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兄弟俩都一样

不起眼的Beta(nph、ABO) 作者:安卡拉刚

第五章兄弟俩都一样

      林毓面无表情地盯他,不置可否。
    “你是我哥的情人?怪不得他把你安排在最近的办公室,方便随叫随到。”傅熙钊目光火辣辣地亵玩膝盖上那些暧昧的痕迹,“我哥针对我是不是因为你?那天晚上你一直跟着我,没空理他,所以他就吃醋了。”
    他提出一个推测,但又很快否决。
    “我哥不是这样的人,更何况对象还是你。”
    傅熙钊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从头到脚——意味极其赤裸:像林毓这样缺乏色相的女人、没有信息素的平凡Beta,根本不足以让傅和钧在意。
    他转念又想:傅和钧是标准钻石王老五,肯定是这个居心不良的Beta上赶着献身,只为加入傅氏豪门。
    越想越有道理,对眼前这个Beta愈发瞧不上,言谈间尽是轻视:“我哥工作压力太大,所以才偶尔找你…呃…放松压力,不是认真的,你这辈子也别想嫁进傅家。”
    细细碎碎的冷光在眸中汇聚,林毓嘴角弯起一抹弧度,透露出不易察觉的讥讽。
    “您想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他不由一愣。
    傅熙钊原本只是纵着性子闹,可面对意外撞上来的玩物,他岂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马上跟我哥分手,如果你不想身败名裂的话。”
    也不过如此。
    她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变得自在许多。原以为傅熙钊有什么更坏的心思,没被社会拷打过的男大学生到底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神思松泛地半空游荡,对于一切都觉得没意思。
    女人反应寥寥,视线撇到一边去,表情还倨傲得很——傅熙钊不爽了,此前在别人身上几乎从未被轻视过。
    “之前也有像你这样的Beta,想知道他们的下场吗?我见过……”
    他撑住座椅两边的扶手,上半身将将女人拢进自己的阴影里,对着猎物虎视眈眈。
    林毓偏过头看他,一滴汗顺着骄横高挺的鼻梁滑落,他随手抹在唇上,充血的双唇显得湿淋淋又红艳。
    骨子里涌上来残忍的本性,林毓突兀地打断他。
    “你见过什么?”她冷冷地说道:“男人和女人做爱吗?”
    直白的问题傅熙钊表情错愕,磕磕绊绊地答不出来:“什么,见过,做……”
    弱点露头的瞬间就被林毓抓住,整个连根拔起,曝露在明晃晃的太阳之下鞭尸。
    “我确实是你哥的情人,你能怎么样呢?”
    她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语气傲慢又充满鄙夷。
    “你哥他喜欢跟我接吻,舌头黏糊糊地缠在一起。我躲开,他一定要缠上来。”
    林毓故意将猩红的细舌勾出丁点,极其色情地舔弄对方的眉骨,举动十足亲密,目光却冷得像一条毒蛇。
    手爬到卫衣领口,做出往里探的动作,被对方反应过来迅速捏住了手腕。那只手却不依不饶地捏了一下他的喉结。
    傅熙钊腿一软,半跌坐在女人膝下。眼睛已然失去焦点,骨头缝里渗出丝丝缕缕的晕眩感,身体麻了半边。
    眼前这个女人古板又老土,没有属于人类的鲜活。她就像校园街道两旁熟透的果子,落进土里自己烂掉。
    可当熟果露出软烂糜绯的内里,又诱得他食指大动。
    林毓将唇舌移到对方的后颈:“这里、还有胸口,都是他的敏感点。你知道你哥喜欢被人揉捏乳尖吗?如果我同时咬腺体,他马上就能射出来……”
    傅熙钊又气又急:“别说了!”他一点也不想知道有关自己亲哥的情事。
    他凶狠地瞪回去,Alpha残忍的本能开始释放信息素,平静海面之下暗流汹涌,企图吞噬无知无觉的人。
    腕表疯了似地发出震动警告,林毓却只是抬手瞧了眼,就将其掐灭。
    嘴角含着怜悯的笑意:“想用信息素压制我?我是废物Beta,却完全不受信息素的控制。”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没受训过的狗性子野得很,什么指令都不听,反倒想压过主人。
    心里起了调教的心思,谁不喜欢乖巧黏人的好狗狗?
    她对着傅熙钊轻笑,阳光落在眼睛里,折射出茶金色的光晕。
    傅熙钊心头突地涌起不详的预感,果真,下一秒就被重重地踩在屌上。
    高跟鞋圆润的头部抵在根部,鞋底狠狠地碾压两颗阴囊。脚背拨弄着阴茎,重重地压着它划过去,整个龟头都被碾在小腹上。
    傅熙钊哀嚎一声,声音委屈又痛苦。
    林毓就是要捉弄他、弄疼他,这兄弟俩都是一副傲慢的上位者做派,非得要把精神和肉体都折辱透了,才学得会尊重人。
    “您不是觉得我这样的Beta平凡得要命,根本配不上你们堂堂Alpha吗?可你们两兄弟都是这样,被我碰一碰就高潮了。”
    傅熙钊喉结滚动着,发出阵阵压抑的低喘,羞辱不仅没让阴茎偃旗息鼓,的裤裆肉眼可见地胀大。
    她脚下感觉越发硬弹——未经人事的小狗就是这样敏感,稍稍挑拨就性欲迭起。
    足见陷入鼓囊囊卵蛋背后的会阴部,男生惨叫一声,灰色休闲裤上浸出一块深色水渍。
    他泄精了。
    信息素爽得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全缠在林毓身上,祈求她也赐予相应的回馈。
    得不到回应,信息素又躁动起来,试图钻进每一个孔缝寻找抚慰。
    林毓笑了笑,指腹压过唇角,微微用力:“你哥就是这么跟我做的,你想试试吗?”
    “我……”他颤抖着开口,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压着急躁怒火的敲门声。
    二人同时抬头朝门外看过去,就听到傅和钧的声音:“开门。”

第五章兄弟俩都一样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