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嫡姐换婚的官家庶女1

新娘心愿系统 作者:纪双禾

被嫡姐换婚的官家庶女1

      明亮的烛火照耀下,秦悠悠视线被遮挡,只看见自己交迭在膝盖上的一双纤纤素手,手里捏着喜帕,指甲上染了鲜红的蔻丹,跟白皙细嫩的手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无声地抬手将挡住自己视线的红盖头掀起来一点点,打量了下周围,发现新房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几支龙凤花烛燃烧得热烈。
    看来这次的任务是又回到古代背景的世界了。
    不过眼前的婚房好像比之前古代那次要简朴不少,瞧着像是普通人家。
    还没四处打量完,一旁的窗棱忽然被人叩响,隐隐约约有人在窗外喊她:“小姐!”
    秦悠悠微愣,听那声音刻意压低了呼唤,又似乎透着一丝焦急,忍不住掀了盖头走过去,从里面把窗子打开。
    站在外头的是一个扎着双环髻的小丫鬟,见她开了窗,惊喜地唤了一声“小姐你果真在此”,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像只灵活的小猴子飞快地从窗台上翻了进来。
    小丫鬟进屋后左右看了看没人,一把抓住秦悠悠的手道:“小姐,快跟我走。”
    秦悠悠被她拽得一个趔趄,险些把头上的凤冠摔了,忙一手扶稳了一边问道:“你是……”说到一半察觉不能这么问,硬生生把后面差点冲口而出的“谁”咽回了肚里,临时改口道,“……发生了何事?”
    既然叫她小姐,应该是服侍她的丫鬟吧,原主必定是认识的。只是不知为何在这大喜之日不是陪在她身边,而是匆匆忙忙地从外面闯进来,还要带她离开新房?
    “这里是明家不是冷家,”小丫鬟扭过头一脸气愤,“小姐,咱们被骗了!”
    她不可能让自家小姐穿着这一身厚重的喜服去翻窗,因此快步走到门边,先小心确认了一下外头无人之后,才把新房的门打开,拉着她的手跑入了一片昏暗的夜色之中。
    秦悠悠还在她刚才的话里疑惑着,难道是弄错了夫家?还是被人骗婚了?前头拉着她跑的小丫鬟就又开了口,这次的语气似乎有点难过,又带着几分自责:“都怪玉儿不够仔细,叫小姐中了大夫人的奸计。”
    “玉儿,等等。”终于知道小丫鬟名字的秦悠悠赶紧唤了她一声,顺势慢下了脚步,“你先别急,慢慢说,我还有些不明白。”她轻轻挣脱她的手,拍了拍心口喘匀了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儿见两人现在距离西墙的墙根处也不远了,就没有再焦急催促,而是扶着自家小姐的手臂慢慢往那边走去,一边解释道:“奴婢是今日偶然偷听到才知晓的,小姐同大小姐的花轿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出门,花轿又长得一模一样,为的就是让小姐不知不觉地被送到明家这里来!”
    “你是说,母亲她故意让轿夫走错路线,悄悄把我和姐姐的夫家调换?”
    “不是的小姐,轿夫们都是按着正常吩咐走的,只是除了咱们以外,所有人都以为今日要嫁去冷府的是大小姐,而要嫁到明家来的才是小姐你。”玉儿脸上显出一抹悲戚,“怪道大夫人叫咱们叁缄其口,不要将你与冷公子的婚事四处宣扬,也怪道这备嫁的半月以来总将咱们拘在那深院中,说什么待嫁新娘子不宜抛头露面,原来都是为了让事情不败露!这可是小姐一辈子的姻缘呀,夫人她……好狠的心!”
    秦悠悠大致听懂了个七八分,但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也跟着她一脸难过地叹道:“母亲她……为何要这么做?”
