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0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0节

      “最近没住西郊。”
    他最终还是配合着她演了戏,“上班不太方便,在三环又临时弄了套房。”
    “怪不得。”薛让眼睛红红。
    他好像是被芥末辣到了,“我就说你从谢家那边过来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跟池小漾一起到,又不是住在一起了!”
    薛让收回视线疯狂地喝水解辣。
    以至于根本就没注意到,谢宥辞刚才捏池漾后脖颈的动作有多暧昧。
    倒是江梨有些疑惑地多看了两眼。
    不过见池漾和谢宥辞互动如常,两人各自挑了对角的位置坐,池漾坐下来后就立刻转移话题要点红酒煎鹅肝。
    谢宥辞倒无所谓吃什么。
    他倒了杯清酒,仰首小酌,视线却跟上了锁似的跟在池漾身上。
    季风廷回来时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看什么呢你这么出神?”
    他顺着谢宥辞的视线望过去。
    竟是池漾。
    她正很认真地小口吃着鹅肝,嚼东西时雪白的腮帮跟着一鼓一鼓的,原本就娇艳欲滴的唇瓣抹了油后更欲。
    让人看着就觉得很想亲——
    谢宥辞瞬时收回视线。
    在意识到自己这种不当人的念头后,他立刻试图用其他事掩盖这龌龊心思。
    于是淡静地拿起酒杯,欲抿。
    季风廷却道,“哎——你酒杯空的。”
    谢宥辞端酒杯的动作顿了下。
    他冽然不羁地斜了季风廷一眼,被拆穿后似乎没有任何窘迫,仍是平常那副骄狂又要面子的模样。
    但季风廷却朝他凑了过来,“不对劲啊辞哥,你刚才不会在看池漾吧?”
    “看她怎么了?”谢宥辞放下酒杯,淡定地斟着酒,“看还不能看了?”
    “那倒也不是。”
    季风廷坐姿吊儿郎当,日式榻榻米几乎算是席地而坐,他支起了一条腿,手臂搭在膝上,也朝池漾看了过去。
    “就是觉得你最近真挺反常,平时没见你这么关注池小漾,刚才却跟我争着要被她偷内裤,母猪不会是要上树了吧?”
    季风廷笑着。
    明显是开玩笑的口吻,随口说说,但谢宥辞居然真的没有第一时间怼他。
    季风廷蓦然怔住。
    他缓缓地扭头看向谢宥辞,只见他身姿懒散地朝后一倚,把玩儿着手里的酒杯,正在欣赏池漾跟江梨撒娇讨桃花酒。
    季风廷注意到他的视线。
    凭他谈过那么多场恋爱的经验,他只觉得,这眼神真算不上清白。
    “嘶——”
    季风廷开始觉得不对劲,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凑近用手肘杵了杵他低声问,“不会吧?真看上了啊?”
    谢宥辞还是没有回答。
    他仰首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底喝掉,但这反应在季风廷眼里却似默认。
    “我靠……”季风廷不由喃喃。
    他瞬间感觉脑子被毛线团缠住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动。
    “薛让知道吗?”
    “不知道。”
    “江梨知道吗?”
    “不知道。”
    “那……池漾她知道吗?”季风廷试探着口风,心里已经开始盘鬼故事。
    这次谢宥辞没有立刻回答。
    他算是否认,眉峰轻扬,“不过我觉得,她应该也是有点儿喜欢我。”
    季风廷:“……”
    行,他算是明白哪天谢宥辞为什么会在酒吧问他们有没有觉得池漾暗恋他了。
    但他依然会给同样的评判:
    傻逼。
    不过这次季风廷没说出口,他只无语地看着谢宥辞,“行,你开心就好。”
    恋爱中的男人清醒不了。
    他就算再旁观者清,说了也是白说,恐怕还会击垮谢宥辞的傲气与自尊。
    季风廷拒绝找打。
    他就拍了拍谢宥辞的肩膀,“决定追了的话跟我说,虽然哥们我目前是单身状态,但追女孩儿的经验贼多,教你!”
    “什么追女孩儿?”
    薛让忽然凑了过来,“季风廷,你不会又看上哪个姑娘要嚯嚯人家了吧?”
    “滚蛋。”季风廷抬脚踹他。
    他没出卖谢宥辞,“吃你的刺身去,再胡咧咧小心我等会儿把你摁水里。”
    薛让缩着脑袋小声嘟囔,“啧,追姑娘就追姑娘嘛,这还恼羞成怒了……”
    季风廷懒得搭理他。
    倒是谢宥辞抬眸看向池漾,握着酒杯的手微微发紧,不过在盯着她看了半晌后,发现池漾并没注意到这边的插曲。
    她用纸巾擦了擦嘴,“小甜梨,去换泳衣嘛?不想吃了,我想去泡汤。”
    “刚好我也准备去换泳衣泡汤了。”
    江梨兴奋地挽住池漾的手臂,“漾漾宝贝我跟你讲!我今天去商场买泳衣时看到了一件超欲超性感超适合你!”
    “嗯?”池漾眨着眼睛偏头看她。
    江梨神秘兮兮地凑近,“我特意买了给你带过来,是黑色蕾丝性感小裙裙那种!反正是私汤还男女分池,你穿嘛穿嘛穿嘛穿给我看嘛求求你啦~~~”
    她晃着池漾的手臂疯狂撒娇。
    池漾被晃得脑壳昏昏,“好好好,我穿我穿,你最好别是给我准备了那种情趣款。”
    “那保证不会。”江梨双手合十。
    姐妹俩欢欣雀跃地手挽着手离席,路上还在聊那件性感小泳裙。
    薛让:“啧,真能整些花活。”
    季风廷:“咋的你还想看啊?”
    薛让:“季风廷你别给我放狗屁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说得跟我多龌龊似的。”
    季风廷呵呵一笑。
    心想他们中还真有个吃窝边草的,但称不上是兔子,最多是条狗。
    他视线一转。
    果然看见谢宥辞眼神幽幽,盯着池漾离开的背影,忽然放下酒杯起身。
    第42章 直球情话,谢宥辞占有欲爆棚
    薛让仰着头将提灯嘬进嘴里。
    他看着谢宥辞的背影,像个憨包一样大喊着问,“辞哥,你嘛去?”
    季风廷当时就拿起个寿司堵住他的嘴,“少问,知道太多容易被灭口。”
    薛让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他一边嚼着寿司,一边奇怪地看了谢宥辞两眼,然后忽觉嘴巴里味道不对。
    薛让蓦然扭头看向季风廷。
    然后,“呕——”
    季风廷原本正在盘算谢宥辞和池漾的事儿,没想到忽然被吐了一身。
    他几乎当时就跳了起来,“我操薛让你大爷的!你特么往哪儿吐!”
    薛让也恨铁不成钢地扇着季风廷的头,“你特么先问问自己喂我吃了什么!老子蟹籽过敏!蟹籽过敏!”
    薛让火速肿成了香肠嘴。
    季风廷也看着被吐脏的裤子直呼无语,恨不得把他的脑袋腌进酒里。
    晚餐突然被迫结束。
    俩人干脆回了房间洗澡换泳裤,路上也持续吵嚷个不停。
    倒是池漾和江梨那边欢声笑语。
    池漾换上了泳衣。
    这是一款似如芭蕾舞服的设计,纤腰盈盈一掐,裙摆短而蓬扩。
    搭配蕾丝边的三角杯在胸前勾勒出性感白腻的廓形,纤细吊带挂在薄肩上,双腿白皙纤长,像只骄傲的黑天鹅。
    江梨眼睛几乎都快看直了。
    “我的天……”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0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