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节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作者:一剪月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节

      江梨茫然地眨着眼睛,“我们就随便喝酒闲聊,不过,季风廷这会儿倒确实在挖谢宥辞的八卦呢。”
    池漾本就惊慌的小心脏立即提了起来,“什么八卦?”
    “就他锁骨上的牙印呀!你知道吗?谢宥辞居然被人咬了,还咬在锁骨这种位置,我敢断定他肯定背着大家谈恋爱了!”
    池漾:“……”
    罪魁祸首不由心虚地舔了舔小虎牙,“他有说牙印是谁咬的吗?”
    “还没说,不过季风廷在问,就他那缠人样儿,我估计今晚肯定能问出个答案!”
    池漾:Σ(っ°Д°)っ!!!
    那怎么能让你们问出答案啊!真问出来了,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
    池漾觉得她不能再做缩头乌龟。
    为了自己的清白,她怎么都得过去看着谢宥辞,免得他乱说。
    “你们在哪儿?”
    “在季风廷新开的酒吧,十里长街这边,叫——今夜她会在。”
    “好。”池漾迅速下床准备梳洗打扮,“你帮我盯着点儿啊,要是谢宥辞有八卦就立刻告诉我,我很快过来!”
    音落她就挂断电话。
    非常干脆。
    江梨举着手机,听到里面的忙音,有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怎么奇奇怪怪的?
    说是好奇八卦,但怎么感觉,她好像对这场关于牙印的逼问有些紧张?
    ……
    池漾到时,场子还热着。
    满包厢几乎都是熟悉的面孔,但她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谢宥辞。
    他坐在高级的皮质沙发上,一双长腿随意向外抻着,领口松散地敞开,明晃晃地露出锁骨上的暧昧咬痕。
    谢宥辞的坐姿不怎么优雅。
    他像没骨头似的,几乎快陷进沙发里,浑身透着股风流肆意的懒劲儿。
    可偏偏。
    这人气质卓绝,搭配着人模狗样的黑衬衣,又在桀骜之余显出几分矜贵。
    说邪不邪,说正不正。
    很难说他到底是高不可攀的金融新贵,还是谢家玩世不恭的少爷。
    季风廷果然在旁边抓耳挠腮。
    面对今晚最大的八卦话题,他几乎绞尽脑汁,想一出是一出地问:
    “谁啊?到底是谁咬的啊?”
    “看这牙印还挺野,应该不能是什么闺秀吧?圈外人?京航跟你要微信的空姐?还是前几天想泡你的好莱坞明星?”
    谢宥辞还没注意到池漾进来。
    他淡漠地向下牵拉着眼皮,懒懒地衔了根烟点燃,被问得有些不耐烦:
    “别什么人都拿来跟我沾边儿。都说了,小狗咬的。”
    池漾刚走进包厢,她还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就先听到了这句话。
    她本来还担心谢宥辞这个bking会到处乱说,毁她清白,结果转眼间,自己就莫名其妙地成了对方嘴里的小狗。
    大小姐恼极了。
    但又不能冲上去直接拆穿。
    于是她赌气似的,抬手就包扔到了沙发上,那名牌包也挺懂看人下菜,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谢宥辞的大腿。
    谢宥辞:“……”
    他咬着烟的齿尖都顿了下,缓缓地敛下眼皮去看那只精致漂亮的手包。
    随后眉骨微动。
    噢,咬他的池姓小狗来了。
    池小狗穿着墨绿色的绸缎吊带长裙,双手握着手臂,傲慢环胸,“小狗咬的是吧?那小狗漂不漂亮啊?”
    所有人都抬头。
    但谢宥辞是抬头最慢的那个。
    他看起来很散淡,只漫不经心地浅浅吐出一口烟圈,然后悠悠躬身,将没抽完的大半支烟捻灭。
    “笃笃——”
    谢宥辞用骨节敲了敲旁边的茶几,没说话,但像是什么提醒。
    薛让愣了下,在看见池漾后,他连忙将烟掐灭,然后挥着手让其他人都跟着掐。
    整个包厢的气氛顿变。
    所有人都知道大小姐不喜欢烟味儿,那慌忙掐烟的场面仿佛缉毒现场。
    “池小漾?”
    季风廷也被转移注意力,“嘿!你这尊大佛可真难请啊,就差让辞哥亲自去八抬大轿了,今晚总算肯露面咯。”
    江梨也兴奋地跳起来,冲上去就抱住她的脖子,“宝宝你终于回来了!”
    池漾顺势伸手将她搂住。
    面对好姐妹,她神情里的那几份骄纵瞬间消失,开始柔软地与她贴贴起来:
    “呜……小甜梨我好想你!”
    “bb我也是!”
    场子又重新变得热络了起来,不过没人将池漾进来时的那句话放在心上。
    最多是季风廷好奇地问了句,“都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俩怎么还见面就掐啊?”
    池漾没参与男人话题。
    江梨将她拉过去品尝蛋糕,闹着要她分享在意大利读书的趣事。
    谢宥辞很自然地替池漾将扔过来的那只手包收好,“掐了吗?”
    “这还不算掐?她刚才嘲讽你锁骨上那牙印时,还不够阴阳怪气?”
    谢宥辞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
    他偏头朝池漾看过去,“她嘲讽的不是牙印,是那称呼。”
    季风廷:?
    “我就知道不是小狗咬的!肯定是女人!只是你俩玩儿情趣,你喊她小狗!”
    包厢里忽然又变静了。
    大家扭头看过来。
    池漾刚送进嘴里的蛋糕也噎住,差点就被季风廷这番话哽得咽不下去。
    “不是我说。”薛让不解,“你有啥好瞒的啊辞哥?谈就谈了呗,真圈外人?还是我们都认识所以不好意思说啊?”
    “我们都认识的有啥不能说?”
    季风廷持不同意见,“除非,池漾啊?”
    “噗咳咳咳——”
    池漾刚咽下去的蛋糕又差点呛出来,她被噎红了脸,江梨在旁边帮她拍背。
    谢宥辞撩起眼皮看她。
    他慢条斯理地起了下身,伸手给她推过去一碗茶,“别那么激动。”
    池漾下意识伸手去接茶。
    却没想到,指尖意外与谢宥辞相碰,灼热的触感让她的心跳顿停一拍。
    她抬起眼眸。
    恰好撞进谢宥辞漆黑的瞳色里。
    男人神情慵懒散淡,他向下牵拉着眼皮看她,唇角挑起的似笑非笑的笑容,莫名有种暧昧的挑逗意味。
    包厢里哄闹无比,唯他们偷偷对视。
    池漾顿生一种羞耻的偷情感。
    她慌忙握紧茶杯收手,连着视线也一起收了回来,扭头就睁圆眼眸瞪向季风廷,“我跟谢宥辞?你有病啊?”
    “那你激动啥?”
    季风廷简直一头雾水,“而且这也不是我有病,那不是前几天有媒体先造谣,说你们俩在酒店干柴烈火、共度春宵!”
    “咳——”
    池漾又一口茶水呛进嗓子眼里。
    第5章 小狗行凶,锁骨是她咬的
    池漾的脸蛋都被憋红了。
    她心虚地偷偷抬眸去看谢宥辞,担心他会不会跟大家说什么。
    但谢宥辞看起来散漫极了。
    他仍然懒倚着沙发,薄而修长的手指端了个高脚杯,时而晃晃那杯珍贵的波尔多红酒,“你不也说了,是谣言?”
    池漾的神情明显顿愣了一下。

啵!趁醉时亲懵他,让他一秒沦陷 第4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