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2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2节

      谢宥辞至少还曾有过一次在池漾趁醉时冲动的经验,但当时醉酒的池漾断了片,她青涩又生涩得彻底,像张白纸。
    身体侧倾。
    后脑被男人的宽掌扣住。
    而谢宥辞在吻上池漾的那个瞬间,悸动感也提拉着神经被拽到高点。
    他骨节微弯,情动又厮磨似的揉着她柔软的发,手指在她的发丝间穿过挑过。
    温柔又霸道。
    情欲滔天又压抑克制。
    像是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里拆吞入腹,又在临界点靠着理智推拉开来。
    池漾被吻得迷糊。
    都没察觉到是什么时候被对方挑开的牙关,只在那迷离里隐约听到他说过一句:
    “尔尔,张嘴。”
    然后漂浮在心尖上的小船,似乎就被这场汹涌的浪给彻底掀翻。
    直到谢宥辞缓缓将她唇瓣松开时,池漾都感觉唇瓣发麻,似乎他并未移开,似乎他的体温还缱绻在她的唇珠上。
    不过谢宥辞的确没有离开得彻底。
    他仍然扣着她的后脑,低首轻轻抵着她的额头。他的呼吸绵密地洒在她脸上,也有从她的鼻息和唇间氤氲而过。
    片刻后。
    池漾听到了谢宥辞的低笑声。
    她脸颊还很红,舌头软着,唇瓣也麻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你笑什么?”
    “笑……”他温柔地蹭着池漾的鼻尖,“我的生日愿望实现了。”
    池漾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
    他的生日愿望……是她?
    但还没来得及深想,影厅里的光忽然亮了起来,荧幕上的那段戏早就结束了,旁边偷偷亲吻的情侣也比他们更早停。
    池漾慌乱地往后退了一下。
    她伸手抓过那杯饮料,咬住吸管后端直地坐回去,抬眸全神贯注地看着影片。
    心里正想着,身边的观众,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刚才在黑暗中偷偷亲吻。
    而这时谢宥辞却向她斜了一下。
    “池尔尔。”
    “……”
    “你喝的是我的饮料。”
    “……”
    池漾咬住吸管的牙齿忽然一麻,她缓缓地扭头看向自己的另一边,果然看到自己的饮料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
    冰的柠檬茶在她手里也变得滚烫。
    她慌忙松开吸管,手忙脚乱地将饮料放回原处,“我、我当然知道是你的,我就是想尝尝你这个什么味道。”
    谢宥辞没拆穿。
    他喉头微动着轻笑了一声。
    接下来,影片的后半段,他倒是不再有什么动作,倒是池漾已经有些看不进去了。
    哪怕剧情已经回到了惊险刺激的冒险,她盯着荧幕,脑海里不断浮现的,也仍然是谢宥辞刚才吻她的画面……
    影片落到尾声。
    主角团的危机全部解除,天光大亮,影厅里的场灯也大亮。
    比起刚才在昏暗中还能掩藏些情绪,这会儿灯火通明时再面对谢宥辞,池漾更觉窘迫,“走、走吗?”
