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你看的是钟意,跟我陶决有什么关系

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1v2) 作者:白葡萄

13你看的是钟意,跟我陶决有什么关系

      满身垃圾味自然上不了床,被子更没得盖。陶决放好热水,把我推进浴室,片刻后他自己也挤了进来。
    我睡衣——确切来说是一件最大号T恤——正脱到一半,不上不下地停住动作,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倒是十分自然地回身关门,还催促道:“露个肚子干什么,你不冷?赶紧进去泡。”
    “……我要脱衣服了。”
    “谁看你,”陶决头也不回,给我一个面壁的背影,“你小时候澡都是我洗的,尿布也是我换,你六岁尿床我半夜洗床单到四点,第二天考试差点睡着……”
    我听得头疼,打断他,“你非得在这儿?”
    “我非得在这儿,”他说,“我要确认你不会出事。”
    “……”
    考虑到自己刚做出的事,我没法反驳他。
    行吧。
    我麻利地脱掉T恤和内裤,将肩膀以下埋进热水里。体内最后一点寒意被水温驱散,声线终于不再发抖。
    “来都来了,反正你也一身臭味,不如一起泡?”
    在他开口拒绝前,我继续道:“不泡就出去。有人杵在墙边我不能放松。”
    接下来无非就是比谁脸皮厚——我已经预判到陶决会迫于矜持,不得不还我清净了。
    然而他只沉默几秒,便开始对着墙脱衣服。
    ……???
    这还是陶决??
    我试探地叫了叫他,收到一声短促的冷笑。他扔下上衣转过身来,视线严格停留在我脖子以上。
    “你要看就看。反正你看的是钟意,跟我陶决有什么关系。”
    然后他叁下两下把裤子也脱了,跨进对两个人来说并不宽敞的浴缸。
    驱逐战术失败,小算盘暴露无遗,我被他一通操作闹得没心思欣赏钟意的腹肌,只好抱膝坐着,嘟哝:“好挤。”
    陶决似乎也没料到,以不碰到我为前提,把钟意一米八出头的身高压缩进浴缸会这么难,闻言眉梢大跳,表情管理几近失控:“闭嘴。”
    口头冲突上升到肢体冲突前,我和陶决终于同时在浴缸里伸开了腿。
    倒不是突然有个完美的领土分割方式从天而降——只是我们都挣扎累了,所以决定随它去。
    就像两只争先恐后把自己塞进玻璃花瓶的猫,在被挤压的空间中逐渐成为流体,于是总算能与彼此和解,各自摆着“生鱼忧患,死鱼安乐”的表情瘫了下来。
    “闲着无聊,来抽积木吧。”陶决冷不丁出声。
    “?”
    “不是真的那种,我们换一种玩法,”他解释道,“一人说一个自己的秘密,后一个人必须说出比前一个人更大的秘密,才算安全抽出积木、放到最顶层。如果说不出来,就算作积木倒塌。”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则,而且又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来判定秘密大小……
    我打个哈欠,兴趣缺缺,“没意思,你自己玩。”
    “你怕了?”陶决尾音上扬,带出一声哼笑。
    ……呵。
    我困意全消。
    “那也是你先怕,”我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慌不忙应战,“我小时候会溜进你房间看你床底下的本子。”
    “你在诈我,”陶决不为所动,“全世界男人床底下都有本子,如果他们看本子的话。”
    我送他一个“你对近在咫尺的风暴一无所知”的怜悯眼神。
    “还有书架从上往下数第二排最右边,藏在曲奇铁盒里面那些。嗯——捆绑、制服、触手、ntr、叁人行……爱好还挺广泛的,但我真觉得你可以再挑一挑画风,胸大到那个程度已经算猎奇了。”
    陶决抓住浴缸沿,表情僵硬,“……你那时候几岁?”
    “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但你确定要一开始就接这么大的秘密?游戏难度会变成地狱级哦。”
    “……不用了,谢谢,”他虚弱地往水里滑了几厘米,决定先抽下一块积木,“我小时候特别不喜欢练琴,直到妈妈怀了你。她非得让我弹给你听,说是胎教什么的,我才慢慢喜欢上弹琴。”
    “真的假的?”我扯扯嘴角,“妈妈每次都说你又有天赋又努力,练琴从来不用她操心,跟我比不知道强多少倍。”
    陶决愣了愣,垂下眼帘,“真的。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谁知道呢?又不是没骗过。
    我不接话茬,径自开启下一轮。
    “我初中的时候有一次被人叫住,对方想让我帮忙给钟意递封信。那封信我扔了,钟意至今不知道。”
    陶决“诶”了一声,“不怕我告诉他?”
    “你要说就说好了,反正钟意本来也不可能跟他有什么发展——那是个高年级男生。倒是我因为接下他的信,被喜欢他的女生看到,拉帮结派孤立了一整个学期。至于他本人……大概是觉得成为这种狗血drama的中心人物很酷吧,什么都没说。”
    我对准欲言又止的陶决弹了个水花,继续道:“但我原本就独来独往,所以完全没发现自己被针对。直到钟意揍了他一顿,押着他来道歉,我才知道有这回事。”
    “……钟意居然会揍人的吗?”
    “希望你没机会见到,”我轻描淡写,“轮到你了。”
    陶决沉吟着陷入思考。
    “我初中的时候……”他露出怀念的神色,“在外面偷偷养了只小猫。有一回雨下得太大,我把它带到家里,好巧不巧,妈妈那天非要打扫我房间,我一着急就把它藏你房间了……还好那天你不在。”
    “原来是你,”我皮笑肉不笑,“你知道刚写完的作业出去一趟回来就变得破破烂烂是什么感觉吗?你不知道,你只在乎你的猫。”
    “呃……”陶决尴尬起来,“那你的作业后来……”
    “你想听什么呢?是我重写一份补到半夜,还是我第二天虽然交了作业但上课打瞌睡,最终也没逃过罚站?”
    “……要、要不,这一轮算你过吧……”
    “用不着。我还能给你提一提游戏难度。”
    我盯着他,面色不善地抽出这一轮的积木:“我第一次是在高中。”
    “……高中哪年?”
    “最后一年。”
    “……和钟意?”
    “啊那不然?”
    趁陶决消化这些信息,我打蛇棍随上:“没猜错的话你第一次还在?要是接不住就算了吧,也玩了这么久,差不多可以结束——”
    “我高考当天食物中毒,是因为吃了一碗面,”陶决低垂视线,盯着堆满泡沫的水面,自顾自说道,“他煮的面。”

13你看的是钟意,跟我陶决有什么关系

- PO18 https://www.po18.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