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抓老鼠 ρo㈠㈧τ.ℂoм

桂花藕粉【先婚后爱1v1】 作者:小壳

猫抓老鼠 ρo㈠㈧τ.ℂoм

      第九章
    这场争执以孟慧甩了他一个耳光结束。
    徐恩临是一时说了气话没错,可关于孩子的问题,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与苏妙清不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不能为了满足家里的期待,随随便便让一个孩子出生。
    他不知,那样干脆不加犹豫的拒绝,却会伤了苏妙清的心。
    自从这天晚上过后,徐恩临发现苏妙清没再主动和他说过话,本来在他面前就安静话不多的人,如今遇见了他,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躲来躲去。
    苏妙清尽量避免着和他碰上面,白天等他出门上班,她才会下楼用早餐,晚上在他回家前,她一定会先湿AnG躺着装睡。
    周末只要呆在屋子里就没那么容易躲开,她也不想让长辈们发现,只好戴了一顶帽沿巨大的草帽,久久的留在院子里除草。
    若还是不小心碰上了,苏妙清就当作没看见,眼神躲闪,逃避他探究的目光。
    时间久了,徐恩临这心里越来越难受,很不是滋味,想不通她到底在躲什么。
    "你躲着我干嘛?"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拦着她,他用手撑着门,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里面明显被吓了一跳的人。
    "啊?"被堵在浴室里的苏妙清不解,有那么明显吗。真倒霉,今晚她不过是晚了一些湿AnG,就被他逮住。
    "你想多了,我没有。"苏妙清从他身侧钻出去,快速回到床上,把自己整个人裹在被子里,不给徐恩临继续追问的机会。
    看着被窝里的人一副拒绝沟通的模样,徐恩临改了策略。他没睡回沙发上,而是大大咧咧地上了床,扯过被子,与她躺在一起。
    感觉到身边的位置下陷,苏妙清心里紧张,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忍着没开口询问,而是抱着圆圆悄悄往旁边躲了躲,防止不小心碰到他。γυzんаǐщχ.9400;ōм(yuzhaiwx.com)
    苏妙清越是躲,徐恩临便靠的越近,温热的气息贴近,她刚刚沐浴过,身上留下的清爽橘子味,混杂了男性荷尔蒙的热气,空气里有说不出的暧昧。
    可就算这样,缩在一边的人还是不肯开口说话,徐恩临心里越发烦躁,热的翻来覆去,连床上的猫咪都被吵的开始抗议。
    "你这样我睡不着。"苏妙清只好小声开口,嘟嘟囔囔的,像是在自言自语。
    "肯跟我说话了?"他声音里带了轻挑,有一种获得了胜利的自满。
    算了,随便他怎么样吧,捂住了圆圆的耳朵,不再理他。
    徐恩临碰了壁,知道今晚是没法子让她张开嘴,不一会儿也安静下来,在沙发挤了那么多天,浑身不舒服,现在被柔软的被子包围,困意袭来,竟比她睡的还快。
    第二天醒来时,身边的人早就跑了,拍了拍未完全苏醒的脑袋,有些懊恼自己睡的这么沉。
    只要一想到这几天的苏妙清的反常行径,总觉得心里烦躁,尤其昨晚,他爬湿AnG,就是想比苏妙清理理他,可那人太过硬气,一言不发,全当他不存在。
    身下的办公椅让他如坐针毡,人在这,心却飞回了家。
    杨天赐几日不见徐恩临,想着今晚约了出来,喝酒作乐,便将电话打到了他办公室。
    "今晚老地方见?"
    "不去,我没心情,你们自己玩儿吧。"心里正因为苏妙清烦的不行,手里的文件夹被他敲的哒哒作响,没心思出门。
    "哟!有了老婆忘了兄弟,回来那么些天了,大少爷还没时间分给我们呐,我可是约了安佳,来不来你看着办吧。"
    杨天赐挂了电话,觉得他靠不住,继续打电话约人,免得自己被放鸽子。
    心乱的不行,静不下心看文件,他再也待不住,要提前下班,打算去她每日喂流浪猫地方逮人。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问个仔细,不然心里总是难受的不上不下。
    刚走出办公室,就遇到了安佳。
    "恩临,你今晚有事吗,怎么不出来和我们一起。"
    "回家有点事处理,你们玩儿吧,我先走了。"
    怪了,他什么时候这样过,离下班还早着就忙里忙慌的离开公司。安佳不得其解,可潜意识里冒出的念头,却让她有了危机感,掐紧了手里的纸张,她明白,若不开始采取行动,这人就再也不会是自己的了。
    徐恩临抓人之前,拐进那家常去的糕点店买了山楂糕带走。这还是缇缇告诉他的,苏妙清最爱吃的便是这个。
    他自己是吃不得一点酸的,闻到酸味都觉得难受,不明白这种酸溜溜的东西有什么好吃,但既然想着要哄人,自然要投其所好。
    紧赶慢赶,幸好他到时,想找的人还在树底下喂猫。
    夏天的蚊子成群结队的飞舞觅食,尤其在闷热的黄昏时更为猖獗。苏妙清是招蚊子咬的体质,手臂上红了好几处,痒的忍不住一直挠。
    "这个时候蚊子多,怎么不快点回家。"徐恩临走到她身后,制止住她的动作,挠出血就不好了。
    看见来人是他,苏妙清低了头又想躲,可碍于心里还有挂念的事,走不开,眼睛不去看她,淡淡开口。
    "少了一只猫。"她平日里在这里喂的一直是有六只猫,可今晚等了许久,一直不见一只三花出来,她担心自己要是先回去了,它会吃不上东西,便一直等在原地。
    "一直等着也不是办法,明天要是还不见它,我陪你一起找。蚊子越来越多了,先回家吧。"
    没了拒绝的理由,苏妙清只好跟在他身后回家,她始终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与前面的人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一时不察撞进了他的怀里,不知他什么时候停下脚步,转过身等她,看她傻傻的走近也不提醒。
    苏妙清抬头正想问他做什么,嘴里却被塞了一块儿酸甜的山楂糕。
    "为什么生我的气?"
    ——
    一百多个收藏了,好开心!
    多留言呀(???)

猫抓老鼠 ρo㈠㈧τ.ℂoм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