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0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0节

      毕竟,不管怎么样,喝醉酒耍流氓都是她的错,以后再也不在谢宥辞面前喝了。
    空气里还回荡着旖旎。
    虽然说开了。
    可想起刚才那两个超出他们关系的激烈缠吻,池漾还是觉得耳朵发烫发红。
    偏偏谢宥辞还忽然蹲下身来。
    他弯着骨节,挑起池漾的下巴,指腹在她红肿的唇瓣上轻轻蹭过,“啧。”
    就亲两下,怎么能这么肿?
    谢宥辞有点儿不高兴地皱了下眉,好像在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不爽,“疼吗?”
    “啊?”池漾抬眸。
    谢宥辞自顾自地说了句,“看来下回亲的时候,得轻点儿。”
    第64章 爱情有毒,池漾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池漾恼羞成怒地将谢宥辞推开。
    她慌忙站起身来,耳根泛红,“谢狗果然是谢狗,谁答应你还有下次了!”
    谢宥辞漫不经心地挑唇轻笑。
    他懒散地偏头,便见池漾攥着裙摆跑了出去,像一朵含羞的黄色芍药花。
    这次谢宥辞没着急跟着追出去。
    他慢条斯理地躬身,凑近又在光亮下仔细地欣赏了几番池漾亲手给他做的那个油画蛋糕,很有氛围感的背影图,那支少女心很足的蜡烛还插在蛋糕中央。
    谢宥辞伸手将那根蜡烛给摘掉,然后慢悠悠地蹲在了蛋糕面前,用指尖蘸了下边缘的奶油,含进嘴里。
    “……”
    谢宥辞唇角的笑意瞬间僵住。
    脸色逐渐变绿。
    操,爱情有毒。
    -
    池漾跑出去后就在外面吹着海风。
    唇瓣上还余留着谢宥辞刚才两次吻过来的灼热感,哪怕呼吸间能闻到海味儿,却也好似还能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
    原本只是送个生日礼物……
    没想到居然会发展成这样。
    谢宥辞还说喜欢她?
    不会是疯了吧!
    但他今晚好像也没怎么喝酒啊……
    “漾漾!”这时江梨忽然跑过来,“你给谢宥辞送的什么礼物啊这么久。”
    池漾几乎瞬间回神。
    突然被江梨喊住的她有些心虚感,眼神上下躲闪着,“没、没什么!”
    “是吗?”江梨神情狐疑。
    她忽然凑近打量着池漾,然后伸手指着她的耳朵,“那这里怎么这么红啊!”
    “才才才、才没有!”
    池漾瞬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我最多是刚才从里面跑出来太热了!”
    “噢。”江梨没再问下去。
    但她总觉得有点奇怪,又实在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很奇怪,只多看了池漾两眼后就又将视线给收了回来。
    “辞哥!”
    薛让跳起来跟谢宥辞打招呼。
    池漾背着身,只觉得现在根本听不得他名字,又伸手揉了揉发烫的耳朵。
    谢宥辞脸色很一般。
    他今晚的情绪就像过山车:
    前一秒泡在蜜罐里,后一秒就被踹进臭水沟里;前脚刚想品尝恋爱的甜蜜,后脚就被诡异的味道熏绿了脸。
    薛让好奇地探头探脑,“池小漾刚才偷偷带着你过去送了什么礼物啊?”
    “……”
    谢宥辞不想回复。
    他觉得他用了他对池漾所有的喜欢,才忍着没把那口奶油给吐出来。
    真的很怀疑。
    里面被她下了毒。
    而且还是什么味道很诡异的毒。
    季风廷过来揪他,“没你事儿就别问,人家寿星的礼物你八卦个头啊!”
    薛让反驳,“我问问又怎么了!那大家不都是一样的好朋友嘛!”
    熟悉的小学鸡吵架又开始了。
    谢宥辞懒得搭理他们,他慵懒散漫地撩起眼皮看向池漾,忽然若有似无地,在那吵架声中突兀地插了一句:
    “喂。”
    薛让和季风廷敷衍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扭回头准备小学鸡吵架。
    却听谢宥辞忽然问,“你们觉得,池漾她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薛让:?????
    第65章 辗转难眠,怎么梦里都是他?
    薛让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谢宥辞,还伸手揉了揉耳朵,“辞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谢宥辞漫不经心地睨向池漾。
    他看起来还算坦然,但看人的眼神明显跟以往不同,“好奇,问问。”
    谢宥辞看似懒散肆意地抬了抬下颌。
    可目光是直勾勾黏在池漾背影上的。
    薛让:???
    他莫名心生一种不祥的预感,“辞哥,你应该不至于这么龌龊吧?”
    薛让问得有些迟疑。
    谢宥辞慢悠悠地将眼神收回。
    他斜眸轻睨,“怎么算龌龊?”
    “你不会……已经恨池小漾恨到,自己找不到女朋友,就准备,把她身边的所有桃花也都跟着掐光吧???”
    薛让说完后还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哪辞哥!我真没想到,大家都是认识二十多年的发小了,你还能这么狠的心!这种行为简直也太不人道了!”
    季风廷:“……”
    谢宥辞:“……”
    他神情复杂地盯了薛让半晌,简直不知道他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季风廷则替他补了句,“傻逼。”
    然后两人像是极有默契一般。
    转身就走了。
    薛让:???
    他一头雾水地抓了两把头发,看着那俩人无情的背影,“不是,我说错啥了吗?嘿!这人被我戳穿咋还恼羞成怒了!”
    玩儿不起。
    简直没想到居然这么玩儿不起。
    让让不跟他们玩了。
    让让跑到旁边去继续吃烤肉。
    拒绝与歹人同流合污。
    甚至还拿出手机给池漾发了个短信,“警告警告!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作为好发小我必须来给你打个预防针,辞哥要作孽了,他要来掐你桃花了!”
    不过这会儿的池漾没看手机。
    她站在海边吹着风,卷裹了些许咸味儿的海风,浮动着夏日夜晚的燥热,在从她心尖上掠过的时候,拨动心弦,又带起一片根本就平复不掉的涟漪。
    刚才那两场吻的触觉还没拂掉。
    好像烙上了一般。
    让池漾感觉心脏里连成了丝。
    是种以前不曾体会过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拉扯感,又痒又悸动。
    而这场悸动好像没有被留在阿那亚。
    直到池漾回了京市,也连续好几天,梦里都是谢宥辞生日时的那个吻。
    光影明灭,暧昧过境。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60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