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假

空蜃(兄妹骨科) 作者:谂芜

5.月假

      老旧的绿皮火车穿梭在不属于它的钢筋丛林,它挣扎着吐出浑浊的烟圈,凄厉尖叫的轰鸣声是它在哭泣,它载着唯一的乘客,在格格不入的世界里颠簸。
    姜枳渺日夜盼望的月假终于到了。
    周五,下午三点,臻湖高级中学。
    学校大门口,不远处的树荫下,停泊着万家灯火焦灼渴望的眼。
    姜枳渺隐身在人潮里,对这其乐融融的场景视而不见,毕竟公交车站才是她的归途。
    刘砚嘴上从来不会说自己家穷,她经常教导姜枳渺如果你说穷,那么就真会穷。但姜枳渺知道即便不说又怎么样呢,这个家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在刘砚购买生活用品时的数次比价,在剩菜剩饭的几次回炉重造,在姜国庆刘砚谈论谁家又结婚时的叹息……
    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她希望这个家能变得更好更幸福,所以在刘砚语重心长说学校太远没法接她回家时,姜枳渺立马打断说没关系,她可以坐公交的——即使要换乘四次,到家要四个多小时。
    姜枳渺在陌生的地方开始行动时,总会固执地计数或计时,以此防止自己遇到危险或迷路。第一次放月假时,由于不熟悉路线,花了快六小时,之后几次都保持在四小时左右,熟悉的数字会带来安全感。
    不远处传来父母子女重逢的欢声笑语,姜枳渺只觉得吵闹,仅仅只是放月假,值得这么高兴吗?说是放假,但各科老师都布置了很多作业,回去也不轻松,噢,没关系,他们返校可以抄别人的作业,但她没有人可以抄。
    “渺渺——”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姜枳渺僵硬地抬起头,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难以置信却又脱口而出:“哥?”
    姜知淮看着姜枳渺呆滞的样子,勾了勾嘴角,大步上前,伸手摸了摸她头。怎么这么久没见,她还是没长高啊,在学校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姜知淮想着回家一定要给姜枳渺做点好吃的。
    姜知淮自然地牵起她的手,顺势取下她的书包。
    “哥,你这么来了?”
    “哎呦,这么重!”
    两人同时开口,姜枳渺像是刚反应过来哥的存在。姜知淮看着她呆愣的模样想着调侃一下她的书包,他假装被书包压断手臂,弯着腰,斜向下的左肩膀还吊着书包,此刻便如滑稽的木偶小丑一样,摆出古怪的姿势。
    眼见着姜枳渺仍然一动不动,还保持着刚刚的样子,姜知淮甚至疑心刚刚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好吧,又是一个夭折的笑话——他原本是想靠滑稽的表演逗笑她的。
    姜知淮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正想着直起身,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腰腹却环上来一双手臂,连同他垂在身侧的胳膊,一同被圈进她的怀抱里。
    到这时,姜知淮才真正收敛起一开始搞怪的状态。这个拥抱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特别是顶着他这张和姜枳渺有三分相似的年轻脸庞,别人心中该猜测他们俩是什么关系了。幸好,姜枳渺脸埋在他胸口,没人会看到。
    姜知淮看着树荫下轮廓分明的影子渐渐融合在深灰色的水泥路中,就好像透过皮肤,他的血液与她的盘旋、交融。他没由来的想起,以前姜枳渺看古装剧时问过他,滴血认亲的原理。
    阴翳的铅灰色倒映在天空中,很难说那是乌云还是树影,暗沉沉的笼罩着他们,是即将要下雨的前兆。
    姜知淮轻轻唤她:“渺渺,要下雨了……”
    姜枳渺仿佛如梦初醒般抬头,松开了手,沉默着跟着姜知淮回到车上。
