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1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1节

      四片唇瓣厮磨辗转,偶尔分离时似如拉丝,彼此交换着缠绵又欲气的呼吸。
    池漾好几次从梦中惊醒。
    哪怕察觉是梦,眼前也还回放着那晚的画面,惹得她心悸难控……
    救命救命。
    她不会也喜欢上谢宥辞了吧?
    简直离谱!
    池漾掀开被子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冲掉身上的汗,又回到床上缩进被窝里面。
    但辗转难眠。
    这些春梦在池漾的睡眠里反复出现,一连好几天,以至于她上班的时候都严重精神不济,好几次差点意外将手割破。
    以至于同事都有些担心,“池老师,最近家里是出什么事了吗?看你状态不太好的样子,要不要请个假休息一下啊?”
    池漾恍然回神。
    她攥着雕刻刀欲哭无泪,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是因为春梦做多了睡不着,才导致白天精神状态不好。
    于是就只能硬着头皮乱编道,“没有,可能是久坐后太容易走神了。”
    对上同事们担忧的眼神,池漾起身,“要不然我起来活动下吧,壁画最近也可以开工了,我站着画点东西说不定能好些。”
    “也行也行。”
    同事们对此欣然同意。
    国博敦煌展馆的工作,从之前的素材收集、确定,到后期的实地采风再到现在,基本已经成型,可以上墙了。
    于是池漾便站起了身来。
    她习惯性地揉了揉腰。
    池漾的腰不太好,毕竟从小喜欢画画,经常久坐,后来迷上浮雕壁画后,她又经常久站,每次站久了就腰痛。
    所以池漾总有揉腰的习惯。
    虽然没什么用。
    果然,她站起来画了一下午敦煌浮雕壁画,下班的时候就腰痛得不行。
    同事们陆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池漾放下手里的工具后,弯着腰赶紧坐回到椅子上缓着劲儿,本想自己揉一下,但看到手上的颜料后又放弃了想法。
    她轻叹一口气。
    准备坐着稍微缓会儿后再走,毕竟等下还得开车,肯定不能这样疼着上路。
    哪料池漾还没坐多久,就有同事朝她眨着眼睛,“池老师,听说你男朋友来接你啦,就在国博的停车场等着呢。”
    池漾:?
    她茫然地抬起眼眸看过去。
    那位同事凑近说,“刚才杉杉在楼下遇到了,给我发微信分享八卦我才知道,而且还是抱着花来的呢,池老师快下去吧!”
    “抱着花?”池漾更疑惑了。
    她脑海里瞬间浮现出谢宥辞穿着西装怀抱鲜花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紧接着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太恐怖了。
    这种画面放在跟她拌嘴那么多年的冤家身上,简直和谐不了一点儿。
    池漾当时就觉得也坐不住了。
    她站起身来,“知道了,谢谢你呀,我洗个手就下去了。”
    同事一脸兴奋地先走了。
    好像被男朋友来接的不是池漾,当然那也不是她男朋友,总归像是这位同事被男朋友抱着花来公司门口接人一样。
    不过同事也很兴奋。
    她得赶紧去看看,能把池美人追到手的得是什么样优质的精英男性。
    -
    池漾起身去洗了手。
    丙烯颜料不怎么好洗,她废了好一会儿功夫,弯腰在洗手台前久站之后,刚才没缓过来的腰疼又有些加重了。
    池漾皱着脸,拎起包下楼。
    倒没想到见到的不是谢宥辞那张恃帅行凶又花枝招展的脸,而是卢铮穿着一身灰色西服,抱着红玫瑰在那里等她。
    见到人终于下楼。
    卢铮主动上前,微微一笑,“池小姐,不算白费功夫,可算让我等到美人。”
    池漾完全没想到会是卢铮。
    同事跟她说,有男朋友抱着花在楼下等她时,哪怕她觉得这种人设放在谢宥辞身上好像有些违和,也下意识想到的是他。
    却没想到是卢铮。
    那个瞬间,池漾很后悔自己着急起身洗手下楼,还不如多在办公室里坐会儿,把腰彻底缓过来之后再走。
    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腰更痛了。
    池漾甚至想报警,她抬起清冷的眸子看向卢铮,“卢总一定这么不要脸吗?”
