以前,每次刘砚和姜国庆吵架,都是她哥爬上上铺,问缩在被子里偷偷抹眼泪的姜枳渺要不要看动画片。
    那时候六年级的姜知淮,已经熟练掌握了老旧台式电脑的运作,说不出是因为学校计算机课教的好,还是从小到大操作了太多遍的熟稔。他快速从里面调出《猫和老鼠》给她看,就像变成了本能。
    姜知淮总是搬来书桌旁他的椅子,把房间灯全部打开,音量尽可能地调到最大,大到能把隔壁摔碗声、咒骂声都隔绝在外。
    他抱着姜枳渺让她坐他腿上看动画片,双手绕到前方搂住她,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
    有时外面的声音太大,吓得怀里小小的人跟着瑟缩,他边说着“渺渺不怕”,边伸出双手,紧紧捂住她的耳朵,同时脑袋搁在她的肩窝,颤抖地闭上眼睛。
    好像失去一部分感官的参与,就会没那么害怕了。
    在狭小的房间里,两只幼兽互相舔舐着对方的伤口,说不清是谁安慰谁,又是谁依靠谁。
    刘砚大概是知道了她的状况,情绪有点激动。姜枳渺只能听见她的声音,“脑震荡”、“手术”这几个词还是从门口飘了进来。
    难怪会激动呢,肯定是想着又要在她这个赔钱货上多花钱了,心里估计又该骂她“小贱蹄子”了。刘砚养着她,严苛的对待她的成绩,美其名曰“为你好”,只不过是想换个成绩好又顺她心意的棋子,让她考上本科以后,能在婚恋市场上获得更多的彩礼。
    就像她房间的双人床,已经早早为了那个不存在的女婿置办好了。
    没有什么不合时宜的,这是所有人都要走的路,也是刘砚的“任务”。
    也许不该恶意揣测别人吧,更何况那人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倒真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7.雪崩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