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58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58节

      耳边隐隐流动着谢宥辞有些低沉,又好似充满了危险感的呼吸声。
    池漾侧耳倾听,安静地等着。
    只觉谢宥辞好像低首将唇瓣覆在她的耳际,但未能等到他诉说愿望,只觉得那两片微凉的唇瓣,贴着她的耳向下滑了滑,随后轻轻地印在她的脸颊上。
    那个瞬间,池漾愣住了。
    她慌忙转眸看向谢宥辞,在黑暗里找寻着他的眼睛与他对视。
    但还没等她的目光聚焦。
    便忽然在有限的视线范围内,对上一双漆黑却又明亮的狭长眸子。
    紧接着。
    那两片唇瓣便顺着她的脸颊蹭下来,忽然印在了池漾的唇瓣上。
    “唔……”
    池漾的腰下意识往后一折。
    她还没反应过来应该躲避,却被谢宥辞顺势扣住后腰,直接将她摁在了地毯上。
    随后。
    炽烈地吻便连绵地落了下来。
    交缠于唇舌。
    指尖挑开她慌乱而不知如何安放的指,手指滑入她的指缝,扣紧,又随着蹭着地毯跪过来的膝,将她的手摁到了她的头顶上。
    第62章 池漾坦白,其实这都是误会
    这次换池漾被亲懵了。
    她只是想要偷听谢宥辞的生日愿望,却没想到他会忽然间吻过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接吻。
    谢宥辞的体温很炙热。
    唇瓣原本是凉的,但也在辗转与厮磨间逐渐升温,灼得池漾心尖也滚烫。
    她完全懵掉了。
    那个瞬间不仅忘了躲,也忘了去想谢宥辞究竟为什么会吻她。
    直到察觉出四片唇瓣黏连着分离,拉丝似的,伴着粗重呼吸的声音,在狭窄的方寸之地喘出来,“尔尔。”
    他嗓音低哑地唤着她的名字。
    唇瓣轻触时提醒着,“张嘴。”
    池漾的心脏蓦然紧缩了一下,也是那个瞬间让她终于清醒了过来。
    印在唇上的吻。
    闯进她耳朵里的粗重的呼吸。
    还有他的低喘。
    和压抑不住欲望的声音。
    谢宥辞轻轻嘬吮着她的唇珠,但池漾却忽然推开他别过脸去。
    他愣了下,但好像不是很在意。
    谢宥辞跪伏在池漾身上,一只手紧扣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弯起,骨节抚蹭过她的脸颊,“害羞了?”
    他声线里压着笑。
    只觉得今夜借着他的生日,似是捅破了他们两个之间的那层窗户纸。
    她暗恋他,但不好意思说。
    那就他来主动点。
    但谢宥辞没想到池漾会躲,于是便沉下了点儿耐心,“不是喜欢我?”
    池漾心脏砰砰地没敢说话。
    倒是谢宥辞直勾勾地看着她,“尔尔,其实,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们——”
    “谢宥辞。”
    池漾呼吸急促着打断他的话,她有些不敢再听谢宥辞继续说下去。
    但他仍对此浑然不觉,“嗯?”
    微挑的语调听着还有些欲,好似没亲够似的,吻还想落下来。
    但这次池漾却伸手抵住他的唇,拒绝的意味更加明显,“谢宥辞,我……”
    谢宥辞的目光低了下来。
    对上池漾那双明显有些闪躲的眼神,他终于意识到好像不太对劲。
    他躬了躬颈,“是我太着急了?”
    “不是……”池漾的呼吸有些急促。
    她着实没料到今天这场剧情发展,也完全没想到,谢宥辞居然,会说喜欢她。
    他说他喜欢她。
    池漾闭了闭眼睛,觉得有些糟糕,这局面好像远比她想象得更糟糕。
    “我是想说,你、你可能是……”她轻轻握起拳头,“误、误会了……”
    “误会?”谢宥辞愣了下。
    但他也只是愣了两秒,随后就肆意地轻笑了下,“怎么可能?”
    谢宥辞不觉得他们有什么误会。
    他伸手,用食指骨节抬起池漾的脸,“不是谢太太每次都趁醉偷亲我?我能有什么误会?谢太太要是害羞,那我不拆穿,以后都由我来主动便是。”
    “不是——”
    池漾感觉尴尬到快要抠出一座城堡,但她也同样觉得,这场误会不能再继续下去,今天必须要解释清楚才行。
    于是池漾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强行忍住尴尬和下意识想要闪躲的感觉,转过头来对上他的眼睛。
    “是误会。”
    池漾认真地看着他。
    谢宥辞终于察觉到危机感了,他瞳色晦暗了几分,“什么误会?”
    “池尔尔,你别想这种时候再告诉我,你不肯承认自己每次喝醉酒,都趁着醉跑来跟我耍流氓,偷亲我。”
    “我承认,但是——”
    池漾感觉有一只手被他攥得发麻,“但其实,我不是因为喜欢你才亲你……”
    谢宥辞不屑地轻嗤一声。
    他明显还不太愿意相信池漾的鬼话,“所以如果是换成别人你也亲?”
    谢宥辞只是随口一问。
    但池漾沉默了。
    她这沉默就跟默许一样,让谢宥辞神情复杂地低眸看她,“所以——”
    “如果换成是别人你真的也亲?”
    池漾点了点头,又摇头。
    “按道理讲……”她试着想活动那只发麻的手,但挣脱不掉,“我应该是会,不管遇到谁都有可能亲的。”
    不过这只是按道理。
    实际上她以前确实没亲过别人。
    就算耍流氓。
    也只是跟身边的女孩子贴贴。
    回国之后几次三番地对谢宥辞耍流氓,她发誓真是不可控的意外。
    “谢宥辞,这么说吧。”
    池漾决定彻底坦白,“其实我有个不为人知的毛病,就、就是……我这个人,只要一喝醉酒就喜欢耍流氓……”
    谢宥辞的长眸微微眯了下。
    池漾轻咬唇瓣,“就是,我酒品不好,而且醉酒之后的行为控制不了……”
    “不信你问江梨就知道了,我、我以前也这样,不只是对你。所、所以你可能,的确是误会我对你的感情了。”
    谢宥辞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
    他三番两次,被眼前这个女人亲懵,亲到沦陷,亲到欲望叫嚣着发疯。
    结果。
    她现在告诉他,这全都是误会。
    “对不起,谢宥辞。”
    池漾很认真地向他致歉,“我实在没想到我醉酒的行为给你带来了这种困扰。但这场误会好像还是必须得说开。”
    “不、不过我们毕竟是夫妻,我也没想过离婚,所以如果你有那方面的需求……”
    “池漾!”
    谢宥辞低沉的怒音响了起来。
    他捏住池漾的下巴,将她又想别过去的脸转过来,“所以你是觉得——”
    “我刚才的所有行为,只是因为,我是个被你几次撩拨后就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58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