    “池小姐哪里的话?”
    卢铮笑着将玫瑰花递过去,“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我男未婚女未嫁,就算池小姐现在还不喜欢我,倒也不妨碍我追人吧?”
    “男未婚女未嫁?”
    池漾伸手揉着后腰,“如果我没记错,上次见面时,我家先生已经跟卢总说得很清楚了,卢总就对我这个有夫之妇这么感兴趣?”
    但卢铮明显不信。
    他就是因为根本不信池漾会跟谢宥辞结婚,所以今天才又抱着花来。
    “麻烦卢总让开。”
    池漾的脸色明显有些冷,“你再这样,我就报警说你性骚扰了。”
    音落,她踩着高跟鞋便想走。
    但卢铮却横手将她拦住,“我记得我应该没得罪过池小姐,池小姐至于用这种劣质的谎言,污自己清白来下我面子?”
    普信男即将破防。
    池漾皱眉,她现在根本不想跟卢铮多说一句话,只觉得腰太痛了不想站,而且还是踩着高跟鞋站在这里。
    她只想上车找个靠垫儿。
    但卢铮根本没发现她的不舒服,只顾自己的面子,“池小姐至少给我个机会吧?我卢铮就这么不值得被你看上?”
    池漾别过脸去。
    她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深吸一口气后转回视线,正想再彻底点儿跟他说清楚。
    却没想到一道声音,在她开口之前就响了起来,“那我也是没料到——卢总居然还是对我太太这么感兴趣。”
    池漾诧异地抬起眼眸。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熟悉又颀长的身影。
    比起卢铮那刻意打扮出来的、虚伪的绅士精英感,同样穿着西装的谢宥辞,却显得矜贵又肆意得多。
    违和的画面还是出现了。
    谢宥辞也是抱着花来的,但这花明显被精挑细选过,是散发着清甜好闻的荔枝香的蓝白渐变色的玫瑰,清新淡雅。
    他西装外套随性地敞着,内搭的黑衬衣也领口松散,没系领带,亦正亦邪的模样反倒透着几分性感的意味。
    “谢宥辞?”池漾唇瓣微张。
    谢宥辞抱着花走到池漾面前,本想直接将那玫瑰塞进她怀里,但目光漫不经心地下瞥时,却留意到她揉着腰的手。
    于是他没塞花。
    只将玫瑰换去左手抱着,然后将右手虎口扣到池漾腰上,躬着颈附在她耳边低声问了句,“腰疼?”
    第66章 炫耀结婚,别再招惹我太太
    池漾觉得也没什么好忸怩的。
    她视线不自觉地往那捧蓝白渐变的玫瑰上瞟,点头应着,“嗯。”
    谢宥辞本就漆黑的瞳色深了几分。
    他用手劲儿轻轻揉摁着池漾的腰,还是将花给她,“去车上坐着等我。”
    池漾瞬间获得一种解放感。
    仿佛在谢宥辞那里得到了解救,不知道是因为被他揉了两下,还是心态上的轻松,只觉得腰上的痛感莫名淡去不少。
    池漾欣然地接过谢宥辞送他的玫瑰花,又见他稍微朝她侧了下身。
    “还有什么?”
    “车钥匙。”
    “噢。”池漾没有犹豫,伸手就从谢宥辞的口袋里将他的车钥匙摸了出来,循着“嘀”的开锁声就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而卢铮站在旁边。
    他看着池漾和谢宥辞之间极为自然的互动,本就攻击性极强的眼眸里,陡升一种防备感和争夺的欲望。
    像是被人忽然夺走领土,并侮辱了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偏偏谢宥辞身姿懒散地立在那儿。
    他身形颀长,肩宽,西装外套散着,随性得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占有欲,却无形之中将池漾护在了自己身后。
    而池漾抱着花从他身后离开。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1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