    “小姐怎的今日忽然称呼大夫人为母亲啦?”刚才一直沉浸在情绪中的玉儿这时终于有了点疑惑,咬牙道,“身为正房娘子却如此容不得妾室子女,还将原本属于小姐的婚事偷偷换给自己的女儿,这样的人,怎配小姐称她一声母亲!”
    秦悠悠恍然大悟。
    哦……
    原来她这次的身份是个庶女。
    “今日还特意将奴婢拘在府中,不肯让奴婢随轿同行,还不是怕被瞧出花轿抬来的地方不对,而小姐蒙着盖头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地就被送到这明家来了……”
    玉儿扶着她走到了墙根脚下,指着眼前的一架小木梯道:“也幸亏这明家一穷二破、家徒四壁,奴婢从府里偷跑出来后,寻到了这里,见这矮墙也不难爬,顺手便弄了个梯子来。”
    秦悠悠被她推到木梯面前,回过头一脸困惑:“玉儿,咱们去哪儿?”
    小丫鬟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哎呀小姐,都什么时候了,自然是要去冷府找冷公子,把原本属于小姐的婚事夺回来呀!”
    秦悠悠听着她的话,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
    系统的要求是与新郎圆房,而眼下剧情里出现了两个新郎人选,一个是听起来应该成为她本来相公的冷家公子,另一个则是在嫡母嫡姐的人力作用下将她姻缘强行篡改后的明家公子。
    哪个才应该是她命里的夫君呢?
    换句话说,她该跟哪一个圆房,才算是完成初步任务?这个问题才是她决定要不要跟玉儿走的关键。
    正纠结着,脑海里突然“叮”地一声出现了系统提示:本环节属于任务者自由选择范围,不管得到哪位新郎的精液,都可以顺利开启剧情和原主记忆。
    秦悠悠眨了眨眼睛,好吧。既然如此……
    “玉儿,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丫鬟一愣,看了看天色又想了想:“大约亥时有余了。”
    “从这里到冷府,咱们要走多久?”
    “大约……”玉儿挠了挠头,“奴婢也不知,或许一个时辰左右?”
    听起来也不是完全来不及,但是应该会非常地赶。
    更何况,此时她的嫡女姐姐应该已经坐在冷家的婚房里了,说不定都已经在跟喝醉的新郎共赴鱼水之欢了,就算她贸然前去揭穿换婚之事,冷家的人真的会为了她一个庶女把已经花轿抬进门的嫡女新娘再退回去么?
    这中间的各种折腾和纠葛又会耽误大量时间,让任务的成功率降低。
    既然系统说两边都可以,她干嘛不选一个方便的呢。
    “玉儿,我……不去冷府了。”她故作哀伤地擦了擦眼睛,“姐姐已经抢先入了冷家的门,我如今再去又有什么用,既然大夫人她们如此不想让我嫁入冷家,那便遂了她们的心意吧。”
    “小姐,不要这样轻易地认命了呀!”玉儿焦急,“冷公子原本相中的人就是你,小姐若是去了,他必会尽力给咱们一个公道的。”
    秦悠悠摇了摇头:“我不愿再去与她们相争,玉儿,你快些回去吧,等大夫人发现你不见了就迟了。”
    玉儿又劝了几句,见自家小姐已经是心灰意冷,听不进去,只好叹着气独自爬上木梯,翻上了矮墙的墙头,再把小木梯拖上去放到墙外另一侧,最后看了秦悠悠一眼,有些不忍道:“那小姐,你千万珍重。叁日后回门那天,料想大夫人也没有理由再阻止我,等那时我再陪小姐一起回明家。”
    她顺着木梯爬了下去,消失在墙外。
    送走了玉儿,秦悠悠立刻提着裙摆往回赶,幸好明家的院子不大,很快就跑回了新房外头。那两扇门还像刚才她们出来的时候那样敞开着,她心里一松,快步走进去,反手把门重新闭合,回到婚床前面。
    然后刚刚落定的心又被惊了一跳。
    一个身穿大红喜服的男人安静地坐在床沿,听到她的动静,抬眼看过来,正好撞上她略显惊慌的眼神。

被嫡姐换婚的官家庶女1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