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骂

成为野心家假千金的狗(np火葬场) 作者:南方有乔木

接着骂

      酒店房间沿袭许兰亭的风格,简洁、干净,地面光洁如新。大片的白一眼望不到边际,空旷的房间中,镶嵌着一副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苏晚抱膝坐在大床上,长长黑发如海藻一般蔓延生长,铺在身侧,像是一件待拆封的礼物。
    今夜的她格外漂亮。
    那一头柔顺的长发梳理过,鬓边碎发被珍珠发卡拢在一侧,娴静而美好。一袭吊带白裙腰身掐得极细,露出纤细精致的锁骨。
    许兰亭从背后抱住她,挑起一缕发丝绕在手指上,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隔着布料,灼热的坚硬抵在苏晚后背。
    许兰亭不紧不慢地抚摸着她身体的每一寸,充满耐心,“你在想谁?裴献吗?”
    苏晚低下头,忍着反胃扣住了他的手背。柔软的指腹摩挲着他细腻的皮肤,像是拨动琴弦一般,手指有规律地抚动,带来一阵阵潮汐般的酥麻。
    过了一会儿,她轻声道,“我在想……你。”
    柔缓的语调微微沙哑,带着若有若无的暧昧。
    是她惯用的伎俩。
    许兰亭轻笑一声,把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将她整个搂在怀里,如同洋娃娃一般把玩。
    他纤长的手指穿过漆黑发丝,漫不经心抚摸上苏晚的脸颊……随后,粗暴地捅入口腔。修长而精致的食指刺着上颚的软肉,调整几次方向之后终于插入咽喉,惹得她干呕了几下,反而把手指含得更深。
    好可怜。
    “在想怎么杀了我,还是怎么利用我?”
    他好心地出起主意,“不如想想该怎么讨好我,毕竟,你除了这具身体,什么都不剩了。”
    怀中传来低低的抽泣声。
    她又哭了,滚烫的泪珠砸在手背、手腕上,带来阵阵颤栗。许兰亭怜爱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滴,左手却毫不怜惜地探入她的裙底,抚摸腿心的软肉。
    “上面在哭,下面也在哭呢……晚晚好多水啊。”
    抚摸的动作并不温柔,手指粗暴地挤入内裤之下,剐蹭着嫩肉,时而按压到阴蒂,时而探入穴口,横冲直撞。然而,即便是这种程度的抚慰,依旧让苏晚呼吸急促了起来,淫水不断分泌涌出。
    性瘾又犯了……
    情欲上涌,覆盖了所有感官。意识逐渐被渴望所取代,苏晚徒劳地挣扎着抗拒,却被他越抱越紧,只能带着哭腔祈求。
    “别这样……不要了……不要按那里……”
    许兰亭的手指按在阴蒂上,指甲轻轻抠弄那颗饱满的肉珠。她实在是口是心非,水多得都要溢出来了,还说不要。
    “真的不要吗?可是你下面哭得好伤心,流了那么多水……”
    他用力按了下去。
    锐利的按压感带来强烈的快感,白光接连在脑海中闪过。苏晚失神地瘫软在许兰亭怀里,大腿抽搐颤抖着,涌出一股股清亮液体,几乎要把许兰亭的手打湿。
    她喘息急促,声音里依旧带着颤意,却像是小猫似的,丝毫没有威胁力。
    “变态……”
    “你很快就要被变态肏了。”许兰亭亲了亲她的脸,把她压成跪趴的姿势。
    这具身体依旧处于高潮的余韵之中,绵软任由摆弄。掀起裙摆,拨开内裤,淫水便迫不及待地滴落下来,粘稠地拉着丝。目光注视之下,湿漉漉的嫩穴收缩颤动,像是贪吃的小嘴,含住了他的手指。
    淫靡的水声咕啾响起,许兰亭顶胯,尽根没入。
    “嗯啊……”苏晚咬紧牙关,不小心漏出了呻吟。
    许兰亭同样舒服到想要叹气。这具身体被调教得敏感又热情,媚肉一层层收紧绞动,按摩一般紧咬着他的肉棒不放,生怕他抽离。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适合做婊子?”
    被这么一问,苏晚怔怔地看向镜中的自己。
    她满脸酢红,衣衫不整,如同母狗一般撅着屁股挨肏。胸衣不知何时被解开了,两团雪白的奶子跳出领口,裸露在空气中;而身后的男人衬衣挺括整洁,仅仅是解开了裤链,居高临下地掐着她的后颈狠狠肏干。
    一股无名火自心中涌起。
    “被我肏成这样,恶心吗?”许兰亭一边顶胯,一边在她耳边暧昧低语。
    怎么可能不恶心啊!
    “滚啊……你就是我的……一条狗而已……”
    她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骂着,用尽此生所有诅咒恶毒的词汇。身体却配合着他的肏干,甚至还摇着屁股往后撞去,生怕他改主意不愿意肏自己。
    “继续,接着骂。我喜欢你骂我……”
    许兰亭俯下身,自上而下,如同打桩机一般不断耸动胯部,将自己的肉棒狠狠撞入肉穴之中,每一下都尽根撞入,直抵花心。
    可怜的阴唇几乎含不住这根大肉棒,穴肉被肏得外翻出来,又被下一次顶胯狠狠撞入,溢出一股透明的淫水。苏晚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要被肏飞了,恨不得时时刻刻含着这根大肉棒,满足自己骚浪的小穴……
    “傻逼……去死去死去死……呃啊啊……唔嗯……”
    受不了这个抖M了!
    苏晚嗓音逐渐嘶哑,直到最后再也骂不出来,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许兰亭,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许兰亭觉得,她就像是被逼到绝境的小狼一般,瑟瑟发抖,却佯装凶狠地咆哮,试图吓退经验丰富的猎人……天真得有些可爱。
    他当然不会放过她。
    再次将精液射入她体内之后,许兰亭揽住她的身体,圈在怀里把玩着,享受着难得的温存时刻。
    “你……打算……怎么帮我回到苏家?再把我……送给那三个人玩吗?”
    苏晚一字一句,艰难地说完这句话。还未恢复的嗓音喑哑低沉,睫毛颤动挂着泪珠,看上去可怜无比。
    许兰亭伸出手,想要揉揉她的头发,被嫌弃地躲开了。
    这样张牙舞爪才像是她。
    “我会替你找一个合适的丈夫。等你顺利掌握丈夫的产业之后,我再帮你成为寡妇。”
    苏晚脸色有些僵硬,确认道,“所以,你要让你的情妇嫁给一个阳痿或者秃顶的短命老男人是吗?”
    许兰亭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笑。
    “你可以……和我偷情。小心点,别被你丈夫发现就好。”
    ……天哪,这下谁分得清你和天才?
    滚烫的泪水再次从脸颊滑落,苏晚睁着眼睛,有些颤抖地问道,“为什么……我的丈夫不能是你?”
    微凉的指腹揩去了她的泪珠。
    许兰亭的目光流露出怜悯,“苏晚,你认真的吗?”
    她已经一边哭一边凑了过来,胡乱地亲吻着,将眼泪蹭得到处都是。许兰亭微微皱起眉头,本想推开她,手按在她的脑袋上却犹豫了起来。
    柔软的唇瓣贴着他的唇,不管不顾地吻着,试图撬开他的牙齿。
    吻技显得很生疏。
    他松了口,任由她将香舌送入自己口中,吮吸着她的甜美柔软,心中微微动摇,终究还是没把伤人的话说出口。
    好可怜啊,你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我了。
    =======
    苏晚:这天才般的方案真是令人暖心

接着骂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