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5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5节

      “池漾。”他弯腰拿起被池漾抱在怀里的外套,“等我回来。”
    “你配拥有这世间最好的。”
    “我今天,就偏要让这宁云寺听见你的祈愿。”
    “但如果它还是听不见——”
    谢宥辞的眸色很深,口吻笃沉,“以后,谢宥辞就是你的许愿池。”
    他会让她,事事如愿,世世如愿。
    第94章 等我回来,晚上还带你去看烟花
    谢宥辞话音落下后就起了身。
    池漾慌忙抓住他的手腕,“谢宥辞,下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儿?”
    男人已经拿着西装外套走进雨幕。
    他将衣服披到肩上,躬身低眸地看着池漾,雨水从他的肩背向颈前滚落,似乎已经开始狼狈,但一双锋锐狭长的眼眸里却尽是桀骜而又不驯于天的神采:
    “别淋雨,坐在这儿等我回来。”
    他只说了这一句话。
    然后便握住了池漾的手,将那握紧自己手腕的手指松开,转身冲进了雨幕。
    “谢宥辞!”池漾急急地喊了一声。
    她抬步就要往雨里冲去追。
    而这时蹭着路人的伞赶到亭子的季风廷和薛让恰好看到这一幕。
    季风廷直接冲上前去将她拦回,“哎哎哎池小漾!你要干嘛?”
    池漾的半边肩膀被雨冲过。
    她都没来得及彻底跑进雨里,就被季风廷给扯了回来,“谢宥辞……”
    “辞哥呢?”薛让这才发现他人不在。
    池漾看着上山的那条路,早已不见男人的身影,“他,上山了。”
    “上山?!”薛让震惊地瞪大眼睛。
    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大脑被电击了下,“这么大的雨,他买到伞了?”
    池漾摇头,“没有。”
    薛让更加震惊了,“那他上山???”
    池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轻蹙眉梢望着那泼天似的雨幕,只担心着谢宥辞冒雨上山,路滑会不会出事。
    薛让是真没想到谢宥辞能干出这种事。
    这场祈愿活动本是他组织的,刚才也是他表现得最有激情。不过买不到伞之后,他就已经决定不再登顶了,结果回来后却发现谢宥辞竟就这么冲了。
    “疯了疯了……他真是疯了。”
    薛让觉得头疼,“不是,辞哥以前也没这么迷信啊——不,他以前是完全不信这些的啊,至于冒着雨还非要上去挂牌?”
    但季风廷知道没那么简单。
    谢宥辞自己是不信佛,如果他真有什么非实现不可的愿望,哪怕是豪掷千金也肯定能给如愿了。
    可若是换作池漾却不一样。
    季风廷早就发现了谢宥辞不仅是显眼包还是恋爱脑,他绝不是为了去挂自己的姓名牌,而是要去挂池漾的。
    “你现在急也没有用,辞哥做的决定,你我又干预不了。”
    季风廷凝眸看着外面的大雨,“他这么大个人了,行事会有分寸。咱就现在这儿等着吧,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薛让不知实情。
    他还在旁边颇感无语地絮絮叨叨,说他自己都没有那么大激情了,这辞哥怎么还跟不要命似的冒着雨往山里冲。
    池漾现在太担心谢宥辞。
    薛让的声音在她耳边就像是被自动模糊了一样,什么都听不见。
    她眼巴巴地看着季风廷打电话,幸好谢宥辞很快就接了。季风廷早察觉到这俩人不对劲了,看池漾那么担心谢宥辞,就特意改了免提把手机递到她面前。
    电话那边传来的雨声很大。
    也许。
    山上的雨要比这里下得还大一些。
    谢宥辞的声音,隐约从那混乱的雨声中传了出来,他正大步流星地登着山,从口吻里能听出他运动时气息,“怎么?”
