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抽积木的最终赢家是

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1v2) 作者:白葡萄

14抽积木的最终赢家是

      我当然知道陶决口中的“他”是谁。
    我只是没想过,陶决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愿意叫他“爸爸”。尽管我无法否认,他从来都不是个好父亲,有时候甚至连好人都算不上。
    更不可能突然良心发现,给赶赴考场的儿子准备早饭。
    “……他是故意的?为什么?”
    “报复吧,”陶决扯出一个稍纵即逝的冷笑,半是得意,半是讥诮,“我说动妈妈带你走,坏了他的好事。”
    父母办离婚时,陶决刚刚成年,抚养权争议便只落在我身上。
    彼时妈妈忙着准备移民,丝毫没有争取的意愿。而我作为协调的关键人物,态度格外随便——反正也只有陶决会管我,跟谁还不都一样。
    陶决就是在那时的一个下午,带我绕了点路,来到他曾经找到我的那座废弃滑梯旁。
    我小学最后一年身高疯长,已经不能再轻松钻进滑梯洞。长椅倒还没坏,我们一人拿着一罐可乐,在那个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暑假、永远不会结束的黄昏里,为父母婚姻的破裂碰了好几次杯。
    然后他说,他不高考了。他说,只要我不选爸爸,妈妈会带我们两个一起走。
    仿佛要刻意达成某种平衡,他同一句话里的两个谎,终究有一个成了真。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
    什么事至于他非要在我和妈妈之间牵线,非要把我送走?
    我忍不住坐直身体,后背离开浴缸璧,胸口几乎浮出水面。陶决的视线便“唰”地往上偏,务求不看到我脖子以下的部分。
    “那是我下一轮的积木——如果还有下一轮的话。”
    他盯着我,眼里写满“上钩了吧”。
    事到如今,哪怕我是傻子,也反应过来他在套话。
    我重新沉进水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有是有,就怕你接不住。”
    “说说看。”
    “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因为MDD……啊,就是重性抑郁,休学过一年。跟钟意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他姑姑在我住的康复中心上班。”
    我抬起眼皮,将陶决听到这话时的表情收入眼底,意外地并不觉得痛快,只从胃里泛起黑洞般的空虚。
    在那空虚吞噬掉我的五脏六腑前,我再次出声:“就算现在我告诉你,这事和你真没关系,你也很难不多想吧?陶决,套我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
    “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
    如果这里真有一座积木塔,它已经状若危楼,摇摇欲坠。
    “我听到他打电话。”
    陶决沉沉开口。
    “拿你换了十万块彩礼,满十四就让人带走。要是一年内怀孕,他还能再收两万。如果生下来是男孩,多加一万。”
    我没接话,也没动。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摆出了什么表情,以致于对面的陶决吐字越发艰涩起来:“骗你……确实是我不对。但我一个人护不住你,劝妈妈带你走已经是当时能想出最好的办法……”
    “你有没有告诉妈妈?”
    陶决摇头,“要是被她知道,不可能不把事情闹大。虽然确实会对她更有利,但……”
    “但这样一来,你就很难再瞒过我,”我闭了闭眼,一声叹息滑到嘴边,变成似是而非的疑问语气,“可你既然要瞒我,为什么不瞒一辈子呢?”
    “我本来也没那个打算,只是你当时还太小——”
    “因为我太小,所以你觉得和我讲不通道理,只能靠哄骗。”
    我给他鼓了几下掌,水花溅入眼角,粘膜微微刺痛。
    “陶决,大侦探、大军师、大英雄——你可太了不起了,一切都会按你的计划走,你是不是还觉得牺牲自己换我浑然不觉中逃过一劫,特别伟大?觉得等过几年再说出来,我搞不好还会感谢你?觉得你把选择都替我做完了,我之后的人生就能高枕无忧?”
    仿佛被我尖锐的措辞刺中,陶决搭在浴缸边的手指受惊似的缩了缩。
    “我现在明白了。你不在乎我的想法,你只想解决问题,而我……”我停顿,轻笑一声,“是问题的一部分。我错在不该是个女孩,我错在不该只有十二岁,我错在明明只可能被你挡在身后保护,却还以为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同伴。”
    “陶然……”
    “陶决,没人喜欢当累赘。如果我在你周围只能做累赘,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吧。兄妹成年之后关系疏远挺常见的,回不到过去也没什么。”
    光是压制住身体里不停扩散的黑洞已经竭尽全力,我站起来,跨出浴缸,不想再听他解释,也不想在乎他会看到什么。
    “……!”
    黑暗毫无预兆地降临。
    大脑得出“电闸跳了”的答案时,疲倦的身体正因惯性一脚踏空,只来得及在磕上冰凉的地板前护住头部。
    寒冷和疼痛却一个都没出现。
    腰上环着的手臂,肌肤相接的触感,甚至胸膛紧贴处传来的心跳……一切都再熟悉不过,令我险些在恍惚中相信,这片黑暗离奇地将钟意带回了我身边。
    然而下一秒,我意识到这具身体里究竟是谁,拼命挣扎起来。他便也重心不稳,拖着我重新跌回那缸温水里。
    水花声中,陶决用力收紧怀抱,像要把我压进他肋骨缝,“我改。我不会再当你是小孩子,一厢情愿地为你好、替你选择。”
    “……”
    “我已经没有事情瞒着你了,以后也不会再瞒你。你总得给我个机会……也给我一点时间习惯。”
    “……”
    “我们做兄妹也好,做同伴也好,做什么都好……你可以向我求助,我也会向你求助,行不行?”
    我停下挣扎,脸靠在他肩窝。有水滴打中后背,留下一道微微发痒的痕迹。
    “……好烫。”我缩了缩身子。
    “是水太热。”陶决带着鼻音。
    身体裸裎相对,人似乎也不自觉地坦诚起来。
    我不合时宜地想起摇摇欲坠的积木塔。这一轮的积木还在那里,等待我将它抽出。
    只要我说出那件事,就能彻底赢下这一轮,以及之后的所有轮。
    然而我只是抬起手,回抱面前属于钟意的身体,和此刻停留在它里面的,我的哥哥。
    “你说是就是吧,”我闷声说,“积木倒了。你赢了。”

14抽积木的最终赢家是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