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2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2节

      谢宥辞完全阻绝了卢铮的视线,又立起一道不准许他上前的屏障。
    卢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池漾走了。
    他不爽地紧皱双眉,“谢宥辞,你什么意思?我记得卢家似乎没有的罪过谢家,我就追个女人,你至于这样跟我对着干?”
    “我也记得我也没得罪过卢总。”
    谢宥辞懒懒地撩起眼皮,“卢总就至于非盯着我太太不肯放手?”
    “胡说!你们根本就不是——”
    卢铮还想拆穿池漾与谢宥辞之间的关系谎言,但谢宥辞却忽然抬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本结婚证。
    谢宥辞手指修长。
    他弯着骨节,用指尖顶开结婚证封面,内页上贴着的红底结婚证件照,赫然就撞进了卢铮的眼里——
    持证人:谢宥辞。
    右边是他跟池漾在民政局拍的合影,下面的夫妻信息也是他们二人。
    无误。
    卢铮如晴天霹雳般站在那里。
    他怔了好半晌才回神,“你们……为了哄骗我,居然还真去领了结婚证?!”
    谢宥辞没说话。
    他只骄狂不羁地抬了抬下颌,然后用指尖点着登记日期的位置。
    卢铮又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
    好的,不是最近。
    那日期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儿,不太到两个月——六月底,大概就是池漾刚从意大利回来,甚至可以说是刚落地那天。
    所以。
    这根本就不是为了糊弄敷衍卢铮才去领的结婚证,而是人家俩人本就是夫妻,上次说那话也压根不是哄他的!
    卢铮的脸色变得非常差劲。
    除开刚才被抢占了领土的羞辱感,他现在甚至有种三而不自知的丢脸。
    原来小丑竟是他自己。
    “行——”
    卢铮的字音咬得很重,“好好好,你们是真的行。”
    话音落下,他重重地将玫瑰花扔掉,似如发泄,然后踩着皮鞋就转身离开。
    谢宥辞扯着唇角冷嗤一声,“卢总,最好别再让我看到你招惹我太太。”
    卢铮的背影僵了两秒。
    他双拳紧攥,手背上青筋暴起,没有理会,反倒更加迈大了他的步伐。
    -
    池漾猫着腰溜上布加迪黑夜之声。
    在坐进车里的那个瞬间,她只觉得浑身舒爽,尤其看到副驾驶座上有个腰垫后,她简直整个人都快要飘上天。
    像是好不容易从泥坑里爬出来,洗白白之后又紧接着躺进了云朵里。
    “唔……”
    池漾舒服得长舒了一口气。
    虽然腰痛没那么容易彻底消失,但至少这一刻她觉得缓解了不少。
    她伸手轻轻揉捏着自己的小腰。
    谢宥辞送她的那捧玫瑰,被横放在她的大腿上,时不时飘来些许荔枝似的甜香。
    许是闻到了味道。
    池漾将手从腰的位置收了过来,好奇地捧起花,低头轻轻地嗅了下。
    不是错觉。
    的确是很清甜的荔枝香。
    还怪好闻的。
    于是池漾又没忍住凑近多闻了两下,还伸手拨弄着那漂亮的玫瑰花瓣,在研究那蓝白渐变究竟是天然的还是染上去的。
    “咔嚓——”
    这时开车门的声音忽然响起。
    池漾下意识缩手抬眸,果然对上了谢宥辞那双不笑时就看起来有些冷情的长眸。
    她立即将玫瑰放倒。
    仿若自己刚才没有抱着这捧花又闻又摸似的,随意地弃在自己大腿上。
    然后抬脸看他,“卢铮走了?”
    谢宥辞敛着眼眸扫了眼池漾放在身后的腰垫,迈着长腿上车,“嗯。”
    他关上车门,系上安全带。
    然后才将刚才拿在手里的那本结婚证重新放进贴身的西装口袋里。
    池漾扫一眼便知道。
    这人估计是把结婚证拿出来展示了一番才将卢铮轰走,不然凭借卢铮的脸皮,估计真的很难让他拉下脸皮放弃。
    居然还真随身携带结婚证……
    池漾胡思乱想着。
    但这时一道熟悉的味道忽然倾近。
    池漾轻颤着眼睫抬头,便见谢宥辞倾身凑近,手臂向她右肩方向抻的时候,几乎将她圈在了她的怀抱里。
    “你、你干嘛?”她迅速捂住嘴。
    池漾第一反应想到的是那晚的吻,于是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
    谢宥辞漫不经心地挑唇轻笑。
    他伸手拉过安全带,“说了要追你,就不会在你答应我的追求前再强吻你,还是说,谢太太对我的吻还有点儿期待?”
    谢宥辞眼眸挑笑。
    一双漆黑的瞳里看出几分兴致。
    池漾意识到又是自己误会了,“才没有期待,我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清白!”
    谢宥辞没有反驳。
    他将安全带拉过来之后,便视线移到她后腰的位置,“还疼?”
    池漾毫不矫情地点了一下头。
    谢宥辞颔了下首,低声应道,“稍微坚持会儿,回家之后帮你揉揉。”
    第67章 帮她揉腰,暧昧涌动
    池漾满头雾水,一脸茫然。
    接下来回家的这整段路,她都一直想着谢宥辞那番话——
    回家之后帮她揉揉?
    帮她揉揉?!
    谢宥辞居然说要帮她揉腰?
    他还有这手艺?
    池漾颇为怀疑地斜眸看过去,忍不住用指尖轻轻抠了两下鲜花的包装纸。
    许是注意到她的眼神。
    谢宥辞便也用余光朝她睨了过去,懒散地挑了下唇瓣,无声轻笑。
    心里倒是暗想了一下——
    看来送花有用。
    以后多送。
    池漾的确很喜欢谢宥辞送的花,她最喜欢收礼物,一切礼物都喜欢,尤其收到花时总觉得算是浪漫的惊喜。
    刚回到家。
    池漾就像是忘了还有腰痛这回事,换了拖鞋就跑进玻璃花房里,取了个漂亮的水晶琉璃瓶,将花拿出来插了进去。
    这花房也是她的画室。
    里面养着各种鲜花和绿植,不过装了蓝白渐变玫瑰的花瓶被她从里面拿出来,特意摆到了客厅显眼的位置。
    “喜欢?”
    谢宥辞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好,漫不经心地挽着他的衬衣袖口。
    池漾抬了抬脸,“还行吧,虽然送花的人很狗,但主要花是无辜的。”
    谢宥辞懒声嗤笑。
    倒没见她觉得卢铮手里的花有多无辜,不过他很高兴,池漾没收卢铮的花,只将他送的碎冰蓝玫瑰插进了花瓶里。
    谢宥辞将袖口完全挽了起来。
    他小臂肌肉线条流畅,被袖口卡住时隐约泛起青筋,“去床上趴着?”
    池漾怔然地回眸看他。
    这种话实在是很容易让人误会,池漾瞬间涨红脸蛋,“去去去、去床上趴着干嘛?谢宥辞!我可还没答应你的追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2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