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被偏爱的底气与不被偏爱的恶意

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1v2) 作者:白葡萄

24被偏爱的底气与不被偏爱的恶意

      陶决素来干脆利落。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从小耀眼到大,这一点随了妈妈。
    所以当我看到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出现在他脸上时,我就知道,我赌赢了。
    现在是他的回合。
    “所以你能回答了么?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刻意重复这个问题,体会着用舌尖反复舔舐溃疡般的,从自己对自己的恶意中诞生出的微妙愉悦。
    陶决指了指自己耳后。
    “这个,其实不是胎记,是烫伤。”
    身体是钟意的身体,耳后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我是见过的——那块深色痕迹。
    他嫌弃它不好看,总会把头发留得比别人长些,以至于我隔叁差五就能听到“中学部那个搞乐队的学长又被教导主任追杀剃头”。
    “妈妈怀你的时候,那个人渣有一次想对她动手。我拼了命拦他,有什么砸什么,还拿菜刀,场面挺混乱的……后来他就再也没敢在家耍狠。”
    他边说边观察我反应,见我没有特别抗拒,才小心翼翼道:“妈妈可能一直觉得是我救了她,所以总想补偿我,其实她真的没有不喜欢你。”
    “没有不喜欢你”的潜台词是什么呢?
    ——你很好,只是运气太差,生得太晚,没机会被偏爱。
    这算什么答案?
    我早就知道了。
    “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其实有点开心,”我耷拉着眼皮笑了,“妈妈终于有一次选了我,没选你。多好啊,以后你不在,她只会选我。”
    就挺傻的。
    “直到那天晚上我才明白,不是的。如果给她选,她选你,她选爸爸,她选Joseph,选谁都不会选我。”
    十几年的困惑不甘,一个眼神就能死心,再也不需要答案。
    “我唯独想不通,她为什么带我来。后来知道了,因为你。”
    陶决似乎想解释,只挤出一个犹犹豫豫的“我……”。
    “我没怪你。但原来你一直都清楚啊?”我抬眼看他,不带情绪,“你全都清楚,我是没有被偏爱的,是不会被选择的,你把我推给妈妈的时候在期待什么呢?你当初说会连妈妈的份一起喜欢我的时候,在想什么呢?你光明磊落运筹帷幄的脑袋里是不是在想,只要没有你,肯定就轮到我了,只要你让给我,妈妈肯定会像爱你一样爱我?”
    他眼里能找到一丝惊慌失措,仿佛害怕我说出下一句话。
    这甚至都不是剩下的那半块积木。
    “可是陶决,”我轻轻开口,毫无指责他的意思,“如果我妈妈是你妈妈就好了……如果我是你就好了。”
    我学他张扬肆意,我学他特立独行,我学他嬉笑怒骂,我学他插科打诨。
    可我学多少年,依旧空有为他人所不能为的雄心壮志,没有拿叁十分卷子回家的胆量。
    迎着我过于平静的视线,陶决的目光找不到落点,像在校区迷路的那天一样,整个人紧绷起来,又透着一股茫然。
    我倚着沙发扶手,心想他这次总该说不出话了吧,却难免在沉默中重新品出些无趣。
    我总是下意识地折磨他,哪怕症结并不在他那里。
    ……算了。
    总得有个人打破沉默。毕竟之后还要跟他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提这些事,我们其实相处得挺好。
    “你别难受了,我早就——”
    他有些呆愣地“啊”了一声。
    我倏地坐直身体。
    昏黄的灯光在他睫毛尖上跳跃,投下绵延的阴影。往上,是彻底舒展的眉头,往下,是自然翘起的嘴角。紧绷感一扫而空,迷茫和疑惑只存在了一个瞬息,便被同化为听之任之。
    这是我的钟意。
    从里到外,从身到心。
    我扑过去,紧紧贴在他胸口,“我好想你!”
    钟意亲了亲我头顶,“我也是。”
    “怎么又把眼泪憋回去了?”他抬起我的脸看了一眼,又伸手捞我藏在毯子下的脚,“好凉……做噩梦了?嗓子还疼吗?”
    明明没那么委屈的。明明能撑下来的。
    但听见他声音的瞬间,我还是忍不住哭湿他领口。
    钟意拉紧毯子,把我和他裹在一起,一下又一下捋我的背。
    “嗯,做噩梦了,”我双腿缠在他腰上,鼻音闷闷,“我想要你……”
    ——————
    无奖竞猜:下一章会发生插入的是?
    A.陶然和钟意
    B.陶然和陶决
    C.一看就知道该开车的节点和就是这么恰好的回忆杀
    D.以上全错

24被偏爱的底气与不被偏爱的恶意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