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迁徙

空蜃(兄妹骨科) 作者:谂芜

4.迁徙

      列宁格勒的老旧车站向远方无限伸长,薄雾冥冥,浓稠的挂在身上。她是呱呱坠地赤裸的婴孩,不由分说地被传送进四年前洇开的黑色遗忘里。
    那是民国时期泛黄的老旧信纸,被碾碎时的吱呀声如同命运多舛的舞女,被抛弃在残阳如血的黄昏里。
    和煦的鸡蛋黄桌面,历经无数莘莘学子的雕刻,污浊的一张脸上满是刀痕与岁月的鞭挞。银灰色的桌腿像是鼠类的尾巴,被残忍地拖曳在地,发出凄厉的尖叫。
    这是一场名为“分班”的大迁徙,人为的划分出经纬分明的鸿沟,你要看清,谁才是你的同类。
    姜枳渺混杂在斑马群里,她甘愿匐匍在地,隐匿于黄沙苍土里,让他们的四肢从她身上踩过,黄褐色的皮肤是最好的保护色。
    但她忘了,自己是角马,格鲁梅蒂河的鳄鱼正虎视眈眈地等待她的自投罗网。
    成群斑马在德高望重领导者的带领下,有力的蹄子从她的头颅、肩胛、脊柱、腿骨一一碾过,她是铁轨下腐烂的枕木,是在矫健地年轻斑马群里被唾弃的“分母”。
    终于还是被发现了吗?
    她极力忍耐着喉咙里溢出满载病菌的呻吟,衰败颓然在风尘仆仆的旧戏台,亦步亦趋唱着过期拙劣的默片。
    明年,是臻湖高级中学最后一届旧高考,也是整个苏城的最后一届。
    福尔马林里浸泡的无数器官都变成了嘴,在她身边喋喋不休:“你要珍惜最后一次机会,你们这一届没有复读了……”
    浓痰一般浊黄的瞳孔,浸泡在石灰水的眼白里,饥肠辘辘的秃鹫们渴望寻找新的腐肉。
    他们在天空盘旋,巡视着自己的疆土,是否有懈怠散漫的小憩者。他尖锐的喙,便如利箭势如破竹的射出,以迅雷之势,啄瞎猎物的眼。此后,他只需静静等待着虎豹豺狼将她啃食殆尽,亦或者,等她腐烂生蛆。
    草原猎猎大风呼啸,穿过白森森的尸横遍野,化作湘西赶尸者的骨笛,无数骸骨和着风的旋律,奏出悲鸣的离殇曲。
    A3纸页被禁锢在桌面,铅字变成梵音,争先恐后跳入她的眼睛,死魂灵一般钻入她的脑海,脑浆变成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海浪,不断拍打着人皮鼓,唱着连绵不绝的大悲咒。
    暮色四合,掩盖了所有不堪入目的污秽。九点半尖锐的铃声敲响了回巢的警钟,蜂拥的人潮互相推搡着。她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奔赴喧嚣的棺椁。
    等待她的,却是另一场浩劫。
    她无法与不死军团抗衡,只能任由她们撕扯她的皮肉,蚕食她的血液。独卫里黄白交错,匆匆流水如黑洞般吞噬所有声音,连同她的呐喊,也趋于无声。
    她关闭了所有感官,眼前渐渐出现月晕光环的重影,这张模糊的脸,怎么似曾相识?
    今晚最后一次铃响,十点半了。天地间安静地只有一抹孤伶伶的游魂,飘荡在闪烁磷火的鬼域。
    臻湖高级中学最近几年正在向区重点高中推进,还差一个位次就能跻身进区重点高中的行列。
    学校为此全方位改革,从高二开始,取消一切体育、美术和音乐课,月假由每月两次改为每月一次,并倡导月假不回家,由家长进校探望,争取在学校多学一天。
    虽然取消了体育课,但素质教育不能停,于是早操由原来的两圈变成三圈。跑完操,不准马上回教室,还需要站回原地聆听班主任的教导。
    姜枳渺每一天都过得无比艰难,在这所囚牢里,变成了被蒙着眼睛的驴,日复一日麻木地行走,只期盼着一个月一次的月假。
    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开设了美术班,因为艺术生不算在普通本科升学率的统计里。
    这对姜枳渺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天知道姜枳渺听到班主任宣传美术班的事时有多激动。平日里暗淡无光的眼睛,在这一刻突然绽放出奇异的光彩。
    如果能去美术班,这将离她的梦想更进一步,也意味着文化课的减少,不用一直待在教室里。
    她仔细听着班主任介绍美术班的教学情况,听他讲着对于升学的好处。
    “我们班上成绩后面的,都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
    平时只会对末尾的学生冷嘲热讽、用鄙夷的眼神瞥他们的班主任,此刻看起来倒是和和气气,一副“我都是为了你们的将来考虑”的苦口婆心的操心样子,任谁看了不说一句,这可真是负责的好班主任。
    姜枳渺在听到学费时,又重新低下了头。对于独生子女的小康家庭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对于她的家,这将是家庭一年的开支。
    可以预见的,刘砚只会说:“你要是好好学习就不用花这冤枉钱了,你以为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姜国庆只会沉默不语,任由刘砚数落她,在需要时附和刘砚几句,表明立场。
    他们不可能会同意,所以姜枳渺也就不想了。
    普通家庭的孩子,根本不配拥有奢侈的梦想。
    姜知淮在读大四,他们的钱,毫无疑问是要留着给他结婚买房用的,即使姜知淮从来没想过这事,即使他们从来没说过,但姜枳渺都知道。
    姜枳渺从来没有嫉妒过姜知淮能得到父母更多的财产,她真心希望姜知淮能够过得好,不因为贫穷被生活所累。只是一想到以后,他会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她就觉得有点喘不过气。
    她和他,一母同胞,曾住在同一个子宫里,没有人比他们更亲密。只是如果以后他成家,她就再也没有理由待在他身边了。
    姜枳渺过完一天,就划掉日历上的一格,月假倒计时了,再坚持几天,就能见到姜知淮了。
    也许是她们觉得要放月假了,开始“更用力”的和她“开玩笑”。姜枳渺紧紧咬住嘴唇,等到嘴里蔓延出铁锈味,等到她们索然无味,这漫长的一天才真正结束。
    熄灯后,所有被刻意关闭的感官苏醒,在黑暗中七嘴八舌的叫嚷哭喊着。姜枳渺一一安抚,惭愧地说对不起,让它们跟着她受苦了,她不是个合格的主人。
    快了,马上就放假了,她枕着潮湿的枕头,不知是对它们还是对自己说。

4.迁徙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