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7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7节

      脸颊微红。
    水珠从发丝滴落。
    夜光下丝滑柔润的肌肤,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缓缓厮磨而过。
    他气息侵袭。
    带着原始欲望的午夜缠绵,在她的呼吸与唇齿间持续蔓延。
    而那双深邃多情的长眸,在直勾勾地盯着她又近在咫尺时,像是有种引人甘愿下溺的极致魅力。
    “跟我走吗?”
    “好。”
    大腿蓦然被他单臂扼住抱起,两具紧贴着的身体忽然出了温泉水,晚风吹来时引得水珠蒸发得让她一阵冷颤。
    回忆到这里为止。
    池漾却知道她彻底完了……
    昨晚那两个过于缠绵又几乎刺进灵魂里的吻,直到现在都余留着些许触感,在她的脑海里根本挥之不去。
    “救命救命救命!”
    池漾揉着头发慌忙下床。
    尤其在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浴袍而不是泳衣后,她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刚烈吻缠绵过的死对头谢宥辞。
    完蛋了。
    简直太完蛋了。
    她昨晚居然主动吻了他。
    关键是谢宥辞居然还回吻了过来。
    这种发展简直超乎她的预期,似如世界末日来临,天崩地裂。
    池漾不知道该如何跟谢宥辞解释昨晚的事,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位本来只想相敬如宾的塑料老公。
    于是她便选了最简单的方式——
    跑!
    池漾当时就溜出了谢宥辞的房间,回到自己那儿后拿上行李箱,便穿着浴袍直接逃离了曲水兰亭这个犯罪现场。
    偏偏天不如意。
    她刚拖着行李箱冲到大堂,就遇到还在跟前台撬话的江梨,她震惊又欢喜地扭过头去喊了声,“漾漾?!”
    池漾的背脊瞬间就僵住了。
    她懵然地回头,便见江梨和薛让箭步赶了过来,“你没事吧漾漾?急死我了!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我、我没事——”
    池漾一时哽咽无法解释,“不!我有事!我公司突然打电话来找我有事!”
    江梨:???
    薛让:???
    池漾没办法面对谢宥辞,更没法跟他俩解释昨晚那些事,于是慌忙转移话题。
    “先不跟你们说了啊!”
    她拖上行李箱,“帮我跟季风廷和谢宥辞说一声,我公司有事先走了!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再出来一起玩!”
    话音落下。
    池漾转身就瞬间溜了个没影,只留江梨和薛让茫然地面面相觑。
    -
    池漾连着好几天都没回家。
    刚尝到接吻甜头的谢宥辞,只抱着老婆睡了一晚就又独守了空房。
    他身姿慵懒地陷进主卧粉色的沙发里,敛眸看着微信,聊天界面依旧停留在那个找老婆的可爱猫猫表情包。
    她没回。
    自从她那晚亲完他就逃跑之后,两人再没有任何其余的交流。
    再点进池漾的朋友圈。
    便见她的定位在甘肃敦煌,鸣沙山。
    一望无际的大漠孤烟里。
    池漾身段娇懒。
    她穿着一袭红金色长裙,风情万种地倚着匹白色的骆驼,风抚过微卷的长发,流苏头饰似乎也随着风叮咛作响。
    谢宥辞点开那张照片后放大看。
    只觉池漾纤腰细骨,又是明艳的浓颜系美人,与这身敦煌风的装扮极配。
    描着金边的长裙落于赤足,分离式的设计露出纤腰,以悬坠的红金链条半遮腰线,格外显出几分西域美人的风华绝代。
    评论区一如既往的热闹。
    【江梨】:呜呜美人恃靓行凶,是谁被击中了心窝子!是我!︶e╰?
    【季风廷】:好家伙,咋一声不吭直接干甘肃去了,下周辞哥生日回不回得来啊?
    【薛让】:哦莫,帮我带点葡萄干,话说那地儿盛产美女是不是真的?
    还有很多京圈里的人。
    虽然交流不多,但到这种时候都来给池漾点赞,尽是些夸她漂亮的话,还有人问她怎么突然跑去敦煌玩儿。
    谢宥辞也给她点了个赞。
    然后就看到池漾在评论区统一回复,“国博组织的采风,来近距离欣赏下真实的敦煌壁画后就要接着回去做打工人啦!”
    谢宥辞眉尾轻抬。
    原来只是单位统一安排的行程,倒也不是故意躲他才跑去甘肃。
    涩了几天的心变得舒坦很多。
    但抬眸看见主卧的床空空如也,谢宥辞心底还是有种压不掉的烦躁。
    没有老婆的家是一点儿也待不下去。
    于是他忽然起身,箭步去楼下酒柜里挑了瓶酒,拿去阳台一边对月独酌,一边又忍不住给池漾发了一条微信:
    “什么时候回来?”
    -
    池漾在鸣沙山玩了一天回到酒店。
    方才还有场当地博物馆为迎接国博采风团而特意组织的沙漠晚宴。
    篝火旁起舞,围炉夜话。
    她高兴便跟同事喝了点酒,控制在酒量之内的小酌,没有醉。
    池漾住的酒店是个单人间。
    她坐在梳妆镜前,摘掉敦煌风的头饰与耳环,正愉快地哼着小曲儿,垂眸就见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下。
    “嘶——”
    池漾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到微信消息上显示的备注“谢狗”,她的手指陡然一颤,不小心便用耳环的钩子扯到耳垂,疼得她瞬间眼泛泪花。
    【谢狗】:什么时候回来?
    池漾摘掉耳环后,心疼地揉了揉软软的耳垂,就看到谢宥辞发进来的内容。
    在此之前。
    还是三天前她从曲水兰亭逃跑后,谢宥辞莫名奇妙发来的卖萌表情包。
    可爱的曼基康矮脚猫戴着猫咪头套,眼尾下垂,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老婆呢?”
    “我辣么大一个老婆去哪儿了?”
    池漾一直都没敢回。
    她没想通是她疯了还是谢宥辞疯了!
    居然管她喊老婆……
    还卖萌……
    真是救大命!
    池漾起身将自己埋进柔软的床里,颇为懊恼地蹬了几下脚,身上那些首饰和腰链都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清脆响声。
    “嗡——”
    这时手机又忽然震动了起来。
    她抬起头,还没彻底摘完的发饰凌乱地散在她披着的头发里,于那张明艳的浓颜之外,莫名有几分反差的呆萌。
    池漾不情愿地摸过手机。
    看到果然是谢宥辞打来的电话。
    自那晚醉酒将他强吻后,为了躲避谢宥辞,她特意积极地参加了单位活动,直接一声不吭地跑来了甘肃。
    但该来的果然逃不掉。
    她终究还是要面对这一切……
    池漾懊恼地趴回床上,摸过手机接了电话开着免提丢到旁边,“喂?”
    电话那边很静。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7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