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桂湾五栋h(2)

失落拼图(破镜重圆 h) 作者:纽纽贝果

月桂湾五栋h(2)

      第二天刚进西林大厅,秦烨就把林缊月叫到办公室里去了。
    “什么事?”
    秦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真和周拓很熟?”
    岩极那边松口了,林缊月的虚荣心很受用:“怎么样?厉害吧。”
    秦烨:“既然是旧相识,这么连联系方式都没有?”
    林缊月干笑几声:“他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
    秦烨“哦”了一声,他知道林缊月爸爸过世早,不好再问下去,肃着一张脸:“既然岩极的项目保住了,那就得好好做。”
    林缊月就差给秦烨展示一下自己的狼性文化,让他信服自己的重视不比他差。
    但想到秦烨从小在英国长大,对于她这样的举动应该只会受到惊吓,只好强忍下冲动。
    应了一声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位,按之前的方案,继续给合作的艺术家写邀请函。
    一周后。
    林缊月和艺术家开完会敲定完截止日期后,依旧在查看邮箱和有档期的艺术家约会议时间之间徘徊。
    临近下班,收到司机发来的消息。林缊月差点忘记今天是周五,约定好的时间去周拓家。
    林缊月回:我还有半个小时。
    司机的聊提案框显示正在输入中,过了一会儿显示:周总说马上下来。
    黄阿丽刚刚还看见林缊月在工位上,一转眼的工夫发现她不见了,用手捣捣旁边的陈立伟。
    “林老师最近是不是有点奇怪?”
    陈立伟朝她的视线一看,感叹:“林老师最近确实有些行踪莫辨。”
    林缊月下了楼,停在西林门口的那辆保姆车的自动拉门缓缓开启,周拓坐在里面靠窗的位置上。
    原来他今天在车里,难怪叫她马上下来,他们这种人的时间,都是以秒计数的,她可耽搁不起。
    “嗨周总,又见面了。”
    林缊月坐在周拓旁边,闻见他身上居然还带着以前那股檀香味。
    六年前勉强为自己争取到和周拓同坐一辆车去上学的自己肯定想不到,六年以后,她居然还要和周拓同坐一辆车下班。
    车行驶进周拓别墅,门缓缓打开。
    她从上面下来走到门前,周拓紧随其后。
    伸出手越过她按住指纹锁,“啪嗒”一声,开了锁,门被身后那只手打开,林缊月被推了进去。
    周拓这个人和他的行驶风格一样,不拖泥带水。
    叫司机来接她,带回家,关门,做爱,有时候留她一晚,有时候不留。
    全看她自己的意愿,这样的节奏她也倒也乐得自在。
    门一关,周拓就把她压在墙上。
    最近天气渐冷,她已经穿上秋天的风衣。一来一回之间,周拓脱掉她的上衣,林缊月的风衣掉在地上。
    周拓视线触到地上散落出来的物品,林缊月看见周拓停了下来,不解的朝他的眼神望去。
    她用来上班摸鱼的香烟和打火机从风衣口袋里歪了出来。
    “怎么了?”
    林缊月攀上周拓的脸,把他的视线牵引回来,重新接回刚刚那个断掉的吻。
    周拓一路从她的下颚吻到锁骨。
    她今天穿了一件黄色毛衣,又扎了一个高马尾。露出脖子和肩颈处的肌肤,看上去十分显小,和上学时候的样子大差不差。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缊月觉得周拓今天对她的身体格外的粗暴。
    但正好粗暴是林缊月的性癖,周拓这样做,弄得林缊月今天也格外的兴奋。
    周拓把从性器拔出来,把林缊月翻了一个身,让她面对自己。
    林缊月的头发有些乱了,但是还没散,依旧光灿灿的裸露出肩膀那一块的皮肤。
    周拓沉下身子一顶,进来的时候大手握住林缊月的脖子。
    上面长年累月的学习马术和击剑留下的痕迹使得他的手有些粗糙。
    掐住林缊月的力度刚刚好,足以让她爽到,但不至于有很强的窒息感。
    “轻点……”
    周拓的动作非但没有变轻,反而更重的一顶。
    林缊月有些承受不住,还没来得及往前爬,周拓大掌一握,又给拉了回来。
    周拓把林缊月的腿折上去,迭成M字状,看都没往下看,就精准的抚上那处凸起的地方,像带有惩罚性的碾动。
    本来林缊月就有些受不了,又这样一刺激,剧烈的不安和陌生的快感使她想要逃离。
    林缊月扭动身体,被迭成一处的腿也动来动去。
    一只脚抵住周拓硬如磐石的腹处,一脚踹在他的胸上,借力想要让那折磨着她的粗壮性器退出身体。
    周拓力气大得吓人,这样都没把他抵走。
    手还在林缊月穴口之上的位置磨着,空出的那只手把两只细细的脚踝握住。
    像是抓兔子耳朵般的逮住腿,伸直放在自己一边的肩膀上,下边也是一点都不懈怠的加快速度。
    大脑一片空白,林缊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等,等下……”
    为时已晚。周拓重重挺进,林缊月感觉内壁开始不自觉地有规律收缩,难受的快感从天而降,她整个人痛苦地蜷缩成团。
    但周拓这边还没结束,又拉着她换了个姿势冲刺了几十下,射出来的时候,林缊月感觉到一股暖流进了体内。
    眼前的白光还没缓过来,耳鸣声像飞机起飞的噪音,嗡嗡地吵。
