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山村凤凰男9

新娘心愿系统 作者:纪双禾

嫁给山村凤凰男9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秦悠悠脑子有点小迷糊,已经不太记得清昨天夜里见到的那个肖景扬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中的幻觉。
    于是她边吃早饭边趁机求证。
    “景扬哥哥,你昨晚……有来过我房间吗?”
    对面的男人一顿,点点头,喝了两口粥又说:“想看看你睡得怎么样。但是,你似乎做噩梦了?”
    “嗯。”秦悠悠把嘴里的食物咽下,试探着问,“那我有没有,说些什么奇怪的梦话呀?”
    她本意是担心自己把未来还没发生的事情先在梦中嘀咕了出来,引起肖景扬的怀疑。
    但肖景扬这头却理解成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新婚夜里发生的惨痛回忆,于是故作平淡地摇头道:“没有啊。就是好像梦到了什么难过的事,你都哭了。”
    秦悠悠不好意思地笑笑:“梦里都是假的。”
    她暗自思忖了下,觉得肖景扬这个人也算值得信任,不管是原主曾经的记忆里对这个人的直觉,还是现在她所经历的从小镇过来的一路护送,都算是这一点的侧面证明。
    所以离婚的事情,如果多多少少都需要别人帮忙的话,还不如直接求助面前的男人。
    她放下汤勺,认真看着他:“景扬哥哥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刚结婚就独自跑回来吗?”
    男人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包容一切的温和:“如果你愿意说,我就听着,如果不愿说,我也不会勉强。只是不论你需要什么,我都会尽可能地帮你做到。”
    秦悠悠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我的丈夫……串通自家的堂兄弟,打算在婚礼那天夜里……对我图谋不轨。”
    男人吃饭的动作顿住了。
    “前天晚上,我无意间听到了他们偷偷谈论这件事,所以留了个心眼,后面谎称不舒服去了镇上医院,在那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打算和那个人渣离婚,但又怕他不同意还把我抓回去,所以干脆直接跑了,之后就在车站那边遇到了你。”
    她斟酌着用词,隐瞒掉系统剧情和原主记忆的部分,尽量向他说出其他的完整实情。
    一抬头,却见肖景扬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有点呆傻:“所以……前天夜里,他们并没有得逞?”
    “嗯。”秦悠悠点头,“算是被我躲掉了。”她见到男人微怔的目光,有点奇怪,“景扬哥哥,怎么了?”
    “哦,”男人回了神,冲她一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比从前……聪明了许多。”
    秦悠悠不满地撅起小嘴:“这是什么话,我从前也不傻的吧?小时候景扬哥哥给我讲解题目,我不是每次都只听一遍就懂了吗?”
    “是啊,你原本就很聪明的。”肖景扬缓和过来,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似乎有点激动,又似乎有点感慨。
    他抓过她桌上的手紧紧握住:“这次真的是万幸,悠悠,你没有被人欺负,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大概连老天都不忍心让她再经历一遍那样的痛苦吧。
    男人一脸失而复得的喜悦让秦悠悠忍不住一愣,回忆起遥远的年少时光,现在她仔细想来,那时的两人之间其实……还是有那么点情愫的。
    “景扬哥哥,”她坦率地注视他的眼睛,“你是不是喜欢我?”
    肖景扬被她的直白问愣了。
    他原本打算小心翼翼地、在不会吓到她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地慢慢倾吐心意。
    可既然被她直接问起来,他又怎么可能会否认。
    “是。”
    当然是。
    从很久很久以前,从他见到她的第一眼。
    “那为什么当年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呀?”秦悠悠没有责问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疑惑。
    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整件事就是这么的突然。就在她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回家,想着终于能见到他了的时候,第二天却只看到空荡荡的邻屋。没有任何交代,没有任何留言,他就突然从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她试着问了下妈妈,只听到一句“有事搬走了”的冷淡回答。
    当天夜里,她抱着枕头哭了小半夜。
    她伤心的不是他的离开,而是他在完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就离开。就好像他对她的那些好、那些被珍藏在她心里的两人之间甜甜的相处小细节都是错觉,到头来,她在他心里果然只是一个普通到,连告别都不配拥有的邻家小妹。
    从一开始的难以接受,到后面慢慢地被时间冲淡,像一道小小的伤口结了痂,连带着那个身影也逐渐在脑海里被她遗忘。
    高中叁年,她的脑子里除了学习没有别的事。
    再到上大学,再到认识刘康生。
    错过一段缘分如此简单。
    “对不起。”肖景扬不可能当着她的面诋毁她母亲,只有向她道歉,心里满满的都是懊悔,“那时突然工作调动,我出国了。”
    “没关系呀,”秦悠悠大方地接受了这个理由,笑得眉眼弯弯,“反正现在还不是又重新遇到了。”
    是啊,他们总算再次相遇了。
    男人微笑着看她明艳的脸庞,忍不住鼻腔发酸。
    他印象中的少女,永远是这样活泼开朗,灿烂又明媚。是哪怕经历风雨依旧会向着太阳努力生长的花儿。他的小向日葵啊,上辈子究竟是怎样的痛苦折磨,才会让她最后宁愿连求生的意志都舍弃了,带着无尽的委屈从那么高的地方一跃而下?
    一定很痛吧。
    *      *      *
    吃过饭后,两人商议了一下接下来的行事。
    婚是一定要离的。至于弄死刘康生什么的……她怕说出来会让肖景扬觉得自己太过狠辣疯狂,就暂且放在心里了。等离完婚,再想办法暗中行动。
    嗯。就这样。
    秦悠悠拿定了主意,开口说要先回家一趟。
    “那里还有一些我自己的东西,得去把它们搬出来才行。”
    “你不怕他已经等在那里了么?”肖景扬提醒,“要是他继续纠缠你怎么办?”
    “那也得回去。他在就在吧,正好顺便谈一下离婚的事。”
    “我陪你回去。”
    “不行,”秦悠悠赶紧阻止,“他要是看见你在我旁边,肯定会动歪心思,到时搞不好弄点假证据,用什么婚内出轨的名头来威胁我们,爆料到网上,恶意泼脏水就麻烦了。”她深知那个人有多卑鄙,所以一丝一毫的把柄都不能叫他抓住。
    哪怕她和肖景扬是真的现在就在一起了,她也不想让他背上一个勾搭有夫之妇的罪名。
    所以最好还是先把这婚给离干净。
    “但是你独自过去太危险了。”肖景扬不放心,“先不说你一个人根本对抗不了他,万一他还有别的帮手呢?”
    “嗯,我知道的,所以该花钱的地方还是得花。”
    “请保镖?”男人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
    秦悠悠点点头。
    “这个简单。”
    肖景扬很快掏出手机打电话:“把我们集团大楼的保安队长号码发过来。”
    二十分钟不到,酒店的豪华套间里就站好了一排训练有素、体型强健的黑衣大汉。
    “他们都是有多年经验的专业人员。”
    秦悠悠第一次惊讶于肖家的财力,忍不住咂舌:“太多了吧?两个人就够了。”
    “那你随便挑两个。”肖景扬靠着沙发坐下,眼里透出几分细微的宠溺。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所有的一切他都想送到她面前。

嫁给山村凤凰男9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