    “嗯。”
    谢宥辞低应一声,随后,很自然地拎过池漾的包,又牵起了她的手。
    池漾的指尖酥了,但她没躲。
    只觉得他们两个之间好像跟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愫开始涌动,就从那个吻之后,彻底进入了另一方天地。
    但池漾心里是甜的。
    她把包给谢宥辞了,手也给他,唇角忍不住弯起弧度。
    -
    京市的初秋时节很短,转眼就凉了天,下周便就是阖家团圆的中秋时节。
    池晴又出差了。
    这次她跑得比以往更远,要去北美,在中秋收假之前大概率回不来。
    临走之前,她还给池漾打过一通电话,说是在家里留了好几箱月饼,让她随意拿去送朋友,也记得去给外婆上个香。
    外婆是在中秋前走的。
    突发脑溢血,走得实在太急,根本等不到远在意大利的池漾回来。
    自从父亲梁思安在她三岁那年出轨被净身出户、家里彻底变天之后,唯一将池漾放在心里疼爱的只有外婆。
    忌日这天。
    谢宥辞是跟池漾一起去的。
    外婆宋徽宜,年轻时也是远近闻名的大家闺秀,既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也在池家公司里挑得起大梁。
    池晴和梁思安当年的那段婚姻,她也曾反对过,但年轻时的池晴被梁思安的样貌迷了心窍不听劝阻,最终失败收场。
    没能让池漾拥有一个完整又幸福的童年始终是宋徽宜的心病,直到她去世前一天,她都还在打电话批评池晴,说她尽不到身为母亲的责任,没想到第二天就发生意外。
    倒也不算是意外了。
    宋徽宜本身就长期患有糖尿病,存在脑溢血风险,所以池漾不爱吃甜。
    从墓地回来后。
    池漾的心情一直都好不起来。
    外婆于她而言是最重要的人,她却甚至都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谢宥辞想哄,又不太敢轻举妄动。
    晚上将她搂进怀里睡着时,他都感觉今天的池漾像个瓷娃娃,好像随便碰一碰,小珍珠就会从眼睛里落下来。
    “还在想外婆吗?”
    谢宥辞将池漾揉进怀里,很轻的呼吸洒在她的颈上。
    “嗯。”池漾将脸往他身上埋了埋,“外婆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谢宥辞知道池漾跟她外婆很亲。
    整个京圈里几乎都知道,池漾父亲出轨母亲冷淡,她与外婆相依为命。
    “不过今天其实还好。”池漾抬脸,“如果外婆在天上能看到是你陪我一起去看她,她一定会很高兴。”
    外婆很喜欢谢宥辞。
    但她从不会像池晴那样,觉得他好就硬要把池漾嫁给他。
    可能外婆也想不到他们会结婚。
    所以池漾特意在外婆坟前给她看了他们的结婚证,她想,外婆一定会满意这个外孙女婿,为他们而感到开心。
    谢宥辞轻笑着低应了一声,“嗯,上香的时候我也有偷偷告诉外婆,能娶到尔尔,是谢某人此生莫大的荣幸。”
    池漾的心弦微微动了一下。
    “谢宥辞。”她忽然抬起脸看着他。
    而他低眸回望过去,“嗯?”
    “很快就要中秋节了。”池漾的眼睛在黑暗中微亮,“今年,我想放烟花。”
    第92章 中秋祈愿,宁云寺遇雨
    池漾很喜欢看烟花。
    但池晴不喜。
    池晴觉得烟花易逝,就像她那场草草收场的爱情,越美越容易让人迷了心智。
    可今年中秋,池晴不在国内。
    苏槿月早早地就喊过话,让谢宥辞带尔尔一起来家里过中秋节。
    那自然可以遂了池漾的愿——
    放烟花。
    向来爱组局的薛让也早就咋呼开了,几天前他就不知道上哪刷的消息,说中秋时节去宁云寺祈愿很灵。
    俗称拜月。
    传说只要能怀着诚心攀过数千级台阶登顶,在佛前烧三炷香,再将心上之人的名字写于许愿牌,挂在山顶的那颗灵树上,就能保佑她世世皆能如愿以偿。
    虽然薛让没有什么心上之人。
    但他爱凑热闹。
    觉得虽然没有什么心上人名字可写,但把自己的名字写了挂上去,自己为自己祈愿倒也未尝不可。
    于是[谁先脱单谁是狗]的群聊里又热闹了起来,商量着去祈愿的事。
    【季风廷】:不是,这最近在小说圈,尤其是在京圈佛子里火烂了的剧情,终于出现在现实中准备把我创飞了吗?
    【薛让】:……你懂什么,这种寺庙的营销,底色都是爱情与浪漫!!!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82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