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是春梦的第一次9

新娘心愿系统 作者:纪双禾

以为是春梦的第一次9

      两人在烛光中享受了一会儿静默而温馨的时光后,云磊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腰:“先吃饭,等下菜凉了。  ”
    “好。”
    男人贴心地替她拉开椅子,然后坐到了她对面。
    他端起自己面前的红酒杯,朝她微笑:“四十年的赤霞珠,听说味道不错,尝尝看?”
    秦悠悠点头,端起酒杯和对面的男人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凑到嘴边。入口的瞬间,一股浓醇的葡萄气息在舌间扩散,带着一点苦涩,回味非常香醇。再配上一口鲜嫩厚实的牛排肉,味蕾简直瞬间如至仙境。
    “阿磊,你做西餐真的太好吃了,”又尝了一口意面后,秦悠悠忍不住连连夸赞,“比我在西餐厅里吃到的还美味呢。”
    云磊扬起了更灿烂的笑容:“喜欢就好。你老公的厨艺算是为数不多能拿出来夸的个人技艺了。”
    “哪有,床上功夫也好啊。”也许是气氛烘托,不知怎么的,她脱口而出地接了这么一句,说完自己也后知后觉地脸红了。
    对面的男人先是一愣,然后眼里就升起了火苗。他轻咳了一下,忍不住回了一句调戏:“虽说我等下也不会放过你,但如果这样挑逗我的话,小心我现在就把你给办了。”
    秦悠悠避开他炙热的目光,被自己的一时失言羞得低头只顾吃饭。
    等这顿浪漫中带着暧昧的晚餐结束,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只剩桌面上那摆成心形的蜡烛散发出暖黄色的光源,烘托出更加温馨的氛围。
    两人吃完后依然相对而坐,在这烛光中慢慢欣赏着对方眼中的爱意和面容,有一搭没一搭地轻声聊天、喝酒,等秦悠悠惊觉他们已经说了好久的话时,才发现外面已经彻底天黑了。
    她站起身,准备去开灯,走到一半却被男人拉住,推到了墙角。
    “我觉得……不开灯也行……”男人温热的呼吸落在耳边,手掌沿着她的后腰抚摸上来,“你说呢……”
    秦悠悠身子酥麻,手臂上甚至起了小疙瘩,半软无力地倚着男人的肩膀撒娇:“我、我头有点晕晕的……可能刚刚酒喝多了点。”
    “我抱你去沙发。”
    男人把她拎了起来,并没有打横着抱,而是像抱小孩子那样掐着她的腰往上一耸,然后用宽大的手掌托住了她肉肉的小屁股,转身就往沙发走过去。
    秦悠悠吓了一跳,立刻抱紧了他的脖子,两条长腿也牢牢地夹在他的腰间。
    这么一夹,两人都忍不住僵了一下。她先前在房间里换过了宽松的居家服,又薄又软的纯棉质地,直接贴在男人的腰胯间,和那一团正在膨胀的男性象征紧密接触了。
    然后秦悠悠就清晰地感受到了那东西变大变硬的全过程,甚至,隔着两人的衣料,都在不由自主地轻戳着她的小穴。
    “老公……”她拖着甜腻的尾音凑到他耳边,“你顶到我了。”
    这句话仿佛直接点燃了男人一直隐忍着的欲火,秦悠悠立刻被压倒在沙发上,充满男性气息和侵略感的吻铺天盖地地落在她的脸上、脖颈、肩头,最后狠狠攫住了她的红唇。
    她被这阵势吓了一跳,然而很快也被勾起了欲望,迎合着男人的亲吻微微张开嘴巴,任由他将舌头探入与她的纠缠不休,等她气息不稳到实在忍不住把他推开时,两人唇舌之间还有缠绵的银丝黏连。
    沙发这边离饭桌还有一定的距离,烛光的光线映照过来已经十分昏暗,可越是在这昏暗的光线里,男人的眼神反而越是透着明亮且浓烈的情欲和爱意,就差把“我想要你”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不知怎么的,秦悠悠心中一阵激荡,下体竟然迅速地被动情分泌出的爱液濡湿了。
    “唔……”她咬着唇,难耐地夹住了双腿。谁知还没有合起来叁秒钟,就被云磊上手摸到她腰间,拽住裤腰连带内裤整个往下一剥,下体立刻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
    男人直接把她的双腿分开凑上去,仔细嗅了一下,又舔了舔,然后拨开花瓣,找到隐藏在上方的小珍珠,伸出舌尖轻轻挑逗。
    “呀……别……”电流般的快感立刻传遍全身,秦悠悠才想挣扎,就见男人干脆一口含了上去,用温热的口腔包裹住花核,不停吸吮舔弄,时而还用牙尖轻轻地咬,彻底让她瘫软在沙发上,意识陷入一团浆糊。
    “不要……碰那里……嗯……”
    她无助地用手推拒着男人埋在她花户间的脑袋,可惜后者太过专心致志,根本不为所动,唇舌又辗转到花核下的细窄肉缝上,来回反复舔舐,最后将舌尖刺入了紧窄的穴口,在内壁周围勾舔吸吮起来。
    “啊啊……不要……呀……”秦悠悠立刻拱起了小细腰,像濒死一般向后仰着脖子,眼角滑落过度动情的泪水,高潮来得猝不及防。
    爱液从穴口汹涌而出,甚至有一小股以喷射的姿态溅到了男人的脸上。
    云磊惊喜地抬起头看她:“悠悠,你……”
    他是想要同她一起努力改善她性冷感体质的问题,所以这两天提前观摩了不少影片,专门学习如何让女人更舒服的技巧,但没想到这才第一次用上,她的反应就已经这么剧烈。
    当然,他知道今晚肯定也有烛光晚餐所带来的特殊氛围的原因,但至少是个令他足够喜悦和满足的开端。
    男人喘息着直起身,抬起沙发上已经瘫软无力的女人的一条腿,握住胯下隐忍多时的巨物抵住还在不断溢出黏腻爱液的蜜穴口,来回蹭动厮磨了一番,缓缓侵入,感受到里面明显的温热湿滑,忍不住立刻就开始了抽送。
    “呃……啊……好胀……”
    秦悠悠随着他挺腰的动作轻颤着身子,粗热的肉棒每一下入到最深处,就带来一阵销魂蚀骨的酥麻,棒首在肉穴内壁上戳刺着,或轻或重,似乎在发掘宝藏一般地探索着她体内的每一处。
    每当顶到某个地方,发现她身子颤抖得更为剧烈,或者忍不住呻吟出声时,男人就故意使坏一般再狠狠地顶弄几下那处,甚至用棒首压着它反复碾磨打转,没多久秦悠悠就缴械投降,轻声抽泣着再次泄了出来。

以为是春梦的第一次9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