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4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4节

      山脚仍然晴空万里,越接近山顶的位置乌云越重,甚至能很明显得看到一条分界。
    不过这乌云倒也没给天阴彻底。
    哪怕是山顶密集着阴云的位置,也有一朵乌云被太阳劈开,有阳光照下来。
    许是因为那道阳光。
    很多来宁云寺祈愿的游客都不愿意轻易放弃,仍然在坚持着向上爬。
    觉得中秋时节这种好时节,往年晚上都晴夜万里能看到圆月,今年难得来一次宁云寺应当也不至于会下雨。
    薛让坚持想上山也是这样自我催眠。
    但天不如人所料。
    四人刚爬到半山腰的时候,雨就开始落下来了,起初下得还不算大,只是一滴有些大的雨珠落到了薛让的脸上。
    薛让抬手摸了一把,“诶?这老天爷还真不给面儿,居然真的下雨了。”
    池漾抬脸望天。
    一滴雨水恰好落了下来,缀在她的睫毛上,让她颤着睫毛,闪躲着视线別开脸,避了一下。
    再下一秒。
    一道阴影就蓦然覆盖了下来。
    谢宥辞脱掉自己的外套,便毫不犹豫地直接盖到了池漾的头上。
    池漾转回视线,便撞进他的眼睛里。
    谢宥辞低首看着她微湿的睫毛,伸手轻拂了一下,沉声道,“披上。”
    “那你怎么办?”池漾轻抿唇瓣。
    她心下有微微有所动容,看着雨点落在他肩膀时,将黑衬衣晕湿出一小片。
    “我大男人淋点儿雨怎么了?”
    谢宥辞不屑地哂笑一声,他眯了下长眸看向台阶,“看这距离,估计还要有一个多小时才能登到山顶。”
    “还爬吗?”季风廷抬手挡雨。
    他不着痕迹地瞥了眼盖在池漾头顶上的西装外套,心里不由轻啧。
    薛让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不过他没怀疑。
    虽然池漾和谢宥辞平时相杀,但他清楚他辞哥的德行,这人就是表面看着拽里拽气的,其实骨子里还挺绅士温柔。
    况且都是一起长大。
    如果谢宥辞不把外套给池漾,他跟季风廷恐怕也总会有一个人自觉地给。
    “都爬到这儿了,放弃也太不甘心了吧,我看雨也不大,要不我去那边看看?”
    薛让指向了另一条道,“我看指示标说那边有个摊子,应该会有雨衣雨伞吧,要不你们去前面那个亭子避下雨,有伞没伞的我待会儿给你们发个消息,不行就下山。”
    季风廷:“……”
    他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疼,根本不理解薛让到底在执着些什么。
    他非常想现在就直接下山。
    但没想到谢宥辞在旁边应了声,“嗯,或者你先带着池漾下山。”
    “我看行!”季风廷拍手叫好。
    但薛让却直接抓住他的手腕,“你行个屁你行!你跟我一起去找伞!”
    季风廷:???
    “找伞你特么一个人去找不行吗?”
    “不行,我怕你背着我们偷偷下山。”
    “薛让你是不是有病啊?下这么大雨爬个屁的山,趁现在雨下得不大赶紧撤,万一下起暴雨这山路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俩人又开始小学生拌嘴。
    池漾颇觉头疼。
    她不想听这两个人叽叽歪歪,伸手轻扯了下谢宥辞的衣角,“我们先去避雨?”