    窗外飞速倒退的场景和公交车上一模一样,可是,还是有什么不同。比如,此刻,他身旁专心致志开车的是她的哥哥姜知淮。
    相似又不同的路线,虚幻的好像是一场梦境,如果真是梦,就让她记得更深刻一些吧。
    姜枳渺打开放在腿上的书包,从里面抽出一本速写本,又从笔袋里拿出铅笔,翻开到新的一页……
    “渺渺,饿的话抽屉里有吃的。”姜知淮从后视镜望了一眼后座低着头不知道正写着什么的姜枳渺。
    姜枳渺仿佛受惊了一般快速合上本子,“啪”的一声,反倒差点吓了姜知淮一跳。
    “怎么了?”姜知淮再次偏头,只看到姜枳渺的发顶。
    “……没什么。”姜枳渺边说边把本子重新收进书包里,弯腰去捡掉落的铅笔。座位下面铺了薄垫子,但铅笔掉落时还是发出了轻微的惊呼。
    姜知淮察觉出她的心不在焉,没有再重复,反正马上就到家了,他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她。
    姜枳渺看着指针走了两圈,停留在陌生的时刻,但她却回到了熟悉的门口——和哥哥一起。
    五点二十,姜知淮驶进小区入口。
    姜知淮自从上大学就只有寒暑假回来,对于小区的变化一时有点不适应。他背着姜枳渺的书包,亦步亦趋跟着姜枳渺走进电梯。
    又是这种眩晕的超重感,几乎压得他无法呼吸,空气仿佛变成了水泥,机械运作的声响变成了铡刀,正切开他的头颅往里浇灌水泥。
    姜知淮左手伸到背后,用力捏成拳。电梯门重新开启,映入眼帘是一片青葱的绿色。
    “哟,姜枳渺回来啦!是放假了吧!”苍老但又有活力的声音响起,姜知淮想抬头,却怎么也看不清前面的脸。
    “阿婆,您刚买菜回来啊。”
    “是啊,我孙子今天来家里,这不,去买点他喜欢的菜嘛”
    阿婆扬了扬手里大包小包的塑料袋,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在这安静的电梯里格外清晰。姜知淮该庆幸,幸好有阿婆和姜枳渺说话,让她无暇注意他的不对劲儿。
    “我到咯,姜枳渺有空来阿婆家玩啊……”属于她的最后一道声音连同蹒跚背影一起被隔绝在电梯门之外。
    “哥,我们快到了。”姜枳渺盯着显示器上跳动的数字  。
    “嗯。”姜知淮发出鼻音,感叹着终于要结束了,还好他没有露出破绽。
    姜知淮放下书包,掏出钥匙开了门,“爸妈,我们回来了。”
    刘砚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着从厨房走出来:“知淮回来啦,快休息会儿,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
    姜国庆从客厅站起身,走到门口,满意地拍了拍姜知淮的肩膀,将他迎进门,走近才发现,身后还跟着姜枳渺,姜国庆没说话,在她脸上古怪地瞧了两眼,沉默着关了门。
    对于姜枳渺来说,这只是名为“家”的三维空间罢了。就像“蜜雪冰城”“麦果优品”,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店一样,听名字就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但顾客是很难走进去的。
    她也是这个“家”的顾客。
    “我接渺渺回来了。”姜知淮刻意在他们面前提起她,想让父母注意到姜枳渺,但这其实会让姜枳渺感到莫名的恐慌。
    她可以自然地和邻居阿婆热络地对话,但却无法和他们假装亲密,哪怕是客气的伪装。姜枳渺时常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人,即使他们都流着一样的血。
    厨房油烟机声音太大,刘砚没听见。
    姜国庆听见了但假装没听见,事实上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闲话家常的事从来不是大男人该做的。
    姜知淮想安慰姜枳渺,让她别在意父母的忽视,转身只看到姜枳渺沉默的回了房间,留给他的是单薄的背影。
    姜枳渺比他更知道,该如何在这个家自处。

5.月假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