    有些性感。
    但池漾此时顾不得什么性感,只听见他的声音,她就松了一口气。
    季风廷也放了心,“你还活着?还活着就行。大约什么时候能下来?”
    他知道根本就劝不动谢宥辞。
    他既然能当着池漾的面冒雨往山上跑,那就是说明连池漾都劝不住的,所以季风廷就干脆连劝都不劝。
    薛让在旁边生气,“你还问他什么时候下来,你让他现在就下来啊!!!”
    季风廷不搭理。
    谢宥辞果然也没有要动摇的意思,他沉声轻笑,“两个小时吧。池漾在你旁边?”
    “在。”季风廷看了池漾一眼。
    他将手机递给她,池漾伸手就接过来,调为听筒模式,紧紧贴在耳边便于她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谢宥辞……”
    “别担心。”谢宥辞好像停了步子。
    为了能跟池漾好好说一句话,他暂时进了旁边能躲雨的地方,气息稳得不像是刚运动过,听不出半分喘意。
    他声线里压着笑,“天冷了就让季风廷先带你下山,我手机快要没电了,等会儿可能联系不上。晚上回来,我还带你去看烟花。”
    看烟花……
    池漾抬起眼眸看着阴沉的雨天。
    谢宥辞还记得她说,今年中秋,她想放烟花。
    但天公不作美。
    这天气大概是放不了什么烟花的。
    池漾没当回事,但她也没扫谢宥辞的兴致,“好,你路上小心一些,我不下山,我就在那个亭子里等你。”
    谢宥辞嗓音沉沉地“嗯”了一声。
    随后他便觉得手机震动了下,紧接着就因为没电而直接关机了。
    池漾“喂”了两声,对面传来忙音。
    薛让连忙咋咋呼呼地凑上去,“怎么样怎么样?辞哥说他等会儿下来吗?”
    “要俩小时。”季风廷把他推开。
    他用余光看了池漾一眼,见她估计也没有想下山先走的意思,“就在这儿等着吧,这雨虽大,倒不一定会下很久。”
    薛让在旁边抓耳挠腮。
    但他仍感不解,“没想到辞哥居然还有这种浪漫细胞,雨天上山祈愿……这特么究竟是为了啥啊……”
    季风廷知道是为了啥,但他不能说。
    他只翘起二郎腿看了池漾一眼,“你放宽心,辞哥他肯定不能有事。”
    虽然他最近恋爱脑了一些,但他从来都不是个冲动的人,就算决定冒着雨上山,也一定是心里有数才会这么做。
    池漾轻轻点头,“嗯。”
    这种时候她也不能往坏处想,但每每希望谢宥辞能平安回来时,她又怕像那天晚上跟谢宥辞说希望今天放烟花一样,想什么就实现不了什么。
    这两个小时,池漾内心很煎熬。
    她一直拿着手机低头等消息,中间也给谢宥辞打去过几个电话,但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迟迟都联系不上。
    雨点毫无节奏地打落在地面。
    从屋檐上落下来。
    打得池漾的心也越来越乱了。
    第95章 神明听愿,因为山顶有光
    池漾坐在屋檐下,目光始终盯着下山的那条路,她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只觉得心很空,冷汗也薄薄地浮了出来。
    雨势倒是小了些。
    不过天色依旧是阴沉沉的。
    等待总归磨人。
    尤其是谢宥辞的手机没电关了机,联系不上的感觉更让人担心得心尖发颤。
    约定好的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
    薛让不由得小声嘟囔,“怎么还没回来?辞哥正常不是这体力啊……”
    这一番话让池漾更加焦虑了。
    雨停。
    原本聚集在山间的乌云,被几缕阳光重新破开一片晴日,些许水雾在空气中氤氲,在阳光落下时折射出一弯彩虹。
    池漾起身,“我上山去找他。”
    季风廷和薛让也起身想跟着一起去。
    但就在三人刚要有动势时,一道颀长的身影却忽然出现在栈道的尽头。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5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