    有双粗糙温热的手拍脸,林缊月才勉强回神,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正喘得厉害,周拓已经褪出去,小雨伞里乘满了乳白色的液体。
    林缊月摸了摸自己的穴口,想到刚刚的温热:“套是不是破了?”
    周拓把安全套摘下来,系好观察:“没有破。”随手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
    林缊月还躺在那里,小声嘀咕:“……那我怎么感觉温温热热的。”
    周拓沉默了一会儿,对她说:“看看你的大腿。”
    林缊月懒得伸脖子看,把腿架起来,用手摸了一把,透明晶莹的液体流淌在掌心,大腿上有缓缓向下流的触感。
    ……原来是她的体液。
    林缊月这才放下心来,周拓已经进了浴室,她还躺在床上不想动。
    什么都很满意的时候,就想到刚刚从风衣口袋里掉出来的东西。
    林缊月胡乱用纸巾擦好自己,浑身赤裸的走下床,踩着楼梯到了一楼。
    被脱掉的衣服原封不动地按摆在地上,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烟盒,从里面倒出一根烟,又用火机点燃,坐在沙发上深吸。
    举烟的手撑直出沙发,好让掉下来的烟灰不烫到周拓家昂贵的皮质沙发。
    这里随便一个东西她都负担不起,她可是有一个很宏伟的存钱愿景,可不能浪费在‘不小心弄坏有钱人家的家具’这种蠢事上面。
    周拓的脚步声响起,他穿戴整齐从楼梯上走下来。
    林缊月依旧裸体坐在沙发上抽烟,举烟的地方落了一层烟灰,观察到周拓的眼神,整个人懒洋洋的。
    “你放心,我抽完就打扫,不会给你添麻烦。”
    周拓走上前,从林缊月的手里抽走打火机把玩。
    “什么时候又开始抽的?”
    “又?”
    火苗发出“呲——”地一声,又迅速被熄灭。他的目光贴在她脸上,表情讳莫如深,“我以为你高中那个时候就戒掉了。”
    林缊月眯起眼睛回忆,但是并不记得自己高中戒过烟,使劲想了想,“啊——”了一声,恍然大悟。
    “……你那个时候不是逮我吸烟么,我后来只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抽。”
    隐隐约约想起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周拓的鼻子和狗一样灵敏,坐在上学的车里他一闻就闻的出来。
    被抓住次数多了,她也另辟蹊径,只在通风的地方抽,抽完哆嗦着再吹上十分钟的冷风,才敢上潘叔接他们回家的车里去。
    周拓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阴沉,“啪”一下盖上打火机,把烟从林缊月嘴里夺下来。
    她还没吸几下,瘾都没过够,不解看着周拓,“怎么了?”
    周拓把烟掐灭,“你知道的,我以前就不喜欢烟味,”
    从地上捡起林缊月那件风衣扔到沙发上给她。
    “记得等下把地上收拾干净。”
    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时间还早,司机送她回去,她的家租在四环外的一个老小区里。
    明天是周末,她可不想把这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周拓那间郊外的别墅里。
    林缊月回到家照例按顺序给她的发财树,山乌龟,还有白雪化依次浇水,检查叶子上有没有虫子啃噬的痕迹,确保这忙绿的一周里它们在好好生长。
    她也只有周末有这闲情逸致照看花花草草,平时工作太忙,都是想起来才浇浇水,遗忘的时候就只能靠植物顽强的意志存活。
    植物的生命力一直很顽强,不管到何种境地,只要浇浇水,松松土,有迹象枯败的叶子第二天立马就有了转变。
    她抽了本书,靠在单人沙发上,接着上回的页码看了起来,还没翻过一页,手机响了起来。
    “学姐。”林缊月盯了一会儿备注,才接起电话。
    对面的声音没什么温度。
    “没什么事,就是和你说声,你叫我查的人,可能还要点时间。查到一半线索就被截断,有些诡异。”
    “不着急,你慢慢来。”
    林缊月知道学姐平时讲求效率,她估计现在比自己还要着急。
    对面又说:“你见到周拓了?”
    林缊月接着看书,终于把那页给翻了过去,“看见了。”
    “什么感想?”
    林缊月的视线在第一行停顿,“还是那样,互看不顺眼。”她老实作答,“但我们睡了。”
    “睡了?”对面的语气和章筱一样惊讶。
    林缊月淡淡应了一声,简单做了总结。
    “他让我哪里回来回来哪里去,我不回去,他把我公司的项目截糊了,我去找他……”她跳过几个步骤,“就,就睡到一起了。”
    对面显然对这种细节也不是很感兴趣。
    “睡就睡了,不过其他人就算了,周拓这人不简单,你到时别把自己搭进去了,知道没?”
    林缊月点点头,“我心里有数。”
    学姐显然不是很相信,冷笑一声,“你最好是。”
    “啪”挂断电话。
    林缊月把手机放在一边,接过刚刚断掉的地方,继续看起书。

月桂湾五栋h(2)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