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6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6节

      谢宥辞仍穿着那一身着装。
    但他没披外套,许是因为外套已经被雨淋得湿透,所以在雨停后,他便将外套从身上脱下来搭在了臂弯上。
    比起登山前的肆意与桀骜。
    此时的他明显变得狼狈了许多,被雨淋湿得额发贴着皮肤,隐隐遮落在眉眼之前,但那道身姿仍旧不羁而挺拔。
    “哎!是辞哥!”
    是薛让最先发现了谢宥辞的身影,他慌忙伸手抓了下身旁季风廷的手臂。
    池漾闻声后立即抬眸。
    果然看到她担心了两个多小时的男人,踩着彩虹,踏过木栈道朝她而来。
    那个瞬间。
    仿佛所有的阳光都落在身上。
    池漾被攥紧的心,像是海绵忽然被晒干了水,从拧巴的状态中重新蓬松起来。
    她只觉得心门彻底敞开。
    也根本顾不得薛让和季风廷还在旁边,就直接朝谢宥辞跑了过去。
    薛让本也想抬步朝谢宥辞走的,结果就见身旁快速闪过一道身影,像猫似的蹿了过去,直接扑进了谢宥辞怀里。
    薛让:?
    谢宥辞明显没想到池漾会扑过来。
    他淋了很久的雨,狼狈至极,即便外套有些防水功能,也不免早就被雨水淋透,身上有些黏黏糊糊的难受。
    池漾栽进他怀里的那个瞬间。
    他先是下意识伸手扣住了她的腰,然后绅士地保持了些距离,低头看着她无奈地笑着提醒道,“脏。”
    池漾摇着头又向前近了一步。
    她根本就不在意谢宥辞被淋湿了脏,也并不觉得他脏,反倒还伸手环紧了他的腰,低头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
    薛让:???
    “不是,这——”他整个人都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地扭头看向季风廷。
    这山半腰的亭子下已经几乎没人了。
    大多数人在雨停之后,就都下了山,这里显得寂静,倒也多了几分氛围。
    “晚点让辞哥给你解释吧。”
    季风廷把薛让扯走,“咱们先走,给他们两个留点儿空间。”
    薛让:????
    “什么空间?”
    “不是,他俩咋了?”
    “我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池小漾不是有男人了吗?”
    “她出轨了!”
    “她居然还出轨了辞哥!!!”
    “唔唔唔——!”
    薛让满头雾水地咋呼,恨不得张牙舞爪地冲过去,直接找当事人问清真相。
    季风廷简直头痛无比。
    他捂着薛让的嘴就把他拉走了。
    不过其实池漾根本就没注意他们两个,什么隐婚,什么生怕被发小发现猫腻,在这一刻都变得不那么重要。
    她甚至还脱掉了自己的风衣外套。
    盖在了两人的头顶上。
    谢宥辞知道自己推不开池漾,他用手掌捧起她的脸,躬着颈压下来,无奈又荡漾地笑,“怎么回事啊谢太太?”
    池漾的风衣外套很长。
    她把衣服盖在了谢宥辞的头顶上,然后倾斜下来又搭在自己头上,风衣长摆耷拉在两人身后,像是罩出一方暧昧的天地。
    仿佛他们想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要在地下秘密进行。
    池漾觉得自己挺难为情的,她很少这么直白地表露情绪,刚才又非常冲动地直接跑过来,栽进了他的怀里。
    她有感觉到谢宥辞身上很湿。
    整整两个多小时。
    她一直看向山顶的方向,那阴云几乎从未散开过,直到谢宥辞下山不久之前,雨才停,可想而知他淋了多久,又是在这瓢泼大雨的环境里登了山。
    池漾轻轻摇头,“谢宥辞,不值得。”
    “值得。”谢宥辞伸手托起她的脸,“池尔尔,我把许愿牌挂上去了。”
    池漾感觉眼眶有些湿润发烫。
    被风衣罩着的空间,光线有些昏暗,但谢宥辞也察觉到了池漾的情绪。
    他温柔地捧着她的脸颊,弯起骨节轻轻从她眼睑处刮过,“写着你名字的许愿牌,我替你挂到灵树上了。”
    池漾哽咽着滚落了一滴眼泪。
    谢宥辞轻轻帮她将眼泪给揩掉,“你知道吗?其实今天天气很好,上天从来都没有故意跟我们尔尔作对。”
    “你骗人。”池漾小声嘟囔着,嗓音又哽咽又软,“明明就下了那么大的雨。”
    “没骗人,谁舍得骗我们尔尔?”
    谢宥辞无奈地笑着低声哄,“吃素面的时候我们不是都看到了吗?山顶有光。”
    池漾被眼泪忽然哽了一下。
    她难得有些可爱,哽着抬起眼眸,的确想到他们吃素面时看到的天象。
    宁云山,一半阴雨一半晴。
    但仍能看到山顶的位置,似是有几缕阳光将那乌云劈开,露出小片晴日。
    “真的吗?”池漾缓缓抬起眼眸。
    “真的。”谢宥辞口吻坚定,“我登上山顶的时候,那里没有雨。挂许愿牌的时候,也没有雨水把尔尔的名字冲掉。”
    “池尔尔。”
    “神明听见了你的祈愿,我看见了,有一束光,照在了池漾的许愿牌上。”
    有一束光……
    照在了池漾的许愿牌上。
    池漾不知道她的许愿牌上究竟有没有落阳光,但她知道,此刻的谢宥辞,就像一束光一样照在了她的心坎上。
    她抬起眼眸看着面前的男人。
    他眉眼低敛,皮囊耀眼,分明是那么桀骜不驯的一个人却甘愿臣服在她面前,为她冒雨上山祈愿,臣服于她面前。
    池漾心里一动。
    她踮起脚尖,忽然就吻了上去。
    第96章 通知各位,我已经跟池漾领证了
    谢宥辞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但也不过只是片刻的怔愣,就被唇瓣上传来的触感电醒了神经。
    池漾的吻青涩但又比以往更热烈。
    风衣外套下的方寸天地里,光线是昏暗的,周遭是模糊的,池漾藏在内心深处的胆量也难得肆无忌惮地逃了出来。
    好似整个世界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池漾毫无章法地啄吻着他的唇,呼吸被打得又急促又乱。
    谢宥辞压着她的唇瓣低笑了一声。
    随后便将手掌扣在她的后腰,蓦地用力一揽,将她揉进自己的怀抱里,躬下腰了低首深深地回吻住她的唇!
    难得主动的池漾瞬间沦为被动。
    她仰起头来,下巴被捏住。
    谢宥辞用大拇指摁她的下巴,轻轻向下一压,池漾的唇瓣张开,男人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和汵汵的水感便缠进她的舌。
    池漾几乎全身软了。
    但这次她一点都不想躲。
    即便谢宥辞的吻像狂风暴雨般落下来,池漾也觉得,这远不及他方才为她经历的风雨,而他,是她应该抓住的光。
    池漾和谢宥辞在风衣下缠吻了很久。
    这种让周遭都变成陌路的半封闭空间,和昏黑暧昧的光线,让亲密接触的感觉更加上头。
    直到谢宥辞缓缓将池漾松开,他轻蹭着她的鼻尖,“还要亲吗?”
    池漾的耳根隐隐有些发热。
    但她睁开眼睛看向谢宥辞,“要。”
    于是谢宥辞就又一次低首吻了上来,吮着她的舌尖,碾着她的唇瓣,连方才的那场雨都比不上他们二人黏连。
    缠绵过后。
    池漾的唇珠明显比之前饱满。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6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