    谢宥辞低低懒懒地笑着,“行。”
    于是。
    他俩便趁着那两人不注意的时候,先行继续往上走,去前面的亭子避雨。
    池漾还将谢宥辞盖在她头上的外套给他分了一半,但踮着脚尖都有些费劲。
    谢宥辞无奈地低叹一声。
    他干脆将那外套拿了过来,自己伸手撑在他们两个头顶,但仍然向池漾那边倾斜。
    季风廷被薛让拽去找伞了。
    亭子下避雨的人不少。
    池漾和谢宥辞走到亭子的时候,盖在他们头顶的外套已经被淋湿透了。
    所幸还有位置坐。
    池漾和谢宥辞朝外坐在长椅上,抬眸看着从屋檐上落下来的雨帘。
    雨越来越大,没有要停的架势。
    乌云依然没有将整座山彻底覆盖,依稀能看到山顶的方向还有一小片晴日,而山脚那边大概是还没落雨的。
    其实现在下山还完全来得及。
    但上山的风险却难以估量。
    池漾轻抿唇瓣,长睫下难掩失落,“谢宥辞,这场雨好像不会停了。”
    其实她原本是对祈愿不感兴趣的。
    但都已经爬到了这里。
    而且上山的过程中,她总是听到耳边传来很多游客充满期待的声音。
    跃过千级台阶,登上山顶。
    找到那棵传说中的许愿灵树,将心上人的名字写在许愿牌上。
    这听起来好像有些美好。
    但池漾其实不是对祈愿不感兴趣,是因为她从来都觉得,自己没有许愿的资格。
    偏偏这时薛让还在群里发来消息。
    【薛让】:靠!来晚了!雨伞和雨衣都被抢完了,这咋整?要不咱还是下山吧?
    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这亭子下避雨的人也都商量着,要等雨变小后就下山,毕竟这晴雨不定的,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再下大。
    而且祈愿听起来虽然美好。
    但看这雨势,也许哪怕上了山,写在许愿牌上的心上人的名字也可能被雨水冲刷。
    “谢宥辞。”
    池漾眼睫垂落着低下头,“要不然还是算了,等会儿雨小些我们就下山吧。”
    谢宥辞偏头看她。
    只见池漾紧紧地将他的外套抱在怀里,整个人像泄了气,“我好像,一直都不太适合做许愿这种事情。”
    “你知道吗?”她转眸看向谢宥辞,“我其实一直都很相信语以泄败这四个字。”
    “我经常觉得,希望发生的事情要藏在心里,不能期待也不能说出来,否则上天一定不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所以每当我有所期待的时候,我就会在心里往相反的方向想,我不停地催眠自己,告诉自己说这么好的事不会发生,欺骗自己说其实我一点也不期待。”
    “好像如果这样,愿望反而就能实现了。”
    “所以我生日的时候不会许愿,新年也不会许愿,不过反正……也没人陪我过生日,没人陪我过新年,没人实现我的愿望。”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配拥有什么,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要期待好了。”
    池漾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下,“但这次,我好像又说错话做错事了。”
    “我只是……跟你提了一句,今年的中秋节我想放烟花,然后它就下雨了。”
    “所以,”她又垂下眼睫,手指收紧,“今天也还是算了吧。早知道你们这么期待中秋祈愿的话,我就不说我想放烟花了。”
    谢宥辞没想到池漾会说出这番话。
    他也完全没想到,池漾竟然会觉得,这场雨能落下来,责任也在她,只是因为她有了不该有的期待。
    “池尔尔。”谢宥辞嗓音微沉。
    他低眸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人。
    池漾穿着裙子,外面披着件长款的风衣外套,怀里还攥着他脱下来的外衣。
    她向来娇纵跋扈惯了,其实很难在她身上看到失落,像是一只不小心淋了雨,偷偷躲进角落里舔舐自己伤口的小猫。
    “下雨不是你的错。”
    “以前,没人帮你实现愿望,也不是你的错。”
    谢宥辞见不得池漾不高兴的样子。
    他忍不住抬手,骨节轻轻拂过她脸颊,刮蹭着方才不经意间落过来的雨水,“其实我不信佛,也不屑向神明祈愿。”
    “但自从你引我心醉神迷的那一刻起,谢宥辞的宥,就不再是只佑自己的佑。”
    “池尔尔。”谢宥辞忽然站起身。
    池漾诧异地抬起眼眸看他,便见他又躬身凑近过来,直勾勾地看着她:
    “谢宥辞不信佛祖不信神明,但如果一定要让他佑一个人,他不佑自己,只佑你。”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4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