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质问

歧途(高干) 作者:坑不死你

148质问

      她有些沉默,学法的她未必不明白自己所经历的事会造成的后果,也何尝不明白自己的事在法律上的界限哟,就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才叫她免不了生了几分侥幸,恨不能将这事儿埋得严严实实,好不叫二叔晓得——
    她个架式依旧是这样儿的,人坐在后头,不坐在前头,就把伯伯当个司机似的,车头后还搭着她的小电驴,车子一直往前开,这是要送她回去,还不能叫她露了形迹呢,得把她将小电驴都一块儿送到。
    她就窝在后头,说好的汤也没喝上,还说要给她喝汤,她不免朝前面翻了个白眼,话说的都不算,手机到是响了,是二叔的,她这个人就是有些偏的,也不对,是心儿有些偏的,别人都是关了声儿的,就二叔的声儿还落在那里,她听得清清楚楚。
    大拇指往手机屏幕上一碰触,手机屏幕瞬间就亮起来,微弱的光儿映上她的脸蛋儿,将她娇俏的脸蛋儿都映得清清楚楚,微信上有好些个消息,二叔的排在最前头,后面还有高诚的——她手指上稍一滞儿,就赶紧地点开二叔的消息来。
    “晚饭吃了吗?回来时要记得喝汤,阿姨给你弄好的,我回来晚,你早些睡。”
    稍微沉寂了一下,又听到他压低了的声音,男性的嗓音透着一种让她难以抗拒的魅力,“想没想我?乖姑娘,二叔想你呢。”
    前面就几句话,叫她一下子就湿了眼眶,晶莹的泪珠儿从眼眶里滴落,落在她的手心里,明明不烫的,她还是觉得烫得厉害,让她的手仿佛给烫伤了一样——手便颤抖起来,让她有些握不住手机,看向前面那人的目光也含了恼意。
    陈二的话自然也叫前面的陈大给听得清清楚楚,狭小的车内空间,更让人觉得连针落在车里都能听得见,何况是说话的声音,耳朵里更是听到她缩着的啜泣声,他手上一紧,重重地握着方向盘,眼神也瞬间凌厉起来。
    “玫玫?”
    他唤着她。
    张玫玫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情绪里,没肯理会他。
    “玫玫?”
    他还是唤着她。
    她还是不理,手机掉落在她的膝盖上,双手捂住了脸蛋儿,双肩微微颤抖着,她先是轻轻地啜泣着,到后来,她已经控制不住地哭起来。
    她一哭,叫他心慌,女孩儿哭得委屈,一声声儿的哭声都跟踩在他心上一样,叫他不由得将车子往边上停好才回头看她,见她整个人缩在后头,捂着脸在哭。
    “玫玫?”
    他再唤着她。
    她顿时恼了,就跟被点着火似的,含着眼泪的双眸就带出一丝火光来,忿忿地瞪着他,“你烦不烦,叫什么叫呀,我长耳朵的,听见了!”
    这一声儿娇斥,到叫陈大的心瞬间松了,也有同她逗趣儿的心思了,“这不是怕你没听见嘛,就多叫了你两声。”
    她颤着双肩,胸脯因为这几分恼意而起伏,“我又不是没长耳朵,你叨叨个没完做什么!”
    陈大更乐了,嘴角的轻意更浓了些,“怕你明儿就不理人呗了,这不是怕嘛。”
    她这边难受得要命,他到在这里还有完没完地叨叨逼逼,让她更是烦躁,许是大姨妈来的缘故,她脾气儿就跟控制不住似的,手就指着他,“我能不理你吗?你就能找到学校去,要是学校找不着,你都能找着建春公寓去,我能不理你吗?”
    真把他的那点儿套路都说透了,陈大丝毫没有内疚感,反而觉得她说的都是事实,就跟个无赖似的,“哎,玫玫,伯伯的这点心思都叫你看穿了,真叫人苦恼呢。”
    这装模作样的,叫张玫玫气坏了,“你混账!”
    他两手一摊,到也没制止她,反而觉得她说得挺对,可不就是嘛,明明他弟的老婆,他这厢里就给你偷上了,可不就是混账嘛,再没有别的词儿可形容他了,“以后玫玫就叫伯伯混账?”
    他说话的同时,还朝她扯开一个大大的笑脸,“要不,以后伯伯弄你的时候,你就叫伯伯混账?”
    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儿,能叫人气得七窍生烟。
    张玫玫可不就是气得不行嘛,胸脯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起伏,面上都添了艳红,“混蛋!”
    明明她骂他,他听得都觉得十分的悦耳,好似情话一样落在她耳里,“嗯,伯伯就是混蛋,是玫玫一个人的混蛋,是玫玫一个人的混账!”
    这个人,简直脸皮厚得很,她嘴唇翕了翕,好似想要骂他几句,但苦于一时寻不出合适的话来骂他,就跟噎着一样。
    人家都这样儿了,她还能骂什么?骂了能叫他羞愧?开玩笑,他要是能羞愧,还能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她只得往后靠着,就把嘴儿闭上了,也不跟他骂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可骂的,骂了也没用。
    她不出声了,陈大可不噤声,还催她来,“你二叔等着呢,还不给你二叔回个话?”
    她刚想歇上的,不想理他的,被他这么一句话就又给逗起脾气来,眼睛就瞪着他,“我怎么回!我怎么回!”声音又急又怒的,瞪着他的眼睛还含着泪珠儿。
    他看得都想将这娇人儿搂入怀里,朝她还伸了手,“乖玫玫,把手机给伯伯,你回不了,就叫伯伯给你回,好不好?”
    她盯着这伸过来的大手,不肯将手机给他的,就拒绝了他,“不用,我自己回。”
    他有些悻悻,“哎,玫玫,你别发脾气,小姑娘家家的,有什么事儿伯伯能挡在你眼前的,你非得跟自个儿为难,跟自个儿过不去。”
    她简直想啐他一口,看他的眼神就是添了一丝嫌弃。“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呀,我叫你出什么面儿,我同二叔才是结婚的,同你、同你……”
    她话说出口就梗住了,他脸上的笑意并未消失,而是越来越深地瞧着她,瞧着她的那点儿勇气都消失了。
    他还不肯罢休,还得问她,“乖玫玫,你同伯伯说说,你同伯伯是什么关系?”
    PS: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

148质问

- PO18 https://www